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117 風流血債
鳳十五先生低頭看著手中一塊白玉雕琢成的玉佩,半餉長歎一聲道:"事情總要有個了結,既然由我而起,又怎可無端牽累旁人,她……我並非打不過她,實在是有愧于她."

幾名小童相顧無言,都有些憤憤不平.

卻聽主人繼續道:"這蒼梧丘上有密道通向山下安全之處,你們待小族長離去後,就即刻進密道離開.待老夫解決此事,再召你們回來."

小童子們十分忠心,紛紛表示要留在蒼梧丘與他共禦強敵.鳳十五先生板起臉道:"你們留在此處有何用?她殺上山來,還需老夫分心照顧你們.老夫修煉已過千年,自信對付她也綽綽有余,你們無需多言,快快回房收拾一下下山去吧!"

話說到這個份上,小童子無法,只得聽話退下.甯禹疆偷聽了這幾句,大約猜出是有人要找鳳十五先生的晦氣,而他對于來找晦氣的"魔頭"態度卻頗有幾分曖昧——似乎是曾經對那"魔頭"做過某些虧心之事.當下也不多言,偷偷繞到幾名童子的住處附近,待他們走近了,才笑眯眯地跳出來問道:"我想向你們打聽些事,可以嗎?"

幾個小童子被她的突然出現嚇了一跳,看清楚是主人十分尊重的小貴客,這才放下心來.為首一個小童子問道:"小族長要打聽什麼事?"

"是不是有人要找你們先生的麻煩?那人是誰?"

小童子與另外幾名小伙伴互相對望幾眼,終于轉頭對甯禹疆道:"小族長,你幫幫我們先生吧!"

仙魔大戰之後,鳳十五先生曾多次提及甯禹疆的神奇法術,幾個小童子心目中,這位小族長年紀雖小,但卻是非常厲害的人!

從幾個小童子口中得到的信息,今日清晨,蒼梧丘的一名仆從下山采買時,發現回首碑上塗滿鮮血,碑下一名小小嬰孩慘死于繈褓之中,嬰孩尸首旁寫著幾個血字:

日落之時,鳳十五死于碑下!

落款寫的是"嬰血夫人".嬰孩繈褓之上放了一個小小的白玉佩.

嬰血夫人成名不過幾十年,乃是妖魔族的"後起之秀",以嗜殺嬰兒而得名,手段極是凶殘,但由于法力高強行蹤隱秘,仙族中人多次追剿均告失敗,反而折損了幾名高手.三界之中傳言,此女的法力之強很可能僅次于五大仙族的族長與長老.

蒼梧丘上已經多年不曾發生過流血事件,仆從急急返回稟告,鳳十五先生到現場看了,吩咐仆從妥善安葬尸體,清理乾淨回首碑上的血跡,便帶著那塊白玉佩回到莊子里遣散所有侍從童子.

"那個嬰血夫人,你們先生認識?"甯禹疆猜她定是來尋仇的,就是不知道兩人之前有什麼恩怨.

小童子搖頭道:"我們沒聽先生說起過,不過……不過先生看到那塊白玉佩時,似乎受了很大刺激,說了很多句'是她……是她……’,也許從前是認得的吧!定是這女魔頭曾經做過什麼壞事落到先生手中,吃了大虧,所以來尋仇!"小童子握緊拳頭咬牙切齒道.

甯禹疆笑了笑,按照鳳十五先生說的什麼"有愧于她",很有可能是年輕時惹下的風流債找上門!電視劇上不都是這麼演的嗎?弱女子遇上負心漢,被始亂終棄後性情大變,苦練邪功嗜殺如命,只為了報複心上人……這不就活脫脫的李莫愁嗎?

但是不管原因為何,這樣殘殺無辜嬰兒,都是天理難容的惡事!

再問了幾句也問不出什麼,甯禹疆承諾會留下對付嬰血夫人,打發幾個歡天喜地的小童子離開.看天色尚早,距離日落還有大半天時間,便去找水成壁商量一下.

水成壁聽了這事卻並不緊張:"鳳十五先生雖是凡人,法力遠不及不及君父,但也不是什麼弱手,嬰血夫人名聲響亮,主要是因為手段凶殘而且之前幾乎不曾碰到過真正強手,她要贏鳳十五先生並不容易,你不必太擔心."

甯禹疆聽出其中的弦外之音,意外道:"你的意思是,你打算置身事外?"

水成壁苦笑道:"三界早有約定,如果鳳十五先生是歸附于風族或水族的人,我們大可以插手管一管這件事,偏偏他從來獨立于五大仙族之外,他與妖魔族的恩怨,我們一旦插手,就算是違反三界約定,公然挑釁妖魔族,平白給了他們一個還擊報複的借口."

甯禹疆回想一下,似乎還真有這麼回事,但是這個在她看來完全不是重點:"這算什麼道理啊?公平斗法,鳳十五先生占了地利還有勝算,怕就怕他那個樣子根本是不打算反抗的.見危不救的事情我做不出來,再說嬰血夫人作惡多端,得罪了就得罪了,還怕她報複?!倒是你有傷在身,你帶鳳一鳴和那個金族小姐先離開."

水成壁也被她激起幾分少年意氣,怎肯在心上人面前臨陣退縮?當即斬釘截鐵道:"你留下,我也留下!"

"我也留下!"門口傳來鳳一鳴的聲音,他的身邊站著怯生生的柔兒,小姑娘咬咬嘴唇,低聲道:"我……我也留下."

剛才二人在外邊碰到幾名請他們一同下山離去的小童子,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何事.鳳一鳴不放心祖爺爺,又聽說那個被稱為"風族長"的小仙女答應出手相助,心中又是高興又是興奮.少年人好奇心重,想到可以親眼目睹仙魔大戰,哪里肯走?

隨口敷衍打發了小童子們,自己就跑到這邊來找甯禹疆與水成壁.

"嬰血夫人凶殘嗜血,不是說著玩的,你們兩個還是快點下山去吧!真打起來很危險的.阿壁,你也一樣!"甯禹疆實事求是道.

鳳一鳴與水成壁齊齊搖頭,柔兒素來沒有什麼主見,看兩人留下也不肯離開,甯禹疆懶得跟他們蘑菇,只得隨她們去了.既然嬰血夫人打不過鳳十五先生,那應該自己也收拾得了她,這三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法力,自保應該還可以.

幾個年輕人料定鳳十五先生必定勸他們離去,所以面子上假裝告辭,實質都留在院子附近,只待嬰血夫人出現,見機行事.

至于什麼違反三界約定的問題,甯禹疆是這樣解釋的:"嬰血夫人要找鳳十五先生麻煩,與我要找嬰血夫人的麻煩,本來就是兩件事!誰說我是為了救鳳十五先生?難道我找她麻煩還要先跟她預約時間,等她空閑的時候再去?兩件事撞在一起,我也很無奈的!"

如此強詞奪理,水成壁也只得苦笑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