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87 凶手是誰?
後面的事情雖然有些混亂,但總體而言,已經算是順利.

甯禹疆假扮的土思徹強行鎮住了場面,聲言族長接任大典將會在稍後舉行,土族將接回身在水族的土思衡,然後按規矩重新決定下一任族長人選.

事起倉促,也無法一一舉證二長老等的罪狀,不過甯禹疆的扮相比較有迷惑性,起碼站在台上的自信姿態也令台下的各族來使勉強相信了她的說辭,一場大戲總算不太完滿地落幕了.

賓客們很識趣地紛紛告辭而去,今日鬧出這麼一件怪事,想必土族內斗的傳聞不假,人家要關起門來大清算,他們在這里多有不便,還是走為上策.

甯禹疆他們雖然實力不俗,但畢竟不是土族中人,也不知這坤堯宮里到底誰信得過,誰信不過,四長老與九長老忙于收拾手尾,只得托她與水流觴二人幫忙看住幾個首犯,也就是土思徑,二長老與七長老幾人.

水成壁打發了隨從回水族複命,自己堅持留下來幫忙,說是幫忙,主要還是想跟甯禹疆多相處一陣.水流觴已經沒有必要再繼續掩藏身份,于是現身與水成壁簡要說明了事件.

水成壁看著遠處裝成土思徹的甯禹疆,又是吃驚又是好笑.

甯禹疆與四長老九長老商議完畢,帶著幻風寒和土思徑,押著二長老走了過來.水流觴與她交換個眼色,知道還不能泄露她的身份,當先上前拱手道:"恭喜思徹賢弟了."

水成壁也跟著兄長點頭為禮,眼睛一邊上上下下打量著形象全新的"小姜糖".

甯禹疆像模像樣地還禮道:"客氣客氣,多謝兩位仗義援手!"一邊說一邊把臉轉到二長老與土思徑看不到的角度,向著水氏兄弟瞪眼吐舌做了個鬼臉.

這樣的表情掛在性格壯男土思徹的臉上,滑稽得教人發噱,水流觴眼中滿是笑意,臉上依然不動聲色,水成壁憋笑憋得五官扭曲,桃花美少年的形象毀于一旦.

甯禹疆打算把二長老與土思徑都帶到先前收藏七長老與土思凱的偏僻小宮殿去,邀了水氏兄弟同行,快到之時,忽然聽到前面不遠處有人驚叫一聲,聲音里充滿了驚恐絕望之意!

幾人心中一凜,連忙快步趕上前去,通向那個小宮殿的入口處,一個穿著土族侍女服飾的女人仰面倒地,身體似乎被抽干了血液一般,皮膚干癟蒼白,面上的神情驚恐,兩眼睜得大大,已經氣絕身亡!

水流觴眉頭一皺,走上幾步小心細看一遍尸身,女尸的左邊胸口上血跡斑斑,一個足有成年男子拳頭大小的血洞正是致命的原因.血洞就在心髒的位置,整個心髒已經被人從這個洞中生生挖了出來,血想必也是通過這里被吸干的.

甯禹疆心中一動,這樣的殺人方式,似乎正是那個風妍語的風格,但這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坤堯宮?對了,她與坤堯宮內的人,顯然早有勾結,當初去截殺土思衡的,不就有她嗎?

糟了!

甯禹疆一抬眼看見面前不遠處殿門大開的小宮殿,一股不祥的感覺漫上心頭,也顧不上招呼其他人,一躍而起便往殿內沖去.


水流觴追之不及,只得示意水成壁跟上去,自己匆匆押著二長老等跟過去.

小宮殿里窗子都關著,光線有些朦朧,一股濃濃的血腥氣撲鼻而來,七長老,土思凱以及幾名被甯禹疆擊暈了施法控制住的小侍從全數倒在地上,全都是被人用法力震碎頭腦而死,七竅流血,頭顱變形,死狀極是慘烈.

甯禹疆站在門邊呆呆看著他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她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血腥的殺人場面!當日在小村里見到碧海靈龜之子以奔雷鼓震死兩百凡人,畢竟他們並沒有死得如此淒慘.這個凶手簡直就是個十足的變態!

一雙溫暖的大掌握住她的手,甯禹疆茫然扭過頭去看,正是水流觴.

水流觴平靜道:"我們一定可以找出凶手,為他們報仇."

"貓哭老鼠假慈悲!你們好狠的心,老七與我事敗,殺便殺了,思凱又有何錯?你們要如此狠毒!趕盡殺絕?!"二長老忽然破口大罵道.

土思凱不但是土思徑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二長老的外甥,他的妹妹正是土思凱的母親,他的妹妹與他年齡相差甚大,幾乎是他一手帶大的,說是兄妹,實則情同父女,看到妹妹唯一的兒子慘死,他再也忍不住滿腔悲憤.

甯禹疆沒有反駁,土思凱是他們為了避免消息泄露而抓住了藏在這里的,地上這些人,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不會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凶手殘殺,說到底,他們都有責任.

水流觴明白她的想法,甯禹疆很聰明,她可以自己想通,也會很快恢複過來,他現在要做的只是好好支持她,陪她盡快走出低落的情緒.

二長老見她不答,謾罵聲越來越響,罵的話也越來越難聽,幻風寒性子不似甯禹疆般面惡心善,他根本覺得這殿里死的人不是叛逆就是無傷大雅的小小侍從,死了就死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二長老不過是個階下囚,憑什麼這樣大罵小惡女?只是苦于說話不流利,又沒有能力動手收拾這個老混蛋.

他沒有能力,別人有,這個別人自然就是水成壁,他一聲不吭走上前一指點上二長老的咽喉,馬上消音.

二長老無論輩分還是實力都要比水成壁這個小後生高得多,可惜此刻虎落平陽,身上的法力已經被四長老九長老聯手制住,水成壁一抬手就把他收拾了.

水成壁冷冷看著他道:"這幾個人絕對不是小……思徹表兄殺的,我們要殺死他們還有必要遮遮掩掩嗎?"

二長老瞪大眼,狠狠看著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甯禹疆稍稍回過神來,問道:"與你們勾結的人可是風妍語,是不是還有妖魔族中人?"

二長老與土思徑吃驚地看著她,神色駭然,土思徑道:"絕無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