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活該!
第17章 活該!



新書上傳,求推薦票,收藏~~~

……

三個混混打了一會,在這樣炎熱的夏夜里,這麼一活動立即出了一身汗,加上也有點累,便停手了,而此時的陳胖子也是被打的夠嗆,一張本來就肥碩的臉龐此時已經看不出原樣了.

"陳老板,挨了這頓打,你該識相了吧?沒錢是吧……很簡單,打電話叫你老婆送錢來,一萬塊,少一個子兒你今天就別想回去了……"

只是,老鼠強顯然是不可能白白放過陳胖子的,他到現在腦袋還疼得厲害,被秦方那一凳子拍的很重,以他的性格,這個虧他可不是白吃的.

秦方那邊,老鼠強暫時還不敢動他,主要是秦方年輕,沖動,手黑,出手那真叫一個狠,搞的他兩個弟都直接跑了,現在讓他去找秦方算賬,這心里還真有點發怵.

秦方那里不敢動,老鼠強自然是欺軟怕硬,過來收拾陳胖子這個始作俑者了,吃了這麼大的虧,陳胖子不出點血又怎麼對得起他老鼠強挨得這麼狠的一下子呢?

"真的……真的沒……哎喲!"

陳胖子還想要頑強抵抗到底,可這話還沒完,就被老鼠強狠狠的踹了一腳,同時老鼠強還直接從腰間拔出了一把閃爍著森冷寒光的匕首.

"陳胖子,別他媽給臉不要臉,今個兒我話已經撂這兒了!錢,必須送來,否則……你這幾根手指就要跟你拜拜了……"

老鼠強一邊陰狠的道,一邊則是讓兩個弟將陳胖子按住,而他按住陳胖子的手,同時手上的那把森冷鋒利匕首的在他的手指上摩挲著.

陳胖子頓時就慌了,他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匕首上的寒意,而且隱約的感覺到些許的刺痛,只是他太胖了,又被兩個混混按住了不能動彈,否則他一定能夠看見他的手指已經被那匕首劃破流血了……

"這是不是有點過了……"

秦方在路對面看戲,卻沒想到這戲變得有點越來越誇張了,本以為只是暴打一頓,敲詐點錢,卻沒想到老鼠強還真是夠狠的,看樣子都打算剁手指了.

"要不要過去幫那胖子一把?"

秦方心里頓時就猶豫了,他這人道理還是有點善良的,見到這樣的況還是動了惻隱之心的.

"可是我行嗎?"

不過,秦方看了看對面的三個人,老鼠強的手上還有把匕首,而自己手無寸鐵,最多就是又快板磚,可這麼遠的距離他就是沖過去,只怕是板磚還沒拍人腦袋上,自己就已經被人給捅了.

"挨了一凳子少了四點生命值,可要是挨了刀子會少多少生命值?"秦方心中冒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還順便看了看手上提著的已經冷掉的湯包,兩籠共計十二個,也就是可以增加十二點生命值,加上他現在本身的十點,也不過才二十二點而已.

挨了一凳子少四點,可是跟挨刀子相比,似乎要輕了不少,

"這刀子只要不是捅在要害,應該沒有生命危險,估計損失不了全部的十點,可二十二點也最多扛得住三刀而已……"

秦方這麼一想,絕對為這樣一個人出頭還真是不值得,萬一自己有所損傷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他家里還有一直期望他成才的母親,秦方就退卻了.

"陳胖子,廢話我也不跟你多了,想給你放點血長長記性,要是再不聽話,那就不只是給你的手指放血這麼簡單了……"

話間,老鼠強將那只讓陳胖子感覺到疼痛的手掌提了起來,正好這只手的慘象都一絲不拉的全部印入了陳胖子的眼簾.

這老鼠強也確實夠狠的,他這放血不是挑著一個放,而是將陳胖子一只手的五只手指全部都放了一遍血……而且還有架勢連另外一只手也不放過.

"不要,不要……我給,我給……"


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的陣陣劇痛,陳胖子真的是怕了,那一只手已經變成一團血,那鮮血就跟不要錢似的,嘩嘩的往外流淌著,這真要是留下去,還真不准會不會來一個流血過多而死呢!

這都事關人命了,哪怕是陳胖子再如何摳門不想給錢,也不得不焦急的喊叫著答應了下來.

現在這況,他的錢包不放血,那他的身體就要被放血了……

"快打,哥們沒多少耐性了!"

老鼠強將陳胖子的手機丟了過去,那兩個混混也松開了手,卻沒有離開,而是一左一右盯著陳胖子,不給他逃走的機會.

此時的陳胖子哪里還敢逃走,就這麼一放血已經讓他怕的不行了,哆哆嗦嗦的接過了手機,就給家里打電話了.

"雪啊,你嬸子呢?啊,不在……她卻哪了?打麻將去了,這個敗家娘們……"

陳胖子在那里打著電話,只是結果卻讓他非常的失望,老婆出去打麻將,根本不在家,這下子事大條了,電話他也沒掛,只是心翼翼的望著老鼠強,"強……強哥,我老婆不……不在家!"

"剛接電話的是誰?"

老鼠強也是心里納悶的不行,好不容易陳胖子答應了,卻沒想到陳胖子老婆卻不在家……總不能讓他們上門去拿吧,那樣搞不好陳胖子反口就給他們來一下狠的.

"一個遠方的侄女……寄宿在家里的!"

陳胖子哆哆嗦嗦的道.

"那就讓她送過來……"老鼠強立即命令道.

"可是……"

陳胖子那腫得不像樣子的臉上居然能看出些許為難的神色,剛想要話,肚子上就又挨了老鼠強的一腳.

"沒有可是……有錢什麼都好,沒錢……你這手指今個兒就跟你分家了!"

事都鬧到這個地步了,老鼠強也不可能就此作罷的,語氣很堅決,根本就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頓時把陳胖子都給逼到了絕處了.

"活該!"

秦方雖然聽的不是很清楚,不過隱約的還是能夠聽到一個大概的,陳胖子肯付錢那自然是沒有生命危險了,他心里也就放心了一些,不過對于陳胖子的遭遇,秦方只能送上這麼兩個字.

"……雪,你去廚房……在XX位置有一個用油紙包起來的東西,你把它送來給我……我在甯海大學旁邊的這個巷子這里……嗯,對對,急用……"

在老鼠強的威逼之下,陳胖子只好老老實實的打這個電話,讓他那個遠房侄女把錢給送過去.

"想不到這個胖子倒是挺會藏私房錢的嘛……"

那錢藏的那麼隱蔽,明顯是陳胖子的私房錢,而且這數目估計是一萬,只怕是在家里藏了不止這一個……

當然了,這個跟他老鼠強沒關系,跟遠處的秦方也沒什麼關系.

只是,秦方注意到老鼠強三人的表變化,立即想起了之前他和老鼠強是因為什麼事才打起來的,頓時為這個陳胖子的遠房侄女起了一點點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