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52 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五長老也看出甯禹疆在坤靈錘的攻勢下動作越來越慢,臉色更是白得幾乎透明了,知道她再撐不了多久,心中高興,更加出力地揮舞坤靈錘.

正當他以為即將得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轟隆一聲,一團烈焰在坤靈錘的大錘頭上爆開,溫度之高,當場把五長老的胡子頭發都烤焦了.

他正暗自慶幸手臂用了石化術水火不侵之際,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咔啦一聲輕響,從坤靈錘上掉下一小塊東西,五長老心知不妥,一眼看去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掉在地上的那一小塊,分明是坤靈錘上的一部分,雖然只是很小很小的一塊……但是,但是……這是土族傳承上萬年的寶物,水火不侵,自練成起從無分毫破損,就算是迎戰仙族一等一的重兵器又或是神兵利刃也不曾留下一絲一毫痕跡的坤靈錘!怎麼可能會被敲下一小塊?怎麼可能?!

咔啦!又是一聲輕響,這次從坤靈錘上掉下了更大的一塊,擲地有聲,五長老幾乎要崩潰了,這雖然還算不上土族至寶,但是也是族里排得上前十的寶物,竟然在他面前莫名其妙地開始碎裂!而對方根本連碰都沒碰過自己手上的坤靈錘!

一定是剛才的烈焰!但是什麼火這麼猛竟然能燒壞坤靈錘啊?!

甯禹疆看到這一幕知道自己方法湊效,心花怒放之下毫不放松又是一團烈焰在錘頭上爆開,火光過後,坤靈錘應聲裂成幾大塊掉落地上.

與此同時,五長老用法術石化的雙臂竟然一並斷裂.甯禹疆出招之前沒有想到他會這麼配合地把自己的雙臂化作硬石,結果本來只針對坤靈錘的熱脹冷縮裂石法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奇效,一並將五長老也重創了.

五長老肩膀以下的手臂部分因為之前用法術封住而且又臨時化為岩石,所以並沒有感到多大的痛楚,但是清晰看到自己短臂,那種可怕的感覺依然令他瘋狂,悲憤之下厲聲大吼拼著同歸于盡,以身作錘傾盡全力就向甯禹疆撞去!

甯禹疆此時已經被逼到公堂一角,所有的退路全被封住,而她本人因為剛才的惡戰也已經精疲力竭,眼睜睜看著五長老的身影似乎化作巨大無比的石塊向著自己砸來,只得舉起雙臂相迎,心里苦笑著想:真是開心得太早了,光顧著想辦法收拾那只破錘子,沒想到錘子壞了還有這個用錘子的強手等著呢!

雙臂碰上五長老的身子,一股足以致命的大力向著甯禹疆湧來,就在這生死一線的時刻,忽然她感到臂上一股熱力傳來,眼中似乎看到一片五彩光華,所有的壓力驟然放松,就見已經與自己相距不到一尺的那張老臉猛然一陣扭曲,眼中現出驚恐又絕望的神色,然後,以比來時更要快上幾倍的速度向後倒飛出去,直直撞倒公堂一大片磚牆,跌倒在院子里的瓦礫之中.

發生了什麼事?

甯禹疆慢慢站直身子,不解地看看自己完好無損的雙臂,本來以為不死也要成楊過的,怎麼現在一點事情都沒有呢?倒是那個差點慘勝的五長老變成了十足的慘敗.

五長老癱在瓦礫之中一動不動,出氣多入氣少,似乎馬上就要不行了,甯禹疆勉力招手把保護著陸翔容等人的光球帶回地面,光球一解開,就見阿土仔努力挪動著身子想爬出竹籃往五長老那邊去.

甯禹疆看它那副東歪西倒站了半天沒站起來的笨拙德行很想笑,但卻笑不出.手臂上的熱燙感覺越來越清晰,眼前的五彩華光正是從發熱的部分放射出來的,她現在已經可以確認這些不是幻覺!

心中若有所悟,左手探入右邊袖子里一摸,發熱的果然是那枚蛋化石,把它捧出來一看,原本灰溜溜毫不起眼的外表,此刻正發射出一片彩虹般的燦爛光芒,光線並不刺眼,但是卻讓人無法看清蛋化石本來的形狀.

莫非真的是鳳凰蛋?!

甯禹疆顧不上什麼五長老了,盯著這個隨身帶了好些日子的怪蛋努力回想風族當年那位祖先留下的關于鳳凰神鳥的記錄.好像那個蛋確實是有五彩流光,恍如明珠一樣,然後……

咯咯!咯咯咯!聲音聽著像有什麼硬東西在啄蛋殼!鳳凰要出生了?!

甯禹疆這邊的動靜大,終于把本來想先管五長老死活的阿土仔的眼光也吸引過來.雖然他不知道她手上捧的什麼東西,但是卻有預感錯過這一幕將會後悔終生.

