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以一敵三!不死強
第9章 以一敵三!不死強



新書上傳,求推薦票,收藏~~~

……

其實,這一切都是秦方在一瞬間的發現,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卻浪費.

這一碗砸下去,偷襲的技能效果居然奏效了,秦方清楚的發現老鼠強的頭上出現了一個眩暈的標記,同時老鼠強自己也暈暈乎乎的樣子.

至于老鼠強的那兩個弟也是被秦方這突然的出手給驚住了,居然沒有能夠在第一時間對秦方動手.

好機會!

秦方心中暗道,眼神一轉,立即注意到旁邊桌子上的另外一只還有半碗面湯的碗,以及桌子旁邊的折凳.

沒有那麼多時間卻考慮太多,秦方直接抄起那只面碗就朝靠他最近的那個混混砸了過去,幾乎那只碗在飛行之中,面湯就已經有著向外灑的跡象了,面碗撞到那個混混的時候,更是一碗面湯全灑在那子的身上了,尤其是臉上更是被灑了一臉,眼睛立即閉了起來.

"技能偷襲發動成功,熟練度+1%."

這樣的一個提示,秦方倒是沒有奇怪,他這還是利用對手不注意出手的,唯一可惜的是對方並沒有像老鼠強一樣眩暈.

不過這並不重要,幾乎在那只面碗出手的同時,秦方立即探身抄起了那只折凳就朝著那個被他灑了一身面湯的混混拍了過去.

"心……"

另外一個混混終于回過神來了,只不過他站在老鼠強的另外一邊,想要救援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夠出聲提醒,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啪~~

秦方這一凳子拍在那個混混的胳膊上,頓時將那個被面湯淋得看不見東西的混混直接拍了一個趔趄,一屁股後坐在地上,同時還伴隨著一聲慘叫.

秦方一擊得手,自然是很高興的,不過眼神一晃,便注意到老鼠強頭上的那個眩暈的標記已經消失了,老鼠強也隨之清醒了,不過眼神還有點那麼一點迷茫,至于他身旁另外的那個混混,這時候也已經抄起了一只折凳要向秦方殺來了.

"心……"

唐菲菲這時候已經被潘大姐來到了後面,見到秦方干倒了一個,正想要高興的時候,卻發現秦方還要面對兩個對手,並且對方手上也有凶器,立即忍不住叫了起來.

秦方聞,心中頓時一暖,不過越是這樣他就越是沒有選擇,若是他後退的話,老鼠強這三人雖然不至于強暴唐菲菲,可是非禮調戲那是肯定的.

一不做二不休!拼了!

秦方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手中的折凳直接朝著剛剛眼神恢複清明,身上更是光大熾的老鼠強的頭上就拍了過去.

之前他拍那個混混,他敢下的去狠手,但是卻不敢拍腦袋,這可是一不心都可能拍死人的,可是現在不行了,老鼠強身上光暴漲,眼神也變得凶狠了起來,明顯是要對他下狠手了,為了保住自己,保住身後的唐菲菲,秦方這次也是豁出去了.

砰~~~

這一次,這一聲可是相當的結實,那聲音相當的沉悶,老鼠強幾乎直接就被拍飛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就愣是沒能起得來.

"技能偷襲發動成功,熟練度+1%,目標處于中度眩暈,生命值-5."

看見老鼠強躺在地上不動了,秦方頓時心中一驚,很是擔心他這一下把老鼠強拍死了,可是他腦海中響起了卻是這樣的提示.


"中度眩暈,生命值-5?沒死……沒死就好!"

秦方先是一愣,隨即大喜,只要這老鼠強沒死就成,而且看狀態只是中度眩暈,估計也就是暫時暈過去了,至于生命值-5秦方理解是受了傷.

"秦方,心……"

可就是秦方愣神的功夫,唐菲菲卻突然大聲尖叫了起來,而秦方也能夠感覺到耳邊傳來了一陣呼呼的風聲,這想起來身旁還有一個完好無損的混混沒有放倒,而且這個混混的身上還拿著一只折凳.

"我命休矣!"

反應歸反應,可是這時候想要躲閃已經不可能了,只能來得及偏了偏身子,他可不敢讓自己的腦袋挨上這麼一下的.

砰~~

幾乎在秦方偏轉身子的同時,他的耳邊那個呼呼聲變得更加的響亮了起來,伴隨著一陣勁風吹到了他的腦袋上,秦方只感覺自己的後背上狠狠的挨了一記重擊,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前栽了過去.

砰砰啪啪~~

前面是秦方這個面攤的桌子,上面還有沒有來得及收拾的面碗,在秦方這樣猛烈的沖擊之下,這些面碗紛紛跌落地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響,而桌子也被秦方給撞到了,就看見秦方倒在桌子和碎裂的破碗之間,隱約的能夠看見些許色的血跡從他的腦袋上流出來……

"秦方……"

唐菲菲雙眼圓睜,一只白皙的手捂著她那櫻的嘴,眼神之中充滿了不敢相信,還有深深的擔憂,回神之後更是激動的叫了起來,便要作勢向秦方沖過去.

"別過去,他沒事……"

一旁的潘大姐卻一把拉住了唐菲菲,然後指著正在緩緩爬起來的秦方也是喜悅的道.

"遭遇重擊,生命值-4……-1."

其實,秦方自己也覺得被這麼狠狠的砸了一下,就算是腦袋沒事,估計後背上也肯定受傷不輕.

可是,事總是這麼詭異,秦方得到的提示居然是這個,除了感覺身體有那麼些許的虛弱,後背上有些許的痛楚之外,他完全感覺不到自己受了傷.

"生命值-4,哈哈,還真的跟游戲一樣啊……"

秦方倒在地上,並沒有著急起來,而是趁著這個極為短暫的休息時間快速的思考了以下,將所有的思路都給理清了.

挨了剛才那一下,人沒受傷,或者他的傷勢就是這個生命值-4,至于-1則是他的頭不心被碎裂的碗片劃傷而流血造成的.

那個混混見秦方被他打倒了,人也跟著慌了,正猶豫著該不該逃走的時候,秦方居然又再一次爬了起來.

"你還沒贏呢,繼續……"

秦方爬了起來,又再一次拾起了剛才那只曾經擊倒了兩人的折凳,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剩下的這個對手,森冷的道.

他的額頭正在流血,那殷的血液順著他那張清秀的臉龐往下流淌著,在夜晚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猙獰,話之時,那雪白的牙齒,陰沉的眼神,全都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