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210 雛鳳初鳴
再次見到羽晴,仍然是在她那個巨大的鳥巢之中,不同于上次的是,她這次精神好了不少,看起來八夫人配制的藥物十分有效.氣息一恢複,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便完全不同,一顰一笑,煙波流轉之間都是明豔照人,不愧是兩只花花孔雀的娘親,其華麗耀目的程度更勝兩個出色的兒子,與云錦湊在一起,像姐弟而不像母子.

她一抬頭看見甯禹疆之時,臉上流露的那種真切的懷念和激動絕對是無法偽裝的.

甯禹疆為免稱呼上的尷尬,一來就先發制人道:"羽族長你好,好久不見了,你身體好了很多呢."

羽晴聽到她的稱呼一愣,眼中閃過一絲失望與了然,旋即溫和笑道:"是啊,小族長遠道而來,可要在羽民谷里多住些時候才好."

"我答應了人,過幾天再回去廉國……這幾天就不客氣地麻煩你們了!"甯禹疆聽到她對自己的稱呼,小小的松了口氣,證明人家沒打算捅破那薄薄的一層紙,這樣就好.

云錦忽然插嘴道:"娘親,小族長帶來一只奇怪的小鳥……你先看看是什麼品種的?"顯然他也對幻感冒的身份非常好奇,竟然比甯禹疆還要迫切.

羽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向來沉穩的大兒子為什麼會忽然這麼唐突,當她的眼光落在甯禹疆手上的幻感冒身上時,神色頓時一變,伸手道:"快過來讓我看看!"

幻感冒被多番打擊,此刻還有些無精打采,看到面前的人形同類,只是有氣無力地咕噥了一聲:"瘋狂……"就再不言語了.它分明就是鳳凰神鳥啊!為什麼這些人……連這些鳥都認不出來?它是鳥中的皇者!

羽晴雙手微顫地捧起幻感冒,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又把它放到桌子上,伸手輕輕撥起它頭頂,翅膀與尾巴各處的羽毛觀看,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甚至透出恭敬崇拜.

大鳥巢內靜得落針可聞,在眾人的屏息靜氣中,羽晴終于肯定地宣布道:"它是鳳凰神鳥!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有機會見到鳳凰現世!"

幻感冒聽到真的有人……有鳥為她正名,不敢相信地呆了一下,然後開始用力撲騰"瘋狂"大叫起來.

甯禹疆本來也很興奮,不過一看小感冒這毫不含蓄又沒有儀態的舉動,興奮當即化成尷尬,一手抓住它,沒好氣道:"閉嘴閉嘴,不要這麼丟臉!注意你的素質!"

幻感冒圓睜一雙小眼睛,很是委屈地看著她,心里抱怨為什麼這麼倒黴地碰上不把自己當回事的主人.人家是神鳥哎,至少有上萬年沒有出現在人間,很稀罕的說!

本來凝重的氣氛被這一人一鳥這麼一攪和,再也莊重不起來,羽晴對云錦道:"快去叫族人集合,讓他們來參拜一下鳳凰神鳥!"

還是有人知道它的價值的!幻感冒一聽又抖了起來,眼里的委屈一掃而光,得意洋洋的樣子讓甯禹疆很有敲它一下的沖動.

"呃……她這個樣子,不太像鳳凰啊!"甯禹疆想到待會兒一大群鳥人參拜這只雞不像雞,個頭不大又一臉挫相的家伙,場面會不會有點太詭異了.

羽晴笑道:"這要怪小族長你了,它是你的神獸,你卻沒有替它開啟封印,她自然就是這樣樣子了."

"啊?開啟封印?要怎麼開?"甯禹疆只有風靜語的百年記憶,而很不幸的,這項常識正好不存在于這百年記憶里.水流觴雖然知道認領神獸的手續,但是他根本沒有想到幻感冒這個樣子竟是因為這麼"低級"的原因造成的,只以為因為沒到涅槃重生的階段,所以樣子會有些不同.

羽晴聽了這話心中疑惑:莫非她還沒有恢複記憶?不然這麼簡單的事情她怎麼不會?

"很簡單,只要割破你的手指,把血點在它的眉心就可以了."

"點了之後會怎麼樣?不點會怎麼樣?只有我點才可以嗎?"甯禹疆忽然想到自己即將離開,這開封印的方法怎麼聽怎麼想"歃血為盟",不會點了以後就要生死不離吧……

"當然只有你才可以,它一直跟著你,就是只會認你作唯一的主人,其他人點了是不會有任何效果的.點了之後,就可以打開它身上的封印,它會顯出鳳凰的本來面目.不點的話,它會一直保持這個樣子,身上的法力也使不出來."難得可以得到這種傳說中才有的神鳥,怎麼竟然還一副不太想要的樣子?羽晴覺得眼前的少女越來越難懂.

甯禹疆想了想,好像白精白靈也不是時時在水流觴身邊的,如果因為自己的自私讓它一直這麼又挫又呆的活下去,也太不人道了.

于是再不猶豫,甯禹疆咬破指尖,點在幻感冒的眉心,指尖剛剛觸及幻感冒,它的眉心便放射出跟它出生時一般的五彩華光,光線明亮耀目,身邊幾個人全數被強烈的光線照得睜不開眼睛,耳中聽見一聲清脆嘹亮的長鳴,聲音極大卻不刺耳,明明只是一聲鳳鳴,耳中卻仿佛聽見了各種各樣動聽的樂聲綿延不絕,整個羽民谷都聽到了這一聲鳳鳴,眾鳥不由自主停下手上的事情向著族長所住的鳥巢看去.

羽晴的巢上已被五彩華光所籠罩,美麗的光彩逐漸擴散到整個羽民谷,附近的雀鳥像受了感召一般爭先恐後向羽民谷飛來.

這個正是傳說中的雛鳳初鳴!

耀目的光華逐漸散去,動聽的鳳鳴也只剩余音嫋嫋,甯禹疆率先睜開眼睛一看,又土又挫的丑小雞已經不見蹤影,眼前桌子上站立著是一只身披五彩羽毛的美麗鳳凰,它的體型比起幻感冒大不了多少,身後多出了長長的華麗尾羽,漂亮得不可思議.

任何雀鳥到了它的面前都會自慚形穢吧,即使是羽族中最為美麗的孔雀這時也拜倒在它的腳下.羽晴帶著云錦與剛剛闖進門來的云璧一起現出原身,跪伏在幻感冒的面前.

甯禹疆伸出手去摸了摸它身上的羽毛,真的哎!貨真價實的鳳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