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16章 自作孽,不可活



新書上傳,求推薦票,收藏~~~

……

"陳老板,你這可不太地道啊……你交代的事兒兄弟可是已經做了,看見沒?哥們腦袋上還被拍了這麼大個的包,你不是該給兄弟補點醫藥費什麼的……"

待得陳胖子緩過了氣,老鼠強這才蹲在陳胖子的面前,伸手拍了拍陳胖子那肥得都快流油的臉蛋,笑眯眯的道,而他身後那兩個弟則是裝腔作勢的冷笑,還不是的活動了一下手腕,似乎很想拿陳胖子單練一下拳腳似的.

這些混混,別的本事沒有,欺軟怕硬那是再拿手不過的了,尤其是人多欺負人少,更是得心應手,就陳胖子這身板,還真不一定經得起他們折騰的.

"強……強哥,錢……我不早給你了嗎?"

陳胖子一張臉全部都揪到一起,幾乎是下意識的捏住了自己的口袋,那里面可都是今天的營業款,數目雖然不多,可也不算少了.

"怎麼著?陳老板,沒聽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是吧?"

老鼠強聞頓時就不樂意了,臉上的笑容也收斂起來,一張臉也陰沉了下來,"我們收了你的錢,也替你辦了事……可現在老子受傷了,這個醫藥費怎麼也要你來出吧?"

"強哥……"

陳胖子一聽老鼠強這意思,那里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頓時一張已經很害怕的臉龐,整個都皺了起來,都快要哭出來了.

"少他媽廢話!把錢拿出來……"

老鼠強是什麼人,那就是混混,更何況這次他也確實是給陳胖子出頭才會被秦方給揍了,心里本來就窩火,見陳胖子這麼不識抬舉,也就懶得再跟在墨跡了,站起身來就給了陳胖子一腳,然後身邊的兩個弟就一個按住陳胖子,另一個去搜陳胖子的褲兜.

"怎麼改硬搶了?真可憐啊……"

坐在路對邊陰暗處的秦方可是很清楚的看見了對面的這一幕,這附近比較偏僻,沒有什麼人,他秦方可不是那種對仇人心軟的主兒,否則他也不會准備暗中收拾陳胖子一頓了.

"不要啊,強哥!這都是我的血汗錢啊……"

陳胖子這時候真的怕了,肥碩的身軀即便是被一個混混按住了,可是他體型大,這樣扭動身軀掙紮著,兩個混混還真不能把他怎麼樣,可是嘴里面還是發出殺豬般的嚎叫,秦方琢磨著這家伙就是想用聲音找來路人,替他解圍.

只可惜,路人是有,不過卻是他陳胖子的仇人秦方,沒上去幫著老鼠強一起踹他都算是便宜的了,更別指望救他了.

"尼瑪,找死是吧!"

老鼠強也不是善茬,見陳胖子這麼"不聽話",也就不再跟他客氣了,看著陳胖子扭動的身軀,踢腳就狠狠的踢了過去,這一腳力氣可不,陳胖子頓時就啞火了,身軀蜷曲成一只肥碩的蝦米,喉嚨嘶啞卻硬是不出半句話來.

而那兩個混混立即趁機從陳胖子嚴防死守的口袋里將裝著整錢的錢包取了出來,至于那個裝著領錢的腰包卻沒有去碰.

"媽的,才一千塊……"

只不過,老鼠強從錢包里將錢都取了出來,數了數,居然才一千多一點,頓時一張瘦削的老鼠臉就變樣了,那一對眼睛更是凶光外露.

"死胖子,別跟老子裝死,是不是把錢藏起來了……"

踢了踢然後抱著肚子縮成一團的陳胖子,老鼠強臉色無比的陰沉.


"強哥,真的只有這麼多,現在生意真的難做啊,不然我也不會請您幫忙了……"

陳胖子捂著肚子,那肥碩的臉上此時是無比的蒼白,加上天熱的關系,那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滴落,幾乎都快要抱著老鼠強的大腿哀求了.

"別跟老子扯蛋,今天你要不拿一萬塊出來,今天這事兒,咱們沒玩……"

跟老鼠強講道理?

腦袋被門板夾了吧!

老鼠強這家伙的可是出了名的手黑,什麼混賬事都做得出來的那種,當年他老爹罵他是個敗類,結果硬是被老鼠強給打傷了,就差那麼一點,這一條老命就算是搭進去了.

老鼠強連他老爹都敢下重手打,更別區區一個陳胖子了,沒看剛才那幾腳,幾乎都是狠下力氣,沒有半點手軟的.

"我真的沒有……"

陳胖子一張肥臉都揪到一起了,都快要哭出聲來了,可見他卻是已經沒錢了.

秦方估摸著也是這樣,至少他一路都跟著陳胖子,沒見他去過銀行的自動存取款機,直接就往家里回去了,然後就被老鼠強給堵住了.

"沒有是吧!給我打……"

老鼠強冷笑一聲,也不跟陳胖子客氣了,對著陳胖子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其他兩個混混自然也是不甘落後的,拳腳也是不斷的毆打著陳胖子.

"自作孽,不可活!"

秦方冷眼旁觀,陳胖子想陰謀暗算他,卻沒想到沒有能夠的成功,反倒是他自己被老鼠強反過來敲詐,敲詐不成還得挨上一對毒打,頓時讓秦方胸中的悶氣出了不少,心也愉悅了許多.

"哎喲,哎喲……"

慘叫聲此起彼伏,在這樣寂靜的夜晚,更是傳出了很遠,只可惜卻沒有一個人願意過來,陳胖子只能夠默默忍受著這樣的毆打.

至于還手……

很顯然,他一沒有這個勇氣,二沒有這個膽量,三則是他根本就沒有這個實力,以一敵三,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至少他陳胖子還是有這點自知之明的.

陳胖子一邊挨著打,一邊還不忘向老鼠強哀求著,求老鼠強能夠放他一馬……至于要強……對不起,真的沒有!

陳胖子身上雖疼,可是他自己一點也不傻,他很明白,只要熬過了眼前的難關,能夠活著回到家,那一切都很容易就解決了,也就不用再繼續被老鼠強敲詐錢財了.

甚至于,陳胖子都已經想好了,等這次回家之後,就馬上定好機票,明天就直接離開甯海市,這樣老鼠強即便是想找麻煩都難.

他就是個一個擺吃攤的攤販,甯海城雖然繁華,可是繁華大都市多的了去了,他也不至于吊死在一棵樹上,更何況這棵樹還非常的危險.

秦方一直都在坐在路對面,看著事態的發展,盡管他壓根就沒想怎麼著這個陳胖子,最多也就是砸他滿腦袋的大包就算是完事了,只是事的變化,還是有點出乎秦方的意料之外,尤其是接下來的這句話,便是秦方幾天聽著都覺得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