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66 土得掉渣
甯禹疆抱著幻感冒在悅水宮的湖岸旁曬太陽,不是不好奇幻風寒跟四長老的關系,不過她尊重別人的隱私,雖然救了幻風寒的命,但不代表就可以對人家的事情指手畫腳,所以它與四長老相認之後,她很主動地抱著感冒到外邊來,留他們兩個在里面私聊.

不過她不去找事,卻有事來找她,芷馨在悅水宮里"被襲"事件她雖然沒有主動去找皇後告狀,卻自有人報到皇後面前.

廉國素來信奉土族大仙,宮里雖然沒有像岳薇那樣的仙族親傳弟子,也有不少修煉土族法術的修道士.尤其皇後一族中,就有好些修道頗有成就之人,否則當初芷馨也不會那麼好運就讓岳薇撞上.

這些修道士平日由皇後一族奉養,也有不少被以各種名義召集在宮中,他們清心寡欲,等閑事情自然請不動他們.不過當芷馨隱約向皇後透露,甯禹疆可能是妖魔化成,意圖迷惑太子一事之後,情況就不同了.

修道士別的可以不管,但除魔衛道,是他們的重要行為准則之一,所以皇後口諭傳下以後,他們幾乎沒有任何意見地就飛快秘密聚集起來.

皇後在宮中的眼線來報,說太子在悅水宮中用過午膳,就出城去迎接征西將軍回朝了.征西將軍在邊境與蠻族交戰捷報頻傳,成功阻止了蠻族在邊境的劫掠,更收複了百里土地包括幾個重要的關隘,可保廉國未來至少數年內不受蠻族侵擾,這樣的大功勳,太子必然要隆重其事地對其進行封賞,這一番犒賞閱兵等儀式下來,不到天黑根本分不開身離去.

這簡直就是天賜的"除魔"良機,皇後本來沒打算把事情做絕,但一想到兒子最近與自己關系如此冷淡,卻對一個來曆不明的美麗少女殷勤不已,一咬牙心道:就算做錯了,他還是我的兒子,即使他登基為帝,也必然要尊我為太後,他還能把我怎地?最壞不過是無權無勢守著一個名位終老,任由情況如此發展下去,我也逃不掉這樣的命運.如果那小丫頭真是妖魔,殺了她,皇兒也只會多謝我!

明知道這不過是為自己找借口,但是皇後已經待不住了,皇帝頂多還能熬上那麼兩三個月,太子要削弱外戚權柄的態度昭然若揭,她如果不趁現在做點什麼,皇帝一死,她就真的什麼也做不了了.

甯禹疆在湖邊的柳樹下教幻感冒說話,幻感冒才出生數天,進展卻遠快過正常的人類孩童,已經可以學著說一些雙音節的詞彙,只是發音不准,經常把甯禹疆雷得東歪西倒,大笑不已.

婉玲在旁邊伺候,本來很是拘謹,但是看著這一人一鳥的滑稽對話,還能繃得住臉的那絕對不是正常人了,不過一陣人就漸漸放松下來.

湖邊笑語不斷,婉玲卻忽然覺得頸後一陣發冷,忍不住哆嗦一下,甯禹疆斜了她一眼道:"有人來鬧事,你先回去吧,免得等會兒殃及池魚."

婉玲嚇了一跳,道:"太子吩咐,奴婢要好好伺候小姐,如果擅離職守,要受重罰……"

"好吧好吧,你留下就是了,還好來的人比較弱,我護得了你."甯禹疆無奈地打斷她的話.心道,真不知那個混蛋太子是想找人伺候我還是想找人拖累我!

"你幫我抱好感冒!"甯禹疆一手把裝著幻感冒的籃子塞給婉玲,看似隨意地跺了跺腳.

"嗷!"一聲慘號從地底傳來,婉玲嚇得手一抖差點把籃子掉到地上.

只見湖岸邊甯禹疆腳下的泥土忽然塌下去一點,從那個位置開始土地一陣抖動,似是底下有什麼動物一路拱挖著往外奔逃,順著土地抖動的方向清楚留下一道翻動過的痕跡,一路延伸到幾丈之外樹下,泥土破開,跳出一名黃衣道人.


這名黃衣道人鼻青臉腫,喝醉酒了一樣東搖西晃,好不容易扶著樹干站穩.

"啊!妖怪!"婉玲抱著竹籃一閃躲到甯禹疆身後.甯禹疆挑挑眉頭,挽著婉玲的手臂在地上左一步右一步地亂走,每走一步幾乎都能聽到地底下傳出一聲慘呼,然後剛才的情景又再重演一遍,不過半柱香不到的時間,本來平整的湖岸土地像被人徹底翻整了一遍,附近多出了八名一身狼狽黃衣道人,有三個甚至半截還陷在泥地里,爬不出來.

"好好的路不走,偏要學土撥鼠挖地洞,也不怕挖錯方向挖到湖里成了一只水鬼!"甯禹疆對于恥笑敵人向來不遺余力.

八名道人怒目而視,其中一人道:"妖女,還敢囂張!"說著與另外五個尚可直立的道人圍成一圈,一人在中間四人居外圍盤膝而坐,各拈法訣,地上的泥沙有生命一般從四面八方向著甯禹疆撞去.

這樣的攻擊在甯禹疆看來連撓癢癢都算不上,那些泥沙石塊在她身周三尺以外就被無形風牆擋住了去路,紛紛倒飛出去,砸向那五個作法的道士.一時間五個人從頭到腳都是泥沙,變成了活生生的五個土人.

幸好甯禹疆發現這些不過是學了道法仙術的凡間修道士,所以下手甚輕,否則這五個恐怕要變成血人篩子了.

五個道人從來不曾見過這樣的強手,心下駭然,手上法訣一變停下了泥沙攻擊,婉玲嚇得目瞪口呆,正要松口氣,忽然見面前地上泥土像有生命一般快速糾結成團,泥球越滾越大,然後便開始往上長高,很快分出四肢頭腦,變成一個足有三丈高的巨大土人,揮動雙臂就向甯禹疆打去.

甯禹疆咦了一聲,這個法術好眼熟,不正是自己剛來時,與水流觴一起在去云夢澤的路上,遇到土族七長老所施展的法術之一嗎?

仔細一看,看著相似,實質卻差多了,七長老是以禦土術變出多個土人同時襲擊,那些土人即使被破,于他並無損傷,當時的情況,他不過是用土人作障眼法,讓水流觴分不出那個是土人,那個是他的真身,無從防備他的雷霆一擊.

而這五個道人,卻是以全身法力精血來凝結的這個土人,一旦他們收功之前土人被損毀,他們也會遭受同樣的創傷!

甯禹疆不想隨意殺傷凡人,指尖隨意在空中點畫幾下施展了一個"縛咒",將土人牢牢套住使之不得動彈,五名道人果然也像被繩子套住了一般動都動不了.

另外三個陷在泥地中的道人見到這種情況,拼命想爬出來救人,無奈他們根本是自顧不暇,掙了半天還是爬不出來,情狀十分滑稽.

甯禹疆走上前去笑道:"你們幾個笨蛋,好壞不分就上門來找死,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見血,這便解開'縛咒’,你們自己收功滾蛋,如何?"

坐在正中的一名道人雙眼圓睜,目眦欲裂,大聲怒喝道:"妖女,要殺便殺,何須多言?!"

甯禹疆看著他滿臉泥沙,一雙眼像埋在土堆里一樣,一說話臉上嘩啦啦掉下來一層土渣,實在非常搞笑,忍無可忍捧腹大笑起來:"幾個土得掉渣的土人,裝什麼好漢啊!啊!我想起一句俗話,泥人也有幾分土脾氣!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