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225 說陣
黑黑乾淨了,手上托著那個霧團卻發出一陣陣詭異的怪味.剛才他施法以黑霧淨身,現在這團黑霧正凝聚了他身上的汙垢精華.

想到這一點,連二長老都忍不住一臉嫌棄惡心地盯著那個霧團,唯恐黑黑把它隨地亂扔汙染環境.

幸好黑黑也有自知之明,手上一翻一按,那團黑霧便直直落入身邊的深井中,那里正是惡靈之穴的入口所在.

別看啦!你們看不上的,下面那堆東西可喜歡得緊,便宜他們吃一頓點心了.黑黑言下之意,井里那些怪物竟然愛吃這種髒東西.

甯禹疆想起井底怪物的那股饞勁,也知道黑黑所言非虛,頓時惡心得寒毛倒豎.

干乾淨淨的黑黑,還是比較讓人順眼的,甯禹疆等三人都是風族的一等一高手,惡靈之穴附近的妖氣對他們影響有限,所以幾個人一路走到井旁,盤膝就地一坐,就開始詳細討論起關于鎮魔大陣的種種細節.

鎮魔大陣利用五行亂轉的天地自然之力而形成,最最基礎核心的部分確實就是陣中的五行元素均衡作用,為了保證這種均衡能夠長久維持,陣外又設置了五個連環小陣.

黑黑這個陣眼只能夠牽動鎮魔大陣本陣,但是外面的五個連環小陣卻無能為力了,最近這一年,他開始感覺到激發大陣法力的五行元素在衰減,而且衰減的速度時快時慢,讓人抓不住規律.繼續這樣下去,不知哪一天忽然達到臨界點,鎮魔大陣的法力會衰退至無法再困住惡靈的程度.

必須要盡快找出元素衰竭的原因,並作補充,否則也許一兩年,也許幾千年,這個法陣就會徹底失效.

既然你一年前就覺得不妥當了,上次我們來拔草的時候你怎麼不說?甯禹疆算起了舊賬.

那時候你跟這個家伙一個受了禁制,一個沒了記憶,我跟你們說,有用嗎?再說,這小子好起來以後再來找我,我不是告訴他這個法陣會有問題了麼?黑黑不屑道.

甯禹疆驚奇道:咦?我們受禁制,失憶你都能看出來?

黑黑抬頭挺胸道:當然,不然你以為我這麼多年都是白活的麼?雖然受鎮魔大陣影響,我的法力到了一定階段便再也無法進一步,但是我這雙眼的眼力可是天下無雙的.

二長老一聽他們又開始東拉西扯,不由得有些著急道:當務之急是先解決鎮魔大陣之事,閑話就先不要說了吧.前輩可否告知我們那五個連環小陣在何處?好讓我們盡快參透究竟問題出在哪里.

黑黑撓撓頭道:當年布陣的先人為了怕陣法被人有心無意地破壞,所以提供五行元素的五件法器藏得極是隱蔽,加上外邊尚有那五個連環小陣的保護,我只知道大概方位,但是具體.位置,那真是考倒我了,如果我能離開這里,自然可以憑一雙眼看出來,偏偏我只要離開這個井口五十丈,這個鎮魔大陣就會崩潰

說來說去,就是你也不知道了.甯禹疆翻個白眼道.

就算曾經知道,隔了這麼多年,也忘了.黑黑很光棍地承認道.

二長老聽了這話臉皮一皺,看上去更老了.甯禹疆無所謂地拍拍他的肩膀道:沒關系了,現在不是還有時間嗎?就算惡靈真的跑出來,我也有辦法拖延時間,讓大家多活幾年.

莫非族長的意思使我們再弄一個類似的鎮魔大陣,然後像百年前一樣,集體困在陣里無休止地坐牢?恐怕我們族里有大半人甯願與惡靈拼死一戰,也不肯再次失去自由,尤其這次不會有人像族長一樣破陣把我們救出來了.二長老長嗟短歎道.

不用等人破陣,我們只要學著這里的布陣方法,在外邊做五個連環小陣,然後在這些陣上做手腳,保證時間一到,這些陣就會自動受到破壞,其中所保護的五行元素會自行流失,那大陣就自然破了,但是我們必須確定,在這個陣里待多久可以想到解決惡靈的方法.否則到時陣一破,大家出來撞上惡靈還是死路一條.甯禹疆剛才就想好了這個緩兵之計.

因為鎮魔大陣的資料在仙魔兩族之中都是絕密,加上已經經曆了太久,大部分資料都遺失了,所以如果不是今天得到黑黑的一番解說,根本還不知道陣外有陣之說.

最好當然是不必當烏龜,能夠修複鎮魔大陣了,不過真的好難好難甯禹疆越想越覺得難辦.

要修複鎮魔大陣,必須找出五個連環小陣以及在其中受保護的五行元素,還要在不影響鎮魔大陣五行平衡的情況下同時等量增強這些元素的法力,一個不好,可能在修複的過程中破壞了鎮魔大陣,導致惡靈直接跑出來禍害,這個風險不是普通的高.

毓秀童子忽然道:我們能不能在鎮魔大陣外再建一座大陣,把舊陣包在其中?那麼即使惡靈沖破舊陣,還有新陣攔著!

黑黑一臉鄙視道:別想了,不可能的,兩座鎮魔大陣相距如果近于百里,就會互相作用,同生共滅.也就是說,除非你能把這黑風山方圓一百零一里都納入新鎮魔大陣的范圍,否則舊陣破了,外圍的新陣也會跟著破.鎮魔大陣最大方圓不能超過七七四十九里!

甯禹疆一想也對,桃源仙島很小,島外的鎮魔大陣也只能恰恰把島封閉起來.

黑黑意猶未盡,繼續打擊毓秀童子道:你這個笨蛋,如果鎮魔大陣能夠靠在一起互不影響,當年祖先們只要建兩個相連的,不同時失效的鎮魔大陣就好了,惡靈出了黑風山馬上困進另一個陣,熬個一年不就把它徹底滅了麼?還用每隔萬年就讓它出來溜達一遍害人嗎?

毓秀童子氣道:我不就提議一句嗎?你至于這麼數落人麼?不就是記恨我剛才嫌你又髒又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