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80 殺人滅口?
三長老被關在四長老與九長老的房中,幻風寒也跟他們在一起,說是有些問題要向三長老詢問,涉及到土族的隱私,甯禹疆與水流觴自然不便參與,找個由頭識趣地自行離開.

三長老冷冷掃了眼面前的兩人一犬,硬聲道:"你們不必多問,老夫什麼都不會說.成王敗寇,老夫認栽了就是,自然會有人為老夫報仇!"

幻風寒道:"我也沒,打算問,你什麼.你,想知道,五長老,下落嗎?"他的話音斷斷續續,寂靜的室內聽來,顯得有幾分詭異陰森.

三長老一愣,冷笑道:"我實在不應該懷疑老五,嘿嘿,他又怎麼會背叛我?他定是已經被你們殺了吧!"

發現失蹤已久的四長老忽然出現,他們身邊又多了甯禹疆,水流觴這樣的強手,想也知道為何五長老會突然失去聯絡.是他錯估了土思徹身邊的力量,以為一個五長老收拾他們綽綽有余,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五長老追殺不成反而淪陷.

只是事已至此,為何還不見土思徹出面?只派他的兩名長老與侍童出面?

三長老腦中靈光一閃,狠狠盯著幻風寒道:"你!你就是土思徹?!"

幻風寒抬頭與他對視,慢慢道:"對!"他的眼光里透著詭異,三長老心中一凜想要收回目光不與他相對,但是眼珠子卻不受控制.

是攝魂術!

三長老全身功力受制,就算想拼力抵抗,也使不出分毫力氣,呆呆看著幻風寒一雙棕褐色的眼睛,仿佛慢慢變成漩渦將他的心神一點一點吞噬……

甯禹疆與水流觴回來時,聽到的便是三長老畏罪自殺的消息,水流觴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眉頭微不可見地皺了一下,四長老與九長老雖然力持鎮定,但是神色間似乎有些古怪,而幻風寒則昏睡在一旁,對于屋內詭異的氣氛全然沒有知覺.

回到房間後,甯禹疆拈個法訣將房間內的聲音封閉起來,然後對水流觴道:"三長老的死……有古怪."

水流觴沉默點頭.

甯禹疆懷疑道:"他們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由始至終,她都是聽信幻風寒與四長老的一面之辭,還把水流觴也拉下水了,現在想來,自己實在太過魯莽,被人利用了還不知道.

水流觴明白她的意思,安撫道:"土族之事,其實我離開云夢澤前曾經讓成壁探過土思衡的口風……四長老他們在大事上應該沒有欺騙我們,不過細節有些不盡不實也是難免,畢竟里頭涉及土族的陰私太多.至于三長老之死,我想還有其他因素."

甯禹疆道:"五長老那次,我已經有點懷疑幻風寒故意殺人,那時五長老雖然重傷,但未必便會輕易馬上身亡."說著,她把當日的情形詳細跟水流觴說了一遍.

水流觴雖然博聞強記,但是對于土族的一些秘法,也不可能知道得太詳細,聽完仍是不得要領,見甯禹疆一臉的煩躁,微笑道:"三長老落在我們手上已經有一段時間,我們也曾跟他獨處,如果他真有什麼秘密或冤屈,定會有所表露,但是他就是一副既已事敗,要殺要剮隨便的姿態.再說,他在四長老他們的控制之下,四長老有極多的法子可以令他有口難言,實在沒有當著我們的面滅口的必要,如此反而會引起我們的猜忌.就算真要滅口,完全可以等到奪回土族,又把我們送走之後,再行下手."

甯禹疆想想也有道理,便不再糾結.

第二天一早,水成壁如期到達,與甯禹疆,水流觴會合,兩方見面都是十分高興.水成壁這段日子都在外闖蕩,人黑了一點,看上去也成熟穩重了一些,不再是那副花花公子,白面書生的模樣.

他是半路上收到水族的消息,水向天發信吩咐他代表水族到土族走一趟,參加族長接任大典,他的母親是土族嫡系長女,與新任族長算是遠房表兄弟,水向天有事未能親臨,由他代表,再適合不過.

收到信後,他匆匆與水族派出的隨從會合,即向厚土山方向趕來,沒想到路上又收到水流觴的密信,稱與甯禹疆一道,需要他幫忙潛入坤堯宮.

想到好些日子沒見的甯禹疆,水成壁恨不得背上生出一雙翅膀,可以馬上飛到她的面前.待真正見到本人,一雙眼睛更是再也挪不開.

土族的事情不便向太多人透露,所以四長老等並未出面,甯禹疆只說是她想借用土族的大輪回盤,但是不好以風族族長身份出面,所以要扮作水成壁的隨從潛入坤堯宮.

這麼鬼鬼祟祟的,還能有什麼好事?說是借用,實際上多半是要偷偷下手吧!水成壁明知道這一點,但是不願意拒絕甯禹疆,所以慨然點頭應允.

本來他也有些擔心甯禹疆這麼做可能會有危險,但是看到自己的大哥也跟她一道,便放下心來,水流觴出了名的沉穩多智,應該不會有問題.

次日中午,水流觴與甯禹疆以易形術變換了模樣,假冒水成壁的隨從,而四長老與九長老兩人則按照計劃裝扮成隨三長老出門的兩名心腹親信,身受重傷,被碰巧路過的水族一行人救起,包紮成木乃伊模樣,放在擔架上一起往坤堯宮而去.

坤堯宮今日賓客如云,各個仙族都派了代表前來慶賀,本來同為五大仙族的土族族長更迭這樣的大事,應由各族的族長親自到賀,但是這次金,木,水,火四族來的不過是長老或者是族長的子侄,土族上下大感面上無光,心里記恨,但表面上仍是一副客客氣氣的恭敬模樣.

風族干脆連代表都不來一個,甯禹疆聽聞之後暗暗好笑,自家人還真是直來直往,不爽的連假裝都懶得假裝.

火族來的是上次在仙魔大戰中見過的大嗓門七長老,金族來的是也是熟人——騷包公子金平眉,而木族來的則是一名長老,看樣子頗為青春,估計是剛剛升任的,反正甯禹疆也不認得.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頭,金平眉正好與水成壁一行同時到達,金平眉先是自己遭遇向水族求親不成,後是他胞妹在水成壁這里惹了一肚子火氣,一看水族來人,眉毛便豎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