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78 心腹大患
幻風寒,幻感冒與四長老,九長老一直隱身在湖邊的林子里,一來是防范三長老突破湖上的法陣逃到岸上,二來是避免三長老帶來的人中有漏網之魚作怪.

甯禹疆與三長老打起來時,四長老忽然開口道:"思徹,機會難得,你仔細看清楚他們的法術應對,三長老是土族長老中的第一高手,雖然此刻環境不利,但也可從他的施法手段學到不少."

幻風寒點點頭,他四肢的傷勢已經大好,可以行走站立,此刻正站在湖岸邊聚精會神地看著湖面上激烈的斗法,三長老使的許多法術他也曾經學過,只是使用的時機與威力遠遠不及,更不要說法訣施咒等等的流暢程度了.

不過他有五長老的全部法力,說不定很快會把三長老的法力也吸到體內,待他恢複人身,只要勤加修煉,水流觴也不會是他的對手!幻風寒不自覺間已經把水流觴看作是他最強大的假想敵.

他也不是土思徹的侍童玉山!他就是土思徹本人!等他重新魂體合一,他會讓所有汙蔑他,侮辱他,傷害他的人統統付出沉重的代價!

這幾天來,他每天看著甯禹疆與水流觴之間的默契與親近,讓他渾身不舒服,仿佛兩個人是認識了很久很久,已經了解彼此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背後所隱含的意思,仿佛沒有人可以插入他們兩個之間.

更令人生氣的是,自從水流觴出現,小惡女不再隨時把裝著他與幻感冒的籃子帶在身邊,有時會單獨把幻感冒放在肩頭上帶著離開,他很擔心哪天她帶著幻感冒走了就再也不會回頭!

她也不再經常對他說話,她的說話對象理所當然地改成了水流觴,換藥喂藥的任務也交給了四長老等人.她常常拉著水流觴去布置抓捕三長老的陷阱法陣,又或者到別處去切磋練功.

每時每刻他都想向著那個可惡的小惡女怒吼:我會比他強,我也以後也可以陪你練功,我長得也不比他差,你不要跟他去!

湖上的斗法從下午一直打到黃昏,終于以甯禹疆與水流觴的完勝結束.不但幻風寒,四長老,九長老看得目眩神迷,連蹲在籃子邊上的幻感冒也興奮得吱吱亂叫.

四長老忽然道:"風族長的仙力明明很強,可是與三長老對戰之時明顯無甚斗法經驗,施展法術並不流暢,真是奇怪."

幻風寒道:"我記得當年曾經傳說她已經身亡,我猜她是用了某種方法在異界重生了,她現在的身體看起來只有百歲左右,對于法術運用又這麼生疏,恐怕也跟這個有關."這個問題他在心里想了很多遍,結合甯禹疆日常的種種言行,很快便可以推斷出大概.他心里還曾為此暗暗高興,幸好小惡女現在只是個小姑娘,而不是四長老口中那個已經六百多歲的風族女前輩,至于為什麼高興,他卻不願意深想,此刻他這個模樣又大仇未報流落在外,想這些未免有些不合時宜.

九長老當年也曾見過風靜語,實在無法把面前開朗直爽又刁鑽野蠻的小姑娘,跟印象中那個溫和恬靜,雍容端莊的女子聯系起來,雖然容貌很像……

"此事讓風族與水族涉入太多……恐怕不妥."九長老只擔心這個,土族雖然沒有公開與風族撕破臉,但是長期以來互不理睬的關系,讓他一時間接受不了與風族聯手去平定土族內亂的決定.

水族雖然是土族的姻親,但是在大多數土族"高層"看來,對水族也是防范多于親密.眼前兩個人,一個是風族族長,一個是水族的未來族長,現在土族的陰私將越來越多地暴露在他們面前,而且還要請求接受他們的幫助,這對于一個土族的老人來說,真是百味陳雜.

幻風寒低聲道:"現在情勢,不得不如此,兩位師父放心,待我重回土族定會努力振興,讓五大仙族不敢再對我族等閑視之,更不會讓妖魔族再有機會侵害我族中人."

四長老與九長老對視一眼,心中大慰.徒弟既然心有成算,他們還有什麼說的呢?

計劃進行得十分順利,雖然三長老對于四長老與九長老的盤問不置一詞,但是人都到了他們手上,剩下坤堯宮中的二長老與七長老便沒那麼難對付了.

水流觴接到消息,水成壁即將在土族族長接任大典前一天到達厚土山附近,到時只要扮成他的隨從,要混進坤堯宮並不難.現在比較麻煩的是他們一直沒能找到六長老的下落,一天沒找到他,幻風寒原本的軀體便一天沒有著落.

最糟糕的是,原本小土狗的身體,是有使用期限的,如果一年內無法找回本來的肉身魂神合一,幻風寒很可能以後會變成無主孤魂,既不能入輪回,也不能再"借殼"重生,永生永世游游蕩蕩,苦不堪言.

還有一個解決方案就是像甯禹疆一樣,找個凡人的軀殼,借尸還魂,問題是,這樣等于法力全失,徹底從仙人成為一個普通凡人.

仙人之間要交換魂魄身體,也是可以的,可是仙人轉世必須魂體俱備,幻風寒用了人家的殼,人家沒殼可用了同樣會變成孤魂野鬼,這樣大的犧牲誰願意啊?!

所以擺在幻風寒面前的道路實在有夠黑暗.

他們已經不敢指望六長老可以把幻風寒本來的殼修補好,只求能夠把殘骸找回來也成,至少這樣也算魂體俱備,到時土族中找個仙人與他換魂,這個仙人吃虧一點馬上帶著殘骸轉世就好,雖然也要犧牲,但是犧牲就小得多了.

所以雖然計劃順利,四長老與九長老依然愁眉苦臉,這個大問題不解決,就是把土族的叛逆殺乾淨也于事無補.

土思衡已經法力被廢,就算沒有被廢,他本來的資質實力也不足以服眾,土思徑就不必說了,他們這一輩的子侄甚多,但全是連土思衡都不如的庸才,現在土思徹已經是土族唯一的希望,如果不能找回他的軀體,他們都不知道該找誰哭去了.

土族經過這一亂,必然元氣大傷,長老滿打滿算連上失蹤的六長老,最後能剩下的就只有三人,要想再培育新的接任人選,那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

偏偏這樣的心事,他們不便對水流觴與甯禹疆明言,只能暗暗著急.幸好現在三長老已經被他們控制住,少了這個大敵,他們可以更積極地去搜尋六長老的消息,而不必怕因此招來殺身大禍.

另一邊的坤堯宮內,因為三長老的遲遲未歸,表面上平靜如昔,幾個大人物卻已經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頭頂冒青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