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之卷 139 鏡子筆談
三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甯禹疆一個人要在通江城找出"土地怪",確實有點難度,根本連他什麼時候會出現,出現在什麼地方都毫無頭緒.就算想要引蛇出洞,前提也需要先找到蛇洞才行.打架她很擅長,可是找人,或者說找怪,她就沒轍了.

書到用時方恨少啊!甯禹疆現在很後悔,當初應該多看幾本偵探懸疑小說之類,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茫無頭緒之下,把自己的隨身物件都抖出來,看看有沒有能夠幫的上忙的法寶.

全身上下唯二的裝飾品,一個是水成壁送的水晶手環,基本上只能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拿來聽聽音樂舒緩一下,屬于風能驅動的p同類型產品;二是柔兒在她離開巽鳳崖前,連夜趕制完成的額飾,雖然是趕制,但是手工毫不含糊,翠綠色的錦帶上盛開著一朵朵姿態各異的白蓮,清麗逼真得仿佛可以看到它們在風中搖曳盛放.

看到這個就想起水成壁和柔兒兩個朋友,不知道他們現在如何了,阿壁游蕩到什麼地方去了,有沒有順道迷倒幾個小美眉,柔兒的金針術修煉到什麼進境,是不是還整天一副小媳婦模樣任人欺負……

脖子上掛了一顆隱氣珠,是反追蹤和逃避身份鑒定的法寶.剩下的除了懷里的散碎銀兩銀票,就是放在袖子里乾坤袋內雜七雜八的藥物法器之類了.

首先掏出來的是從毓秀童子那里硬要來的照夜明珠,和已經沒有法力的風環.

然後是一大堆瓶瓶罐罐,那是離開云夢澤時,水瀟寒給她准備的療傷藥,小寒那時還打趣說:"我估計你是不會有機會用在自己身上了,留著給那些撞在你手上的倒黴鬼用吧."後來還真的一語成讖,她沒用過,毓秀童子,水成壁還有在仙湖城里被木瑕雪手下打傷的苗氏父子,倒是"享用"過了.

再然後是水瀟寒的母親,八夫人能夠提供的精元對于修煉魔功幫助有限,但是這些精元之間不會有所沖突,進展速度慢一些,不過勝在安全.

而且凡人在妖魔族眼中就跟可以隨意宰殺的雞鴨一般,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吸食他們的精元要比吸食仙魔兩族的要簡單得多.

而選擇十多歲的少年男女,則更好理解,因為這個年齡的凡人,正是處于精元最為旺盛精純之時,年紀更小的或更大的,精元不是太少就是太雜,吸了跟沒吸差不多,凶徒自然懶得下手.

水流觴的看法是,能夠看上凡人的精元的,多半不是什麼法力高強的妖魔,但是要從妖魔界進入人界,等閑妖魔是辦不到的,加上作案時間都是夜間,證明他本身對凡人也有忌憚,所以大概會是人間修煉魔功有小成的凡人所為.

這個凶手的法力不高,但是要提防他的土遁術,只要讓他遁到地下,那想抓他就會很有難度.至于追蹤線索,妖魔身上會帶有他最後一個吸食精元的人的氣味,這種氣味至少要一兩個月才會消散.

由始至終,水流觴都沒有指點甯禹疆應該如何抓捕凶徒,只是提供一些有利于她行事的信息,引導她自己想出方法解決.

兩人的"短信"交流終于暫告一個段落,甯禹疆忽然聽到窗外一聲雞鳴,窗紙泛出帶著微黃的白光——竟然已經天亮了!下回要發明個能夠語音通話的法器出來,否則這麼筆談實在太耗費時間了!

放下水晶鏡子,又摸了摸袖中乾坤袋,看是否還有其他什麼東西,一摸之下,不由得一愣……圓滾滾,滑溜溜,取出一看,正是在海上無名火山島上帶回來的紀念品——那個鳳凰蛋化石!

她明明記得出發前把它放在巽鳳崖瞳苑里的,現在怎麼會再出現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日出光線變化的關系,本來灰不溜秋毫不顯眼的蛋形石頭慢慢染上一層淡淡的金黃光暈,摸上去暖洋洋的,甚是舒服.而且更讓她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述的親切感,就像……就像從前大表哥的兒子出生時,她在醫院里親手抱起他時的感覺,那是一個與自己血脈相連的小生命!

這個蛋化石有古怪!

莫非還真的是鳳凰蛋不成?!甯禹疆捧著蛋化石左看右看,滿心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