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86 閃亮登場
"他有,古怪!"幻風寒低聲道,他跟這里大多數人一樣,完全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有什麼古怪?不是每個人都那麼白癡,非要想著當族長的."甯禹疆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這話當場把面前兩個族長准人選說得臉上有些掛不住.

兩人一犬扭過頭去看,發現蹲在他們身後的不是那張熟悉的漂亮小蘿莉,而是一個長得"非常有性格"的壯碩少年,除了眼中透出的狡黠頑皮令人倍感熟悉外,全身上下找不到一點點甯禹疆本來的影子.

幻風寒看著"自己的容貌",一時心情複雜,過了半餉才反駁道:"你莫非,就不是,族長?"

"很快就不是了!"假土思徹,也就是甯禹疆帶著幾分得意地說道,伸手用力揉了幾下幻風寒身上的狗毛,嗤道:"沒想到你家土思徹土公子原來長了一副四肢發達的猛男模樣,想來是肌肉太發達了,導致頭腦不太靈光!所以輕易被人害了去!"

四長老與九長老聽了這話神色古怪,欲言又止,似是憤懣不甘,又似是尷尬無奈,看一眼笑得張狂的甯禹疆,又看一眼一身狗毛凌亂不堪,形貌狼狽的幻風寒,最終還是把想說的話咕嘟一下吞回肚子里.

幻風寒被氣得幾乎想不管形勢不顧形象地沖她狂吠兩聲——他現在說話不利索,吠起來倒是中氣十足,流暢非常.他這些天來非必要時不肯開口,也是怕一個控制不住,汪汪兩聲叫出來,那未免太傷自尊了.

甯禹疆非常善于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所以看見幻風寒那個敢怒不敢吠的德行,很是惡劣地笑得更加開懷.

水流觴都忍不住有些同情起這只可憐的土狗來了,主動岔開話題道:"現在怎麼辦?"

遠處台上,二長老定了定神,拉過土思徑,以僅僅兩人聽到的聲音,向他說了幾句什麼,土思徑神色似乎一動,但最終仍是搖頭.

二長老神色嚴厲地又說了幾句話,使了眼色讓兩名協助主禮的心腹親信看緊了土思徑,轉身走到台前,向來賓們告罪一聲,大聲道:"思徑徒兒要謙讓,也該看清形勢.現在思衡賢侄身受重傷,法力短期內無法恢複,土思徹……此人大逆不道,勾結妖魔族半路截殺親弟,後來更喪心病狂弑父,意圖奪位,本來這是土族之恥,實不足為外人道,但今日各位同道在此,思徑他又顧念兄弟之情,一直對那逆子之事心存僥幸,本座也不得不出來做這個惡人了!土族不可無主,今日這接任大典勢在必行!"

台下嘉賓連土族上下都覺得眼前這情景怪誕得可以,族長接任大典,還有趕鴨子上架子,硬來的?!土族的上任族長土明瑞竟然是被自己的嫡子土思徹害死的?土思衡也是被土思徹害的?這事聽上去怎麼處處透著古怪啊!

二長老已經被逼得管不了這麼許多,向著一旁一揮手,一名土族里的老者依禮再次送上石髓筆,正當他執筆准備施法在坤堯柱上書刻上土思徑的名字之時,一聲清晰嘹亮的"且慢"再次響徹全場.

二長老一窒,幾乎當場抓狂,還有完沒完!

但是他這次沒有聽話地停下來,鐵了心要完成"聖柱刻名"之禮再說.眼看著"土思"兩字已寫成,最後一個"徑"字剛寫好偏旁"彳",忽然握筆的手臂像被鐵鉗鉗住一般,右邊那半個字無論如何寫不下去.

耳邊響起土思徹的聲音道:"二長老,剩下這個'切’字還是請四長老動手比較合適,畢竟他才是我的授業恩師!"

二長老猛然扭頭看到土思徹同樣身穿一件黃色禮服站在身後,當場被嚇得低呼一聲!

自從三長老失蹤以來,這兩天他只要一閉眼便會忍不住幻想土思徹帶著九長老六長老甚至是五長老回來奪回族長之位,三長老的失蹤以及其手下重傷的消息,徹底擊潰了他的理智,雖然他表面上力持鎮定,但是其實已經如那些造反失敗被圍困在一隅,還試圖在臨死起當一回皇帝的人一般.只是當皇帝的不是他,就算土思徑配合他成為族長,他也不過就過一回掌權長老的癮而已.

按照他的打算,是希望盡快把典禮完成了,送走所有賓客,便馬上封鎖坤堯宮,啟動宮外的迷宮法陣,只要土思徹等人進不來,他們就能安然無事,直到想出對策為止!

不是沒有想過土思徹已經潛入坤堯宮的可能,只是根本不敢深想.

現實以比噩夢恐怖百倍的方式出現了,眼前的土思徹眼中精光閃閃,與從前所見仿佛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再想到他們連三長老都收拾了,五長老如果不是倒戈投向他們,想必也是被他們擊敗擒獲,不過數月不見,為何土思徹一系的實力忽然變得如此強大?還是他們找了什麼厲害的幫手?

不管如何,二長老現在孤身一人,卻見"土思徹"昂然站在面前,身後四長老與九長老眼神狠厲地看著他,知道今日定然沒有好結果,只覺得末日已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頹然倒退兩步,幾乎當場跌倒在地.

幻風寒遠遠看著台上的"自己",覺得說不出的熟悉又說不出的陌生,他的臉上從來不曾有過這樣豐富的神情,整個人從來不曾這麼鮮活過,仿佛一個天生的發光體,不管容貌如何,身材如何,只要人站在那里,就讓人無法忽視,就令人心生向往.

與法力無關,與地位無關,就算是一模一樣的面孔,看上去卻是完全不同的人.他忽然想起從前聽過的傳言——風族的前任族長風靜語是曾經令仙族無數青年才俊傾倒的美人,所謂美人,到最終,美的不只是容貌,更重要的是靈魂氣質!

他忽然有些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喜歡這個小惡女,為什麼連自己身邊這個俊美清貴得令他討厭的水族青年到了這個小惡女面前,都會不由自主放下身段,默默追隨著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