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69 公平交易
從這些天相處的片言只語中,幻風寒早料到甯禹疆對土族有所企圖,所以也不意外,與四長老一起安然等待她的條件.

"事成之後,我要借大輪回盤一用,請六長老幫忙施展移魂奪舍之法,幫我跟一個凡人的軀殼換一換,再用大輪回盤送到我指定的另一個世界去."甯禹疆也沒必要賣這個關子.

幻風寒之前曾經聽說甯禹疆想變為凡人,回到異世界的家,她有這樣的要求倒也順理成章,不過她不是風族的族長風靜語嗎?她的家明明在這里啊.

關于風族的族長風靜語,他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說是仙族過去百年中的一等一天才,五百歲不到時,法力之高就直追仙族第一強手水向天,而當時水向天已經是了不得的人物了,歲數比起風靜語也大著幾百歲.可惜年紀輕輕便去世了.

四長老說眼前這個少女是風靜語,可是她哪里像六百多歲的仙人,尤其是她經常出現的一些孩子氣的行為,說她一百歲都是高估了.

四長老聽了甯禹疆的條件,遲疑道:"借大輪回盤一用沒關系,但是老六並不能在仙人和凡人之間施行移魂奪舍之法……"

"咦?不是說它原本是人,然後因為身軀受了重傷,所以暫時寄居到死狗身上嗎?為什麼換成*人就不行?"甯禹疆指指幻風寒道.

幻風寒覺得很郁悶,甯禹疆說的每一句都是實話,但她能不能說的委婉一點啊!四長老聽著也覺得有些刺耳,無奈道:"老六的法術其實叫寄魂法比較合適,只能將仙人或凡人的魂魄暫時寄存在某件物件或動物之上.而且寄存時間不能長久,所以他才希望能夠修補好阿……呃……玉山的軀殼,否則期限一過,玉山可能就要成為無主孤魂了."

甯禹疆也不失望,她對于移魂奪舍之事,已經有相當的認識,有沒有六長老幫忙,不過是操作上難易的差別,到不至于因此就辦不成事,所以笑了笑道:"無妨,這個法術我也懂的,到時候我說出方法,讓六長老幫忙協助一些就好."

四長老見他如此有把握,于是也痛快地答應下來.

大輪回盤也有著落了,甯禹疆仿佛看到回家的康莊大道就在眼前,剩下的只要見見冷宮那為太子妃,確定她除了八字之外,命格面相是否合適.

說到這件事,甯禹疆就糾結,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合適,還是希望不合適,如果不合適,就必須繼續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不知道還要耽誤多久,如果合適……她也渾身別扭,真是麻煩啊!

這邊談妥,那邊顏旭羽退朝便匆匆向這邊來了,一邊走一邊盤算著要如何留下甯禹疆,他雖然被甯禹疆的高齡嚇了一跳,但是總覺得就此卻步不太甘心,他這樣的人,從來都相信方法會比問題多,所以只煩惱了一陣,就把這個年齡差距的問題拋諸腦後,專心思考起留人的問題.

甯禹疆已經用實力把宮里所有對她不懷好意的人鎮住了,昨夜皇後派人在宮門前守著,他才打發了征西將軍,就被請到皇後的中宮,皇後幾乎是有些神經質的不斷重複著"甯禹疆是妖怪"這句話,一定要他快快清醒,遠離妖魔,還叫出芷馨與幾名受傷不太重的修道士對著他猛念經文,鬧到最後,他只得傳召侍衛將那些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修道士們統統抓住看管起來.

他還記得,他離開中宮時,皇後那驚恐絕望的眼神,從什麼時候起,他與母後的關系到了如此境地呢?

廉國只能有一個主人,就算是他的母親,也不能試圖染指他手中的皇權,如果他的母後不是太過害怕失去權力,如果他不是太子,或許不必走到這一步吧!或許他也能像兩個弟弟一樣,挨在母親身邊撒嬌,讓母親為他的起居飲食操心.


顏旭羽走進悅水宮時,甯禹疆正拿著剩下的幾片蛋殼喂幻感冒,幻感冒個頭小胃口不小,幾天來已經差不多把當初包裹它的蛋殼吃光了,身上的羽毛濃密了一些,雖然還是灰溜溜的比較丑,但好歹沒那麼狼狽滑稽了,偶然還能說出連貫的三個字,讓甯禹疆頗為驚喜.

"大笨蛋!"甯禹疆一邊喂食,一邊教幻感冒說話,說的自然不是什麼好話.

"大奔,蛋!"幻感冒很努力的一邊吞咽蛋殼,一邊學舌.

"是大笨蛋,來再跟我學一次……"

"大,笨蛋!"算然斷斷續續,總算字正腔圓了.

"對!小感冒真聰明!如果風寒欺負你,你就罵它……"

"大,笨蛋!"幻感冒非常機靈地接著甯禹疆的話道.

幻風寒已經被折騰得沒什麼脾氣了,逆來順受地趴在籃子里啃咬面前的小點心,對于甯禹疆煽動同伴對它進行"狗身攻擊"不理不睬.

這樣促狹頑劣的家伙說她有六百多歲,還是仙族族長?!誰信?!幻風寒和顏旭羽同時在心里搖頭.

甯禹疆喂完幻感冒,抬頭對微笑著坐在一旁默默觀看的顏旭羽道:"我要見見李菀菀."

顏旭羽點頭道:"可以,我與你同去?"

"李菀菀她想見你嗎?"甯禹疆忽然問道.

這個問題把顏旭羽問得一愣,不說李菀菀現在已經成為等待處決的階下囚,就是當初她還是太子妃的時候,也只會有人問,太子殿下想不想見太子妃,而不是太子妃想不想見他.身為未來的國君,他根本不需要去考慮後宮這些女人的意願.

不過既然甯禹疆這麼問了,他也就想了想,李菀菀大概還真的不想見他了,也罷:"我讓張公公帶你過去吧."

冷宮在皇宮的死角了,殘破蕭條,但是李菀菀的生活卻沒有甯禹疆想象的那麼潦倒不堪.雖然不是錦衣玉食,但是也有兩名太監,兩名宮女伺候著,沒了錦緞華衣,金銀首飾的李菀菀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民間女子,可惜一張本來頗為秀麗的臉上滿是陰鷙,讓人看了心里發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