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67 土狗背後的辛酸史
八個道人之中有三個被氣得當場暈了過去,甯禹疆還待說些什麼,忽然不遠處悅水宮宮門被人強行撞開,跑進來一大群穿著侍衛服飾的人,為首一名溫文爾雅的灰衣公子,正是陸翔容.

有陸翔容自然也有他的隨身保鏢鐵石,兩人一見甯禹疆與躺在地上似乎還有生氣的幾名道人,頓時松了口氣.

"還好來得及時!"陸翔容道,緊繃著的臉放松下來,泛起一絲慶幸的笑意.

甯禹疆拋個白眼道:"等你們來救我早被人害死了!"

"我們是來救可能被你打死的人的."鐵石面無表情道.

甯禹疆一聽就跳起來罵道:"我是胡亂殺人的人嗎?"

陸翔容揉揉太陽穴,苦笑道:"鐵石他心直口快,小仙姑別放在心上."言下之意他也是跟鐵石一個想法,不過沒好意思當面說.

甯禹疆拉長小臉,哼了一聲,打個響指解開了幾名道人身上的縛咒,從已經被嚇成木頭人的婉玲懷里取回幻感冒的小窩轉身就往九曲橋上走.

那個巨大的土人失去了道人們的法力支持,轉瞬便瓦解做一地碎泥.

陸翔容向鐵石打個眼色讓他負責善後,自己匆匆跟上甯禹疆,這個小仙姑性子直爽也開得起玩笑,自然不會在意自己與鐵石的幾句話,但是她在宮里不過一日一夜就接連發生神鳥神獸被害,她本人受到攻擊之事,太子身為主人,面子上不好過,對她也難以交代,自己可得好好分說幾句,免得她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悅水宮內,四長老早已無聲無息離去,剩下幻風寒趴在桌子上,一臉的心事重重.

甯禹疆走過去把它抱起來放到幻感冒身邊,伸出指尖戳戳它的眉心道:"身為我家神獸別一副人人都欠了你黃金萬兩的債主模樣!不然我給你改名做'旺財’了!"

幻風寒撇過頭去不理她,小惡女不高興了,雙手捧著它的兩腮把他的臉扭過來道:"喂,有什麼煩惱就說出來啊,這麼半死不活的看了就煩!"

陸翔容看著她欺負自己的寵物,一句話都插不了口,聳聳肩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饒有興味地看著這一幕,傳聞那只土狗會說話,一路上都沒聽它開過口,不知道今日有沒有那個"榮幸"聽到.

幻風寒知道不讓甯禹疆滿意,自己也別指望能安心想事情,只得道:"我想好,明天,跟你說."

甯禹疆挑起眉頭看了它一陣,松手把它放開道:"好吧!"

轉身正好看見陸翔容一臉驚異的盯著幻風寒看,想到自己從進皇宮以來遭受到的種種"意外",心里大大不爽,走到他面前道:"我今天就回去你家做客如何?"

陸翔容肅容道:"今日的事情絕對不會在發生了,請小仙姑息怒."

"就算再發生,吃大虧的也不會是我!我只是不耐煩,住了一天還不到,就搞出這麼多事,你繼續替你家太子留客,天知道明天宮里那些人又會出什麼新花招?今日我手下留情,難保哪次把我惹火了下重手,到時大家面上都不好看."甯禹疆就事論事道,說真的她有些同情住在這宮里頭的人,這麼神經兮兮,一點風吹草動就斗雞一樣撲上去瘋狂撕咬,日子過得也太變態了.


陸翔容苦笑道:"剛才在外邊襲擊小仙姑的,已經是我廉國宮內能動用的最強的修道士了,小仙姑露了這一手,就算我們什麼都不做,短時間內也不會有人敢向你挑釁."

甯禹疆冷汗一下!外邊那些蝦兵蟹將竟然已經是大內頂級高手?!這個凡人跟仙人的能力差距果然有點大啊.

"你們太子堅持把我留在宮里作客是想干什麼呢?"莫非想收買自己當他的保鏢?他也太異想天開了吧,

陸翔容道:"太子殿下的想法又怎會盡數告知屬下?不如小仙姑晚上親自問太子吧."太子大膽的念頭他一清二楚,只是怎麼敢當著這個小仙姑說出來?

晚上顏旭羽沒來,宮中為了慶祝西陲大捷大宴群臣,宴後顏旭羽又親自找見征西大將軍一番勉勵嘉獎,搞定一切後已經深夜.

第二天一早,幻風寒不知用什麼方法與四長老聯系上,把他請到了悅水宮來一陣密談,然後又把甯禹疆請過來,還摒退了所有的宮女太監.

宮殿里靜悄悄地只有兩個人加一雙禽獸,甯禹疆的眼睛看看司長有又看看趴在四長老身邊的幻風寒,知道它打算對自己攤牌了.

因為幻風寒說話還不太利索,所以由四長老代表發言:"風族長救了我侄兒一命,便等于救了老朽的姓名一般,老朽與侄兒商量過,有些事便對族長明言了也沒關系."

"你侄兒?"甯禹疆指指幻風寒,神情有些古怪,四長老明明是人,怎地侄兒竟是條小土狗?

四長老神色有幾分尷尬,繼而悲憤道:"我侄兒是被他們所害,六長老倉促之下拼命將他救出,無奈他真身被毀傷太過嚴重,只好暫且把他的魂魄收集寄予路邊一只死犬身上."

甯禹疆同情地看了幻風寒一眼,忽然想起一事,問道:"六長老很擅長移魂奪舍之法?"

四長老點頭道:"是的,這事就是族中之人,知道的也不多.為了掩人耳目,老六與我這可憐的侄兒分頭逃命,六長老帶著他的真身離開,一來看是否可以引開追兵,二來也希望能夠找到隱秘的所在,為我侄兒將真身重塑."

甯禹疆點點頭表示了解,心中打起了小九九,如果能夠找到這位六長老幫忙,估計自己借尸還魂穿越時空回到原來世界的計劃會順利很多!

四長老醞釀一下情緒,重新把"歪掉的樓"拉回來,說起了一切事情的緣由.

土族的坤堯宮乃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堡,而居住在其中的土族仙人比起其他五大族的仙人要神秘得多,他們與其余各族的交往不算特別密切,對于族中之事更是諱莫如深,所以就算是當初見多識廣的風族族長風靜語,對他們的了解也很有限,更不要說只擁有了風靜語百年記憶的甯禹疆了.難得有土族的內部資料可以八卦,她也不免心生好奇.

◆◇◆◇◆

慚愧的說,這是昨天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