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112 輩分有點亂套了……
因為水成壁受傷,金迎秋兩姐妹的戰斗力幾乎可以不列入考慮范圍,甯禹疆擔心裂原魔君去而複返,所以堅持要送他們到蒼梧丘去.

水成壁正想和她多相處一陣,高高興興地就領了這份人情.

風族的人已經到齊,三千多人在海灘邊聚集,甯禹疆身為族長,不得不先去把他們安頓妥當.這三千多人都是當年居住在巽風崖上的族人,風族中人向來不愛受羈絆又怕麻煩,所以巽風崖上仆從極少,幾乎都是風族的核心族人和他們的家眷.

風族一共七名長老,除了大長老行蹤不明,其余都在這里,三千多人中只有這百年間新增的十多名"新成員"以及部分家眷仙力較弱,這麼多法力高強的仙人聚在一起,實力之強只能用恐怖形容.

除了風鈺等幾名叔伯輩強烈要求留在甯禹疆身邊之外,其余人等統統由六位長老帶領馬上返回巽風崖.

金迎秋在一旁看著甯禹疆指揮調度一大群看上去年紀比她大得多的仙人,而那些人個個都是心悅誠服,言聽計從的姿態,不禁有些詫異又有些嫉妒.

就是君父在金族中,族人對他的態度都不見得像這些人這麼發自內心的尊敬,這小丫頭究竟有什麼本領可以把素以自由不羈聞名的風族族人調教得如此服帖?!

其實風靜語當年雖然年紀在各族族長中是最年輕的,但是天份極高,實力也只是略遜于水向天,水蝕月兄弟,待人溫柔卻不軟弱,處理族中事務賞罰分明又足智多謀,在風族中的聲望很高,族人都是真心喜愛這個年輕的族長.

再加上風族這幾千人已聽聞她不但當年曾只身闖入惡靈之穴制止了惡靈現世,這次更憑借一人之力,破解了桃源仙島上困鎖眾人過百年之久的鎮魔大陣,對她的觀感更是上升到了絕對景仰崇拜的程度.

甯禹疆帶他們離島前,幾名長老曾反複交代大家不可對任何人透露族長破陣之事,以免引起三界的盲目恐慌,給族長帶來無數麻煩,族中上下心中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但還是忍不住替族長覺得可惜——這樣的牛人牛事,竟然不能公告天下,耀武揚威一番,不但是族長的損失,更是他們這些與有榮焉的族人的損失啊!

如果有人問,他們心中最崇拜的人是誰,那毫無疑問必然就是他們美麗與智慧並重的族長!

水成壁雖然對于甯禹疆"指揮若定"的模樣覺得有些陌生,但是看到自己心儀的女子受人尊敬,心里也很替她高興.

此去巽風崖雖然路程不算非常遠,但是大隊人馬遷移,要交代安排的事情不少.

金迎秋等得不耐煩到極點,如果不是心知裂原魔君再來的話,自己幾人根本無法抵擋,她早就發脾氣走掉了!

尤其水成壁看甯禹疆的專注眼神,更教她心生警惕——一個水流觴為了這臭丫頭拒絕了自己,可別連水成壁都著了她的魔!

伸手推了推身邊的柔兒,向她使個眼色,柔兒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硬著頭皮走到水成壁面前,剛好擋住他投向甯禹疆的視線,低聲問道:"四公子,不知我們何時可以啟程?"

她也不想做這樣討人厭的角色,但是姐姐……哎,偷眼一看,果然水成壁眼中飛快閃過一絲懊惱厭煩.

"很快就好,有勞你們久候了……"唇邊在笑,語氣親切,但是話語中透出了淡淡的疏離——明明是他們一起在等甯禹疆,可是他話里的意思卻是已經自動自發站到了甯禹疆的一邊.

柔兒心中一歎,她早就看出來,這位四公子對姐姐並無真心,只是姐姐不明白,還以為自己與他的婚事是十拿九穩的.說起來,那位風族的小族長真是幸運呢,身邊有那麼多人喜歡她愛護她,不像自己,到哪里都不過是個多余的角色……

折騰了好一陣,終于把那三千多人打發上路,又派了人幫忙將金族侍從的尸首送回金族去,甯禹疆帶著風鈺等三名族中高手,和水成壁,金氏姐妹一行七人出發前往蒼梧丘.

蒼梧丘距離此處大概有兩百里,如果不是水成壁受傷,金氏姐妹法力又普通,以風族人的速度,眨眼功夫就到了,這時卻不得不慢行.

水成壁聽從甯禹疆的勸告,不再故意與金迎秋親近,轉而趁機拉著甯禹疆說話,金迎秋不明白他為何忽然對自己這麼冷淡,又拉不下面子去問他緣故,只氣得臉色發白,心如油煎,恨不得用眼神把甯禹疆看穿幾個洞來.

風鈺等三人見甯禹疆與水成壁談笑親近的樣子,面面相覷的都覺得很怪,雖然兩人看上去都是百歲左右的仙族少年男女,但是族長她分明已經近六百歲了,而且那小子是水向天水族長的兒子,水族長與自家族長平輩論交,這小子算是族長的侄兒輩,怎地與族長這麼沒大沒小的?水族不是一向規矩不小的嗎?

這次再見族長,看到族長那明顯嫩了好多的形貌,和不拘小節的直爽性情,已經覺得與之前判若兩人,看來這百年之中,定是發生了一些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導致族長從外貌到性情都改變如此之大!

而且……族長當年與魔主那段糾葛,風族這些老人知道得清清楚楚,魔主那人霸道得很,雖然與族長分了手,但以他們當年所見,料定這家伙必然"賊心不死",如果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干出什麼事來!

一路上,七個人各懷心思,金迎秋恨不得蒼梧丘馬上便到,好把甯禹疆趕走,水成壁恨不得蒼梧丘遠在天邊,一輩子都不要到,柔兒忙于自憐自傷,風族三人則是驚疑不定,只有甯禹疆談笑自若,半點不在意一行人中彌漫的詭異氣氛.

如此走了大半天,蒼梧丘終究還是到了.

鳳十五先生的府邸就建在山頂上,水成壁不舍得就此放甯禹疆離開,開口道:"都送到這里了,你好人做到底,送我上山吧!反正鳳十五先生你也見過,仙魔大戰時,他也算幫過你的."

甯禹疆笑了笑道:"送你上山沒問題,不過風族有很多事情趕著辦,鳳十五先生我就不見了,你代我向他問好吧."

金迎秋在一旁咬牙切齒,努力壓抑怒氣,這座山走到山頂不過就一頓飯功夫,且看這小丫頭還能得意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