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211 粉絲見面大會
甯禹疆向來就是外貌協會的中堅分子,所以發現幻感冒變得漂亮了以後,她對它的態度馬上好了不少.

當幻感冒在羽晴一家以及甯禹疆,魚歌的陪同下出現在羽民谷廣場上是,場面幾乎馬上陷入緊急狀態,洶湧的鳥粉絲們爭先恐後地想上來親近鳳凰神鳥,連附近的普通雀鳥也一起來湊熱鬧.

甯禹疆幾乎想當場扔下幻感冒就逃跑,幸好她很有先見之明地施展護體法術,阻止一切不明物體靠近三尺以內,否則不說鳥粉絲們的肢體碰撞,光天上掉下來的"炸彈"就夠瞧!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當天上有幾千幾萬只雀鳥呈遮天蔽日之勢拼命撲騰的時候,毫無防備之下想不被鳥糞砸到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甯禹疆與站在她身邊的魚歌幸免于難,其他激動的鳥人們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不過他們根本已經沒有心思去注意這些小節了.

幻感冒的粉絲見面會一直持續到深夜,不明真相的圍觀鳥人們被它的華麗風采折服得差不多了,才在羽晴與云錦,云璧的勸喻下慢慢散去.

幻感冒出生以來頭一回享受到神鳥級待遇,隨甯禹疆回到她之前曾經住過的高級鳥巢時,才不顧形象地展現出它的興奮得意,在鳥巢里一陣撲騰,直接溜到甯禹疆的床鋪上翻滾起來,直到甯禹疆忍無可忍拍了它兩下,這才委委屈屈地消停了.

魚歌與她同住一處,看到幻感冒這個不為外人所知的德行,對于神鳥的憧憬幻想徹底幻滅了,耳中聽到甯禹疆大聲教訓那只得意忘形的小鳳凰道:"沒事招來那麼多鳥,搞得到處都是鳥糞,很不衛生哎!你以後給我收斂一點,你又不是孔雀,別給我到處花枝招展地惹是生非!"

這話說得,魚歌不得不為自己的情郎說幾句公道說話:"孔雀也不一定都花枝招展地惹是生非啊……"聲音在甯禹疆揶揄的眼光下越說越小.

"好吧,現在沒人,說說你跟你家低調含蓄的孔雀哥哥的故事吧!"甯禹疆拉著魚歌躺在鳥巢內,看著天上的星星調侃道.

魚歌的故事很簡單,她很小的時候不聽大人的話獨自溜出去玩,結果撞上幾只餓壞了的怪鳥,差點被吃,那時她根本沒什麼法力,驚惶大叫驚動了正巧經過附近的云錦,之後就是小英雄救小美人,然後魚歌從此在心里惦記上了那個溫柔的大哥哥,不過當日兩個並沒有通報姓名,魚歌又受了點傷被族人急急接走,後來便再沒有通音信.

前些時候魚歌因為替八夫人送藥,到羽民谷數次,與云錦云璧兩兄弟也慢慢熟悉了起來.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兩個的容貌都已經改變太多,于是也沒認出來.不過當日魚歌第一次到羽民谷那丟臉的"一撲"令云錦印象深刻,也開始暗暗留意起魚歌.

魚歌偶然到當日遇險的河里游玩追憶當日之事,正巧遇上云錦在附近,云錦說起童年趣事,兩相對照,兩人方知道原來早就曾經見過.

接下來,兩個的感情一日千里,魚歌經常跑到羽民谷的小湖里等待云錦,他們幽會的事情不可能瞞過羽晴,羽族與魚族一直沒什麼交集,但她也不反對自己的兒子娶魚族的小公主,于是兩人的事算是定了下來,獨處時當然舉止更是親密.

說到婚事,還要感謝當日水流觴的好計,魚歌認了風聆語這個水族嫡夫人為義母,有風聆語向魚族族長說親,老族長雖然很遺憾女兒沒能嫁到水族也沒能與魚族直接相關的其他精怪族聯姻,但是總算羽族也不差,與風族,木族,水族的關系都很是密切,所以也就歡歡喜喜應承下來.


"這麼說,你現在跟云錦是未婚夫妻了?"甯禹疆很為朋友的幸運而高興,有情人終成眷屬,不管放在那個時代都是一樁美事.

魚歌點點頭,眉梢眼角都是甜蜜之意.

甯禹疆又問起水瀟寒的近況,魚歌輕輕歎口氣道:"她挺好的,就是那個土族的混小子不好!"

"咦?土族的誰得罪了瀟寒?"她現在認識土族的未來族長,土族誰敢得罪她的朋友,哼哼!她不動手,讓土思徹來清理門戶就好!

"你記得雅土園里有個土族的小子在養傷吧?"魚歌說起來還是憤憤不平.

"記得啊!你說土思衡?"甯禹疆馬上反應過來,不就是土思徹的親弟弟嗎?

"對!五夫人天天逼著瀟寒給他這個侄兒治病,想要快些恢複他的法力,瀟寒已經說了,必須要他自己重新修煉,偏偏這個混小子每天只知道發呆,有空時就光曉得在地上畫陣土,就是不肯認真練功,結果五夫人就賴到瀟寒頭上!如果不是有大夫人攔著,瀟寒不知道要被怎麼欺負呢!土族的人真可惡!"魚歌說起這件事還是氣呼呼的.

甯禹疆聽了想起之前在土族聽四長老他們口中的土思衡,確實就是個最新陣法但無心修煉法術的家伙.沒想到經過這次大難,法力全失反而更變本加厲.

只是苦了水瀟寒,這樣不合作的病人,加上土雅曼這種蠻不講理的病人親屬,真是有夠頭大的.不過土族應該很快會把土思衡接回土族,到時水瀟寒就解放了!

兩個女孩子絮絮叨叨說著別後的經曆,土族的很多事情不便對外說,甯禹疆只得含糊帶過,說了些廉國皇宮的事情,又隱瞞下自己打算借尸還魂回到本來世界的事情,一段經曆說得磕磕巴巴,幸好魚歌更關心的是她撿到鳳凰蛋的經曆,對其他事並不多問.

甯禹疆在心里暗自郁悶,為什麼偏偏就她那麼多事情都是難以啟齒的呢?

在羽民谷的日子過得很是逍遙,她與幻感冒兩個都被當超級貴賓一般受到最盛情的款待,她卻一直在想該用什麼借口把幻感冒留下交給羽晴代為照顧.

這位羽族族長與自己的前身風靜語是閨中好友,如果知道自己執意要離開,估計心里會很難過,不過如果不交待清楚就走,又好像太不厚道.思前想後,最後甯禹疆決定留書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