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116 強敵殺到
一言既出,現場氣氛直接跌掉冰點,水成壁大聲喝道:"住口!"

風鈺等三人既覺荒謬又覺憤怒,眼前的族長雖然與當年有很多不同,但是族長根本到吩咐他們遷居桃源仙島時都還未行成*人禮,哪里來的女兒?這個金族小輩口口聲聲對族長不敬,是可忍孰不可忍!

風鈺沉聲道:"在下這便替金澤立金族長管教一下兒女,好教她知道對我族族長出言不遜的下場!"語畢一掌揮向金迎秋,掌力渾厚快如疾風.

金迎秋沒想到他說打就打,大驚失色根本不及閃避,柔兒在一旁嚇得大聲驚叫起來.幸好甯禹疆看在水成壁的份上,橫里伸手一帶一引將她拖到一邊避過這足以開山辟石的雷霆一擊.

不過甯禹疆也沒有對這個口沒遮攔的女人太客氣,雖然是救人,下手也毫不溫柔,金迎秋雖然躲過一劫,但是立足不穩,整個人倒在路邊草叢中翻滾了兩下方才停下,一身白衣沾滿了泥巴草汁,滿頭金發凌亂披散,狼狽不堪.

風鈺見族長出手,便停下了不再追擊,金迎秋呆了呆,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堂堂一個金族嫡系傳人,竟然會被人如此羞辱,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甯禹疆厭煩地掃了她一眼道:"沒知識也要有常識,沒常識好歹有點眼色!你又打不過我,公然挑釁對你有什麼好處?不是人人都像你金族里的人一樣讓著你把你當公主的."

教訓完了,站直身子,非常幫派地恐嚇道:"以後沒事見到我就滾遠一點,免得我哪天心情不好控制不住自己的拳頭,把你打得鼻青臉腫的可就不好看了!我們走!"

金迎秋反應過來,放聲哭道:"水成壁,你就看著這賤……看著她這麼欺負我嗎?"

她本來想罵甯禹疆"賤人",但是看到她回頭冷眼掃向自己,嚇得不由自主把話縮了回去.

水成壁聳聳肩很光棍地說道:"我也打不過她啊!"

甯禹疆本來裝女惡霸裝得很高興,被他這麼一說,忍不住噗哧一聲笑起來,一張小臉再也繃不起來.

金迎秋再笨也看得出來水成壁對甯禹疆的心意了,如果不是心生愛慕,以他的驕傲個性怎肯如此公然示弱,何況她本就熟悉人情世故?冷靜下來再看水成壁的眼神,便知道他對甯禹疆的感情絕不簡單.

一瞬間,水成壁這段日子以來與自己相處的點點滴滴以及重遇甯禹疆後的態度轉變一一湧上心頭,她猛然明白眼前這個自己一直以為可以攜手終生的優秀男子,其實根本從一開始就沒把自己放在心上!

金迎秋強行撐著身子站起來,柔兒這才反應過來要扶她,反被她一手甩開.

"今日你們對我的羞辱,我金迎秋定當百倍還給你們!"說罷理都不理柔兒轉身發足狂奔而去.

柔兒看看水成壁又看看金迎秋離開的方向,一時拿不定主意該留下還是跟著姐姐去——君父曾經吩咐過,她們兩人至少必須有一人嫁入水族,如果現在跟著姐姐離開,那等于前功盡棄,君父的算盤就要全部落空.

但是要她獨自一人面對這樣的尷尬場面,她又沒那個膽子.

水成壁猛然想起裂原魔君可能就在附近,萬一金迎秋撞上他出了什麼事,那就無法向金族交代了,這個女人真麻煩!跺一跺腳對甯禹疆道:"我去追她,免得她亂闖亂撞."

甯禹疆眨眨眼睛對他道:"看不出來你挺有良心的嘛,不過你自己都是傷員一名,就別逞這個能了."轉頭對風鈺道:"勞煩你們三位跟去看看,待她與自己的族人會合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回巽風崖去.記住,萬一有危險千萬不能硬碰,能帶上她跑就帶上,不能就去找幫手,先保證自己的安全,知道麼?"

族長有令,風鈺雖然輩分比她高,也不好不從,況且他們畢竟年長,雖然看金迎秋不順眼,但也不至于為了一時意氣就置她的生死于不顧.

柔兒小小聲道:"我……我與三位一起去……"幾個人聞聲眼光都落在了她身上,柔兒一張臉漲紅像要流出血來.

這麼軟趴趴的小女子,甯禹疆拉不下臉來凶她,再說她也沒什麼得罪自己的,使個眼色讓風鈺快快出發,然後對柔兒道:"你先留在這里吧,免得他們到時候不知道該照顧誰.反正鳳十五先生應該不缺房間."

柔兒看了一眼水成壁,又看了一眼鳳一鳴,紅著臉點了點頭.

鳳一鳴沒想到傳說中高不可攀的仙人,竟然也會如凡人一般吵架打架生閑氣,眼前這個金族小仙女一如凡間的普通靦腆少女一樣,說臉紅就臉紅.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剛亮不久,甯禹疆便起身打算向鳳十五先生辭行,一個人走到大廳,卻見好幾名童子神色驚惶地站在廳上,鳳十五先生神色凜然坐在大廳正中的椅子上,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

"先生早安,可是發生了什麼事?"甯禹疆直言問道.

"原來是小族長,也沒什麼,不過是有些匪人流竄到蒼梧丘一帶作案,驚擾了百姓.昨日聽聞小族長道有要事需趕回巽風崖處理.老夫便不強留佳客了."鳳十五先生昨晚還明明一副恨不得甯禹疆搬來與他做鄰居的熱情姿態,怎麼今天一開口就要送客呢?

一名童子聽說主人要送客,忽然開口道:"先生……"後面的話還沒說,就被鳳十五先生一眼瞪了回去.

有古怪!不過人家明顯不願意跟自己說……甯禹疆笑了笑,也不多言,謝過主人的招待,便說與水成壁道別過後便要離開.

鳳十五先生道:"此處出門向西直去,數日即可到達巽風崖,老夫俗務纏身不能遠送,小族長恕罪,過些時日再請小族長來暢敘一番."

甯禹疆點頭應了,作勢走出大廳,放輕身子繞到廳後去偷聽.她身上掛著隱氣珠,就算是道行高深的仙人都難以發覺她的存在,只要不打照面不弄出聲響,廳上的人根本不會發現她的存在.

只聽廳內剛才插嘴的那個小童急道:"先生,為何不留下小族長,那魔頭來勢洶洶,如果小族長與你合力,定可將他打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