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50 勁敵
甯禹疆大搖大擺走進府衙的時候就覺得有些不妥,往日這里總會蹦出幾個不長眼的衙差,盤問一下來者何人竟敢大膽擅闖官衙之類的廢話.

今天卻靜悄悄的,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甯禹疆第一個想到的是著名的"空城計",莫非陸翔容最後什麼都沒找到,所以擺個空架子想把她嚇跑?

搖頭笑一笑馬上否決了這個猜測,陸翔容手上還有個候補的太子妃呢,再說他那樣的人雖然不見得光明正大,但是信用還是有點的.

正在胡思亂想,身後傳來轟隆一聲悶響,府衙大門不知被誰關上了還上了門閂.

有埋伏?!

正覺得有些詫異,一名衙差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冒出來,低聲說了一句:"大人請小姐里面相見."

甯禹疆上下打量他兩眼,笑了起來,做了個"請帶路"的手勢,提著籃子大步跟著他走進府衙正中的大公堂.

公堂之上見不到半個衙差,明鏡高懸的巨大牌匾下,蘇大人苦著一張臉坐在正中,陸翔容與鐵石站在他身旁,三個人一言不發,眼睛抽筋似的猛向她打眼色.

甯禹疆尚未來得及跟他們進行進一步的眼神交流,身後再次傳來大門關閉上門閂的聲音,忍不住低頭對籃子里一臉緊張的阿土仔道:"一般關門了就該放狗,不過你現在跑都跑不動,不要說咬人了,唉唉,也指望不上你啦."

阿土仔瞪眼,你這個不知死活的現在還有心情說笑!

身後傳來一聲冷哼:"臭丫頭,抓住黃金甲的人就是你吧!"

甯禹疆施施然將手上的籃子往陸翔容三人方向一拋,轉身道:"你才臭,隔幾里遠都能聞到你身上那股土腥味!那只穿山甲是你家的?虧你還敢找上門來,這里死了十多個人,正要找你算賬!"

剛才帶著甯禹疆進來的那名衙差抬起頭來,一雙褐色的眸子精光閃動,冷然道:"明知是陷阱還敢進來,你膽子倒是不小."

甯禹疆笑道:"藏頭露尾的小賊有什麼好怕的,讓我猜猜你是誰……嗯,看看你屎黃色的頭發,死魚一樣的眼神,還有從里到外散發出來的土味,無論你在哪,都好似綠葉上的屎殼郎一樣,那麼鮮明出眾!不用問肯定是土族派出來的走狗啦!"

她討厭土族不是一天兩天,所以一開口就毒得很,根本不留一點余地.

化身作衙差的土族仙人被氣得臉色快跟須發一般顏色,猛地暴喝一聲,身上的衙差官服裂成片片碎布飛散出去,露出內里一身土黃色的布衣打扮,一張臉飛快地扭曲變形,眨眼之間容貌已經與之前全不相同,一張臉上皺紋密布,竟然還是個從前認識的"故人"!

甯禹疆歎道:"嘖嘖!竟然是土族的五長老,真是精彩!我說呢,土族怎麼淪落得連妖魔族都不如了?淨干些傷天害理的缺德事,原來是因為有你這個老而不死的精英領導啊!"

這位土族五長老正是當日曾經在她到云夢澤的路上,襲擊她與水流觴的其中一人!

阿土仔見甯禹疆竟然認得自己的大對頭之一,心中對她的來曆更感好奇,不過同時卻也心安不少,這個丫頭既然知道對手的身份還能如此鎮定,想必是有兩把刷子的.

陸翔容雖然不能動不能說話,但是雙方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心中各種念頭幾乎將他們一貫以來的信念擊垮!那害人的妖怪竟然真是土族大仙的手下,廉國供奉土族大仙多年,偶像幻滅的感覺著實令人極之難以接受.

甯禹疆看到他們震驚的神情,笑著對五長老道:"虧得人家一直誠心供奉你們土族這些大仙們,你們竟然狼心狗肺地放縱手下的禽獸禍害廉國國民,真真無恥得可以!"

五長老陰冷一笑道:"這里的人不會有一個能夠活著離開.別人只會知道,通江城來了女妖,害了府衙幾名官員,幸得土族大仙親自出手,才將妖怪殺死,沒有讓她禍害平民百姓."

陸翔容等三人聽了這樣的話,神色一凜,土族大仙何等厲害,要殺死他們幾人易如反掌,再編造一番說辭,恐怕廉國上下也不會有人懷疑!一時間害怕憤怒幾乎漲破胸膛,習慣信奉土族大仙是一回事,不代表已經虔誠到可以任他們宰割,成為他們陰謀下的犧牲品.

話說到這個份上,甯禹疆也不再多廢話,向著陸翔容與阿土仔方向一彈指,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瞬間將他們包裹在其中.光球之內,陸翔容等三人覺得身上一松,重新有了活動和說話的能力.

待會兒打起來法力控制不好很可能誤傷無辜,還是先防著的好.

五長老見到她這一手神色一變,這是風族的法術!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女馬上讓他記起仙魔大戰之時甯禹疆易容出戰的事,這個丫頭不會正是接了魔主三招的那個風族小族長吧?!

土族當日為了協助甯禹疆順利出戰,族長與大部分長老都留在云夢澤內阻撓水向天與風聆語兩人,而五長老恰恰是留在大戰現場壓陣的那一個,甯禹疆的厲害他是親眼見識過的,心中暗叫麻煩.

這個臭丫頭怪招頻出,自己與她對戰根本沒有必勝把握!該死的,黃金甲什麼人不惹,怎麼偏偏惹上這盞一點都不省油的燈?!

最近聽聞風族正在巽風崖上重整旗鼓,這個臭丫頭不是應該在族中處理事務嗎?怎地偏偏出現在凡間,還正正出現在此處壞他的好事?

但是此刻已經騎虎難下,其余幾個凡人能不能殺死並不重要,如果今天不能將著臭丫頭擒獲或殺死,一旦她返回仙族中張揚此事,自己與那幾名合作伙伴的圖謀就很可能毀于一旦!

還有玄黃石和那個從土族脫逃出來的漏網之魚……五長老一咬牙,知道今日將是一場苦戰.不過幸好,他身上還帶了一件秘密武器!

想到此處,五長老信心大增,喝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風族那無恥賤人生的雜種!今日老夫便讓你知道我土族的厲害!"甯禹疆就是風靜語之事,現在知道的人極少,所以五長老依然認為她是風靜語與某個不知名的男子生下的私生女.

"你土族自然厲害,自相殘殺,臨陣退縮,遁地逃跑的功夫都是一等一的好呢!簡直教人歎為觀止."甯禹疆反唇相譏,卻不理會他的汙言穢語.就讓他繼續誤會好了,反而對自己有利.

甯禹疆表面上輕松,實際上也知道五長老是個勁敵,之前曾經見過水流觴與七長老的對決,這個五長老比七長老法力更勝一籌,自己手上沒什麼趁手的法器,光憑借新煉成的氣體武器,不見得能夠取勝,尤其這個老家伙曾經在仙魔大戰上見過自己使用,先有了防備,要贏他就要多花點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