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福兮禍所依
第1章 福兮禍所依



新書上傳,求推薦票,收藏~~

……

"秦方,這是你這個月的工資,你可以走了……"

李楓望著面前這個看起來有些干瘦的秦方,揚了揚手中的這個信封道,臉上帶著深深的譏誚和諷刺,眼神之中卻隱隱露出那種變態的快感,顯然他對于自己正在進行的事非常的滿意.

"李楓,你為什麼要這麼整我?"

秦方滿臉通的怒視著著面前的這個李楓問道.

望著李楓這張年輕帥氣的臉龐,還有身上那價值不菲的名牌衣服,秦方心里是異常的份憤怒,雖然談不上多麼熟悉,可實際上他們兩人不僅僅曾經是高中的同班同學,甚至于還會是未來的大學校友,只不過現在任誰都看得出李楓對秦方非常的不爽,擺明了就是在整他.

"為什麼?你自己心里清楚……"

李楓冷笑不已,或許是這工作室里還有其他人,也不好把話的太僵,只是丟下這麼一句冰冷的話語,便立即轉身離開了,而這家工作室的老板則是屁顛屁顛的跟著李楓一起出去了.

"秦方,對不起,我……"

孫平是這家代練工作室的領班,最多只算是一個頭目,平時跟秦方的關系挺好的,對于這個肯拼命的下屬,他是非常愛護的,知道秦方非常節儉,沒事總找借口領秦方出去吃頓好點的,就連其他同事欺負秦方的時候,也一直都護著秦方的,只可惜這一次他卻不得不選擇沉默,因為他不希望失去這份收入還算不錯的工作.

"孫哥,別了,我明白了!"

李楓遠去了,秦方的臉上的怒容也漸漸的平息了下來,他也明白孫平的難處,對于這個平時很照顧自己的孫哥,他還是非常尊敬的,立即擠出了些許笑容寬慰道.

"秦方,你有什麼打算,現在距離你開學沒有多久了,本來我估計你完成這個月的任務,肯定能湊齊學費的,沒想到……這個姓李的真是個混蛋,居然這麼整你!"

秦方的況,孫平是知道的,剛剛高考結束之後,就立即來到他們所在的這家打金工作室打工,別人工作十二個時就已經算是很拼命的了,可是秦方硬是每天奮戰二十個時,剩下的幾個鍾頭則是吃飯,睡覺,上廁所,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任務上面.

就連高考填志願的時間,都是孫平提醒他的,否則他可能真的給忘記了.

也正是秦方這樣的拼命,他的收成自然也是最多的,剛來第一個月,在無底薪的況下,工資居然能夠媲美工作室里最優秀的員工,因此這個月孫平就特地給秦方安排了一個收益非常好的任務,只要完成了,秦方上大學的學費基本上就可以勉強湊齊了,只不過這個任務有一點特殊,只有全部完成才有錢來,若是中途斷掉的話,那麼將什麼也得不到.

整個過程都是非常順利的,眼看著才幾天時間,秦方便已經將這個任務進行過半了,卻沒想到李楓居然找到了這家工作室,並且讓工作室的老板強行辭退了秦方.

這樣的地下打金工作室本來就沒有任何的保證,老板讓你滾蛋你就必須滾蛋,能全額給你工資都算是不錯的了.

"算了,不了,我就不信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

秦方倒是想得開,這份工作是他能夠想到的最快的賺夠錢的方法,畢竟他一個剛剛高中畢業,身無半點技術的孩子,實在是沒有什麼更快的來錢方法,偷摸那種事他是做不出來的,不過走到這一步也是沒辦法的事,也只好出去再重新找過了.

"秦方,要不這樣……正好我那里有台舊電腦,你搬回去用,這個任務你已經做了一半了,時間還剩一點,可能有點緊張,不過以你的能力應該能夠完成……"

孫平想了想,將秦方拉到了一旁,聲的對秦方道.

"這……"


秦方聞頓時猶豫了,孫平的這個主意不能不行,雖然難度有點大,不過他自信還是可以完成的,只是他自己也是有難處的.

當初高考結束,他便借口同學的父親幫他找了一個工作,兩個多月的假期也能賺上幾千塊,雖然學費肯定是不夠,不過也能緩解家中的經濟,這才算是服了母親,這才出來的.

若是這時候回家的話,家中還什麼也不知的母親肯定會發現不對勁,秦方不希望母親太擔心,尤其是他真要去完成這個任務,肯定要比現在更加拼命才行.

"你自己決定吧,不過我覺得這似乎是唯一的辦法了!"

孫平輕輕的拍了拍秦方的肩膀道,他明白秦方的難處,也很照顧秦方這個老弟,自然也是為了秦方著想的.

"好吧,我試試!"

最終秦方經過慎重考慮,還是覺得這似乎是他唯一湊齊學費的方法了,這才在孫平的幫助之下,搬著一台都不知道幾手的舊主機離開了這家打金工作室,去了他臨時租住的出租屋.

"龍哥,看見那子沒有?給我狠狠打一頓,斷手斷腳無所謂,別整出人命就行……"

只是,在工作室外面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旁邊還有一輛面包車,里面坐著幾個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的家伙,而奔馳車里在卻是剛剛成功逼走秦方的李楓,以及一個胳膊上紋著一條青龍,滿臉橫肉的凶惡壯漢.

