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68 土族秘辛
土族的傳承規矩與其余幾族不同,他們只要是族長的子女,不管嫡出庶出都有繼承權,甚至族長兄弟的兒子中有特別出色的也可以參與到下一任族長的競爭之中.

經過一輪公開的篩選之後,淘汰剩下三名最終候選人,這三位候選人會通過抽簽,分給眾位長老教導,成為直屬的師生,待現任族長過世後就由三位候選人公開比試,決定繼任族長人選.

當年選出的三名候選人分別是拜四長老,六長老,九長老為師的族長嫡長子土思徹,拜大長老,三長老,八長老為師的族長次子土思衡,和拜二長老,五長老,七長老為師的族長親弟庶子土思徑.

這三派相互間的明爭暗斗自然少不了,真正的導火索卻是大長老練功走火入魔提前過世,同為土思衡師父的三長老與八長老向來有些面和心不和,少了德高望重的大長老居中調和,兩人的關系日益惡劣,三長老是土族長老之中法力最強的一人,偏偏土思衡在法力方面天份並不突出,反而對于八長老所教的陣法術數興趣濃郁,如此更加深了三長老的不滿.

三長老自負土族之中除了族長,法力最強的就是他,偏偏抽簽所得的弟子只是族長次子兼庶子,身份上已經吃了點虧,而且弟子在法力方面表現不佳,反而天天繞著那個在他眼中處處不如他的八長老轉,天長日久便開始動了別的心思.

與其將來因為繼承人之爭落敗而失勢,不如現在便先下手為強,選擇與另外兩個候選人之一合作,背叛拋棄土思衡.

四長老,六長老,九長老自恃所教的弟子土思徹既是嫡子,天份又高,學什麼都一點就明,各方面均優于另外兩名候選人,如無意外必然穩操勝券,他們自然不覺得有必要依靠一些不光明的手段取勝,所以一致否決了三長老私下合作的提議.

三長老表面上無所謂,實則心中記恨,改與二長老,五長老,七長老合作,共同扶植土思徑.

土思徑資質本就甚好,可惜身份只是族長親弟庶子,庶出的庶出,地位與土思徹差得遠了,但也正因如此,日後他若成為族長,就必須多多依靠眾位師長長老才能坐穩位置,對于三長老而言,反而比嫡長子土思徹更能滿足他繼續掌握權柄的需要.

他們狼狽為奸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削弱土思徹那方的勢力,所以設下陷阱,栽贓誣陷四長老暗害土思衡,四長老百口莫辯,被驅除出土族,路上更被三長老親自帶人追殺,身受重傷,最後被尚是小少年的廉國太子顏旭羽無意中救起,藏匿在廉國皇宮之中,一藏就是十數年.

直到昨天遇到幻風寒,方才知道他被驅離後土族接連發生一系列大事!先是前段日子土思衡與八長老外出,中途遇襲,八長老慘死,土思衡身受重傷,法力全廢,被火族的火彥陽路過救起送到云夢澤療傷,一直沒有返回土族.

然後是三長老發難造出系列假證直指土思徹幕後主使下手謀殺親弟,逼族長下令取消土思徹的繼承人競爭資格.

土族族長不是傻瓜,哪里肯就這樣隨便聽信一面之辭?

結果某日族長派人請土思徹去他的房間解釋此事,土思徹到時竟發現父親已經被人殺死,三長老與另外幾名長老一湧而出,都指證他是弑父凶手.

土思徹大聲辯白,但是三長老不容他多說就帶人上前圍攻,出手招招致命,聞訊趕來的六長老與九長老拼死攔阻,最後幾人分別逃出,失去聯系不知所蹤.

甯禹疆聽完,想起當日在云夢澤見到的那個受了重傷的土族少年,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土思衡,當時他曾經把她誤認為是襲擊他的凶手,她和風聆語都猜測真正動手的應該是風妍語,照這樣推測,很可能裂原魔君與土族三長老等人有所勾結,而且在通江城時,坤靈錘又出現在五長老手中,更證明了這一系列的事情,背後可能有更大的陰謀.

想了想,伸手指指面前的幻風寒道:"那你又是誰?"

四長老正欲開口,卻聽幻風寒搶著道:"我是,大公子,土思徹……"

"啥?!"甯禹疆大吃一驚,小土狗竟然是土族世子?!

"的侍童,玉山."幻風寒吞吞吐吐說完下半部分.

"切!你有話別一點一點擠行不行,搞得我以為你是土狗小王子呢!"甯禹疆翻個白眼,沒好氣道.

"你們跟我說得這麼詳細,不會就是為了滿足我這個救命恩人的好奇心吧?"甯禹疆雙手環胸,左腳打著拍子一副痞子樣,等著對方暴露"企圖".

四長老性格比較敦厚實在,從前沒有跟風靜語打過交道,沒想到對方說話做事這般直接,幾乎是毫不掩飾,有些尷尬卻也有些放心,之前幻風寒提議與甯禹疆交換條件,請她幫忙對付三長老等人,他還擔心自己拙于言辭難以說服對方,現下甯禹疆全然不繞彎地直接問目的,倒省了他的事.

"我們希望請風族長能夠出手助我們將族中犯上叛逆的惡徒繩之于法!"四長老說完,定定看著甯禹疆,想看出她的意向如何.

風族與土族素無交情,甚至私下里有些互看不順眼,自己貿然提出請對方幫忙,實在非常冒昧,不過幻風寒說她應對土族也有所求,不妨試試,就算不成,以甯禹疆的為人,也不到外邊去宣揚他們的事.

這個小姑娘行為暴力,嘴下不留情,喜歡作弄人,但是總的來說品性光明正大,善良又有正義感,幻風寒與她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卻能清楚感受到這點.

四長老早就對風靜語的人品有所耳聞,加上她既救了幻風寒一命,又毫不留難地交還土族的傳承至寶玄黃石,對她更有好感.

現在他們雖然還未到走投無路的境地,但是要想重新聯系上六長老,九長老,奪回土族族長之位,也萬分艱險,自是希望多一個幫手更好.

甯禹疆能夠把五長老打成重傷,實力之強恐怕與三長老,二長老也不相伯仲,有她幫忙,希望就要大得多了,更不要說她背後還有風族,木族甚至是水族,火族作後盾,一旦發生什麼事情,讓這幾大族聯手施壓,就算三長老能在土族內只手遮天,也奈何他們不得了.

甯禹疆低頭把事情從頭到尾想了一遍,再抬起頭來時,已經是胸有成竹:"我幫你們這個忙,但請你們答應我一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