第27章 孤男寡女
第27章 孤男寡女



求推薦票,收藏~~~

……

望著這籃子里面的內內,秦方便可以想象現在的蕭慕雪自然是上下真空的,作為一個正處于青春萌動時期的處男,秦方更是無法扼制自己心中泛起的那一絲邪惡的念頭.

冰冷的水沖刷著秦方的身體,他似乎想要借助這些冷水來澆熄心中的欲望,盡管效果微乎其微,只要一想到蕭慕雪那曼妙的身體,還有胸前的那兩點激凸,秦方就感覺自己心中邪念叢生,揮之不去.

腦海中也好像有兩個人在掐架似的,一個叫做正義,一個叫做邪惡.

邪惡的那個一直在唆使秦方將蕭慕雪推倒,而正義的那個卻始終叮囑秦方不能夠趁人之危.

就這兩個人掐來掐去的,更是讓秦方無法做出決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欲望,秦方也知道自己縱是有那個賊心,也絕對沒有那個賊膽,否則豈不是和老鼠強之流一個德行了?

當秦方返回屋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時之後的事了,為了壓制住心中的漪念,他一個大男人硬是沖了半個時的澡.

此時的蕭慕雪已經全身都裹在那一層單薄的被子里面了,將她那曼妙的身材全部都包裹了起來,秦方什麼也看不見了,旁邊也沒有秦方的那一件大號T恤,很顯然蕭慕雪還穿在身上的,並且蕭慕雪背對著秦方,似乎已經睡著了,根本就不知道秦方回來了似的.

"這樣也好……"

秦方心里暗暗定了定神,心翼翼的將東西放好,然後就關了燈,在那打好的地鋪上躺了下來.

外面的夜空,星光璀璨,皎潔的明月也早已經過了中天,卻剛好從這個角度透過屋的那一扇窗戶照射進來,倒是讓秦方得以欣賞這樣的月色.

身旁的床上躺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這樣的經曆是秦方在以往的十八年生命之中都不曾出現過的,心很是有些複雜,望著窗外的夜空,頓時有點愁緒萬千的感覺.

很明顯,他睡不著!

今天一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突然,太詭異了,即便是秦方已經有了很大的心理准備了,可是一時之間還是有點難以接受,只能夠一點一點的將思路理清了.

還有就是蕭慕雪這個女孩的出現,也讓秦方有點措手不及,他跟女孩子打交道的次數屈指可數,也就是和唐菲菲的關系稍稍好一些,現在又一起開了那一個拉面攤子,只是相對文靜沉默的蕭慕雪和活潑可愛的唐菲菲完全是兩個性格迥異的女孩,但是卻又都給秦方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這一夜,注定無眠!

除了秦方自己,還有那側身面對著牆壁的蕭慕雪,她有何嘗能夠睡得著呢?

她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女孩,寄宿在親戚家中,卻沒想到今天晚上一切都變了,那個在這座城市唯一依靠的表舅明知道自己會被三個流氓侵犯,卻毫不猶豫的逃走了,甚至于從始至終都沒有來救她.

而從那一刻起,蕭慕雪就已經決定離開那個傷心的地方,對于那個本來就不算特別親的表舅,那也就再沒有任何的留念了.

懇求秦方帶她回來住,其實也是冒著很大危險的,可她還是這麼做了,畢竟秦方明知道可能不是三個流氓的對手,卻依然主動上前救下了他,這就已經證明了秦方的人品了.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也曾有過自己的夢想,夢想著有一位白馬王子能夠駕著五色云彩來救她.

秦方雖然相比而要差了許多,可是他那手持板磚,義無反顧的沖上來營救她的那一刻所擺出來的姿態,卻在蕭慕雪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她相信她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秦方,你睡了嗎?"

許久許久,蕭慕雪還是沒有能夠睡得著,輕輕的轉過了身,接著月光的余暉,便看見秦方也是翻來覆去的,便忍不住聲的問道.

"還沒有……"

秦方略微沉默了一下,還是回答道.

"我也是……能聊聊嗎?"蕭慕雪有些心的問道.

"可以啊,聊什麼呢?"

"聊一聊你啊,我看你挺厲害的,一個人都能打三個,而且你還會做拉面……"蕭慕雪笑呵呵的道.

"我這也是被逼的,家里太窮了,我不想老媽太辛苦,就到甯海來打工,誰知道……"秦方簡單的將自己和李楓之間的事交代了一下,"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咱還有這一技之長,現在擺攤雖然累點,不過日子過的挺充實的!"

"真羨慕你!"

蕭慕雪笑道,雖然屋子里面有點黑,可是秦方也能夠想像得到此時蕭慕雪的表,"對了,你身上的傷……"

蕭慕雪這時候才想起來秦方可是腰部挨了一刀子的,又沒有去醫院包紮,那還是很危險的,若是治療不及時的話,可能會留下後遺症的.

"沒事,我個人身體跟別人不同!只要不是把我直接捅死了,就算是再重的傷都能慢慢恢複的,放心吧……"

秦方笑了笑道,腰部的傷口雖然還在,只不過早已經沒有了痛感了,血也老早就止住了,現在傷口正在緩慢的愈合之中,或許明天早上醒來就有點傷痕都沒有了.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蕭慕雪的聲音顯得很低沉,緒也有些低落,秦方估計她又是想到了見死不救的陳胖子了.

"別多想,誰還沒有碰到過這樣的難處啊!以後都會好的……"

"謝謝!"

"這有什麼好謝的,你吧,你好像不是甯海本地人……"秦方笑呵呵的道.

"你真厲害,我是徐州人,跟你一樣,今年考上甯海大學,家里就姥姥,姥爺,他們為了讓我安心念書,就主動搬到老人院去住了,我也只好先到甯海來了,本來打算給表舅打打下手的,誰知道……"

蕭慕雪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況和秦方也差不多少,只不過秦方至少還有個老媽,而蕭慕雪卻是父母遭遇車禍雙亡,若非一筆不菲的賠償金支撐著,只怕是蕭慕雪早就已經輟學了,不定都已經嫁人了.

"別多想,一切都會過去的……"

秦方幽幽的道,蕭慕雪雖然文靜,不愛話,可是性格卻極為豁達,至少秦方還糾結于那個沒見過一面的父親,而蕭慕雪卻早已經忘記了這樣的痛苦,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去.

"早先我跟你的事,你答應嗎?"

蕭慕雪沉默了一會,才聲的詢問道.

"什麼事?"

秦方微微一愣,有點想不起來.

"我去你的面攤打工啊,給我食宿就成,我不要工資……"蕭慕雪忙不迭的表示道,可見她對這件事兒是多麼的上心.

"這個……真的不方便,你表舅的攤子就在我旁邊!"

秦方頓時苦著一張臉道,只可惜屋子里光線太暗,蕭慕雪明顯是看不到的.

"這個不用管,我跟他沒關系了……"

蕭慕雪雖然文靜,可是這性子顯然也是極為剛烈的,非常堅定的道,陳胖子的所作所為徹底的傷了她的心,那麼她也沒有必要再客氣了!

"好吧……先試試吧!"

秦方想了想,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他確實需要人手,同時他秦方和陳胖子本來就勢同水火,既然陳胖子都出黑手了,那他秦方自然也不必客氣了.

反正注定兩家是要斗下去的,那麼索性就更狠一點……

把蕭慕雪放在自己的面攤,就算是幫不上什麼忙,光是惡心也能惡心死陳胖子的,更何況蕭慕雪長得這麼漂亮,多少對生意也能有些好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