望著搬著廢舊主機漸漸遠去的秦方,李楓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陰鷙,立即對旁邊的這個叫做龍哥這個凶惡壯漢道,

"放心吧楓少,您交代的事,我阿龍絕對給您辦的妥妥當當的……"

那個壯漢咧嘴笑了笑,臉上表不出猙獰,只是這看在李楓的眼中卻是不出的滿意.

"秦方,看你怎麼跟我斗……"

望著龍哥領著自己的弟尾隨著搬著廢舊主機的秦方緩緩的過去,而李楓則是讓司機開車緩緩的跟上,卻又刻意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而對于這些,秦方還一點也不知,心雖然不是很好,可是一想到自己並沒有到那種絕境的地步,心也輕松了許多,正巧路過一條巷,是他回住處的一條捷徑,便想也沒想就走了進去.

那壯漢等人一直都在瞅著機會,他們雖然是混混,打個架什麼的很平常,可是這大街上他們也不太好多張揚,尤其是要打斷秦方的手腳,自然是這樣的巷最為合適的.

本來還打算強行將秦方拉進巷子里動手的,卻沒想到秦方居然自己主動進去了,龍哥眼神朝旁邊的幾個弟示意了一下,幾個人便立即順勢包抄了過去.

秦方走的並不算太急,手上的主機箱雖然不太重,可也不輕,走這麼遠的路多少有點累,只是他卻沒想到前方的路居然被人堵住了,而堵路的兩個人穿著花格子襯衫,染得綠毛,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盡管還在喘氣,可是看向秦方的眼神卻是不善.

幾乎是下意識的,秦方暗暗捏了捏口袋里的那只信封,那里面裝著他這一個多月以來全部的工資,若是被這些人搶了……秦方都不敢想下去了,人也跟著貼向了牆角位置,打算貼著牆過去.

只是那兩個混混喘了會氣,人也恢複了一些,見秦方貼牆走,就立即往牆邊一靠,然後笑眯眯的望著秦方,同時還從旁邊摸出了一根木棍,揮動了兩下,虎虎生風.

不好!

秦方頓時心中一個咯噔.

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掉頭往回走,可是一轉身便看見一個滿臉橫肉的凶悍壯漢帶著兩個混混迎著他走過來,那壯漢倒是空手,只不過跟在他身邊的兩個混混手里都有家伙.

"你們……你們想干什麼?"

秦方也不過才剛剛高中畢業,成績很好,也沒有接觸過這些混混,一見到這架勢,頓時就害怕了起來,話的時候都顫巍巍的,臉上的表更是驚恐.


"想干什麼?"

那壯漢冷笑不已,卻是大手一揮,輕聲一喝,"動手!"

啪~~

秦方甚至于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一根棍子就砸在了他的背上,頓時傳來一陣火辣辣的劇痛,手上抱著的主機箱也順手丟在了地上,同時肩膀也是一歪,試圖緩解這一棍子的沖擊.

啪~~~

只可惜,這些混混自然不可能就此罷手,又是一棍子砸下來,砸的秦方更是抽痛不已,不僅如此,以壯漢龍哥為首的幾個混混也對葉辰開始拳打腳踢了起來.

"我跟你們拼了!"

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在這樣的時刻,秦方也不能就這麼被動挨打,立即爆喝一聲,雙手抱起手中的主機箱,就朝著距離他最近的龍哥的腦袋上甩了過去,這要是雜種的話,龍哥那肥大的腦袋肯定當場開瓢.

"龍哥……"

一個混混眼睛夠尖,叫了一聲示警的同時,手中的棍子也不管不顧的向著秦方的身上重重的砸了下去,這一次的力量可不像之前那樣控制著力道了.

啪~~

秦方抱著主機箱正要砸人,身體也扯動了一下,那從背後過來的木棍直接狠狠的砸在他的後腦勺上,秦方頓時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隨即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手中的主機箱也無力的跌落了下來,而秦方的腦袋順勢砸在了上面,頓時血流如注……

"出人命了!"

這樣的一幕一出現,幾個混混也都愣住了,其中一個膽大的探了探秦方的鼻息,沒氣了,頓時被嚇得臉色慘白的道.

"死了?"

龍哥也是被嚇得不輕,別看他好像是個頭目,可就是個混混,打人他敢,殺人?還真沒那個勇氣!

望了望巷的周圍,除了留在巷口放哨的那兩個弟,並沒有注意到這里面,哪里還管有沒有打算秦方的手腳,立即低聲的吩咐道:"快走……家伙也都一起帶走!"

其他弟自然沒意見,殺人可不是偷摸,被抓的話這輩子可能都別想出來了,眨眼之間就跑了一個乾淨,獨自留秦方的"尸體"倒在這個寂靜無人的巷里.

龍哥等人雖走了,可是巷口位置的那輛奔馳車里的李楓卻是微笑著望著躺在巷子里的秦方,他沒有過來看,不過從秦方身下的血跡,還有龍哥等人那匆匆逃逸的形跡來看,就知道這事被搞大了,大到龍哥這樣的混混都不敢繼續的地步.

血,依然在流.

從主機箱的外沿透過薄薄的機箱外殼滲了進去,殷濕潤的血液很快浸透了里面的主板,硬盤,顯卡等等……

一道幽藍色的光芒瞬間閃現,從主機箱內部的某個元件里冒了出來,然後像是擁有生命的生物一樣,沿著血跡鑽入了秦方的腦袋里,消失無蹤了.

于此同時,秦方已經停滯的呼吸也在微弱的恢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