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96 井底餓鬼
"不滿意?嘿嘿!我知道還有一株極品甘泉草,不過長在里面."黑黑不懷好意地伸手指指身邊的水井.

甯禹疆渾身一震,腦子里想起當日身入惡靈之穴的艱險恐怖,不由得變了臉色.夜焰一直注意著她的神色,沉默不語.毓秀童子雖然不記得他沖入穴內救出風靜語的事情,但是潛意識中對惡靈之穴充滿恐懼,不由自主退了兩步.

水流觴看了看兩人,忽然走上幾步道:"我去."

甯禹疆眨眨眼才反應過來他說的什麼意思,反對道:"這是惡靈之穴的入口,危險得很,你去干什麼?天下間又不是只有甘泉草能夠破除禁制,一定還有別的方法的."

"切,要去也輪不到你去,要你假好心?!"毓秀童子不屑道.

水流觴淡淡看了他一眼道:"我也不是為你去……"話里的意思十分明白了,他純粹是擔心甯禹疆的安全,如果不是她執意要采甘泉草,他才懶得為毓秀童子冒險.

黑黑斜著眼,一副很拽的德行靠在井欄上道:"好了好了,你們以為想下去就能下去嗎?小姑娘說得對,這穴口采草太危險,你們還是想別的法子去吧."

甯禹疆伸個懶腰道:"也好,這幾天跑來跑去的,我累得很,我們到山下找個客棧住一晚上再說吧."

其他幾人自然沒有意見.黑黑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忽然奸笑道:"才一百年不見,想不到那小姑娘