大家全神貫注准備圍觀新生命又或是靈異事件發生,那個蛋終于不負眾望地被里面的小生物啄開!

起先是小小的一塊,然後是大一點的一片,再然後,半邊的蛋殼碎裂開來,正當甯禹疆屏息靜氣准備迎接傳說中純淨潔白優雅高貴的頂級神鳥現身之際,一個濕淋淋的灰黃色腦袋從蛋殼里探了出來,尖尖的嘴巴,一雙小小的黑色眼珠嵌在半禿的腦袋上,顯得格外地傻,呆呆的有幾分無辜地看著甯禹疆,細小雜亂的羽毛貼在皮膚上,似乎可以看見青筋和纖細的血管脈絡,瘦巴巴一副營養不良的落魄模樣.

"呃,丑小鴨?"甯禹疆大失所望,努力自我安慰,現在難看,說不定其實是天鵝家的種.

吱吱!"丑小鴨"發出幾聲尖細的嘶鳴,似乎在抗議甯禹疆混淆它的品種.

"靠!原來是個雞蛋!"甯禹疆郁悶了,明明應該是個鳳凰蛋啊,怎麼生出來的是只丑小雞?!

圍觀群眾齊聲發出一聲惋惜的長歎,從這麼個神奇又漂亮的蛋里破殼而出的東西外貌反差怎麼這麼的大呢?

甯禹疆跟丑小雞大眼瞪小眼,瞪了一陣後,終于失望地確認,自己沒有看錯,還是很丑,一點點變漂亮的跡象都沒有!

算了,長得丑沒關系,從剛才的表現看,雖然不太像鳳凰,但也必然是某個品種的神鳥,否則不會還沒出生就先救了自己一命.這樣說來,這只丑小雞還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作為一個三觀端正的有為少女,不該以貌取人……呃,是以貌取鳥.

五彩華光隨著丑小雞的破殼而出,漸漸暗淡直至完全消失,飽受驚嚇的三人一犬也終于轉移視線,看清了面前風族美少女的容貌.

真的好漂亮!尤其眉心那一個小小的泛著水晶般光彩的圖騰,嵌在雪白的肌膚之上,將本來清麗無匹的小臉妝點出幾分神秘魅惑.

這時他們完全相信,甯禹疆是仙女,凡人哪有這樣美麗的容貌與發色?!

阿土仔仰頭看著甯禹疆,不得不承認心跳快了好幾拍,一雙狗眼睛變成兩個心形,幾乎忘記了這個女子之前的促狹潑辣與惡形惡狀.

甯禹疆想起重傷癱尸在外的五長老,一手挽起裝著阿土仔的竹籃,一手把丑小雞連蛋殼一並放在籃子里,對阿土仔道:"借你的窩暫時安置一下丑小雞,你不要嘴癢去咬它哦.我們去看看那個臭老頭死了沒."說著招手讓陸翔容等人一起過去"驗尸".

五長老癱在一堆碎磚破瓦上,臉色灰敗,一雙黃褐色的眼珠渾濁不清,七竅流血受傷極重,身體虛弱抽搐著,仿佛下一刻就要斷氣了.

甯禹疆在他身邊幾尺外凝神觀察一陣,確認他沒有反抗之力,這才小心地走過去.

五長老仰望著她,眼中透出不甘與不解,斷斷續續道:"你……你……為,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興許是老天看你做的壞事多,所以借我的手收拾你吧."甯禹疆面上滿不在乎,心里卻在打鼓.打人她打過不少,殺人可沒做過,也不想在這個臭老頭身上破戒.

伸手去探探他的脈搏,汗啊!心脈都快要斷掉了,不曉得丑小雞剛才用了多大的法力,竟然把他傷得那麼重.仙人一樣會老,身體機能一樣會衰竭,這個五長老年紀大又受了這樣的重傷,就算現在自己把身上療傷藥都喂給他吃,也救不了他了.

阿土仔的腦袋從竹籃邊緣探出去,冷冷俯視著地上的五長老,這個禍害土族的叛徒就要死了,可惜不是死在它的手上,真是可惜!土族犧牲的親人族人們,害你們的人馬上要死一個,另外幾個也不會得意多久,你們安息吧!

陸翔容輕聲咳嗽了兩下,對甯禹疆下跪行禮道:"在下有眼無珠,向小仙姑謝罪."身後的蘇大人和鐵石也一並誠心誠意地跪倒拜下去.

今日如果不是有甯禹疆在,他們三人必死無疑,雖然一定程度上,這個禍患是她引來的.

沒想到全國上下一直以來供奉的土族大仙竟然如此卑劣不堪,跪在地上的三人百感陳雜,說不清心里是什麼滋味,既有死里逃生的喜悅,也有信仰崩坍的悲涼無措.

甯禹疆一閃身讓了開去,口中不耐道:"男兒膝下有黃金,沒事別到處亂跪.陸大人,我來找你什麼事你應該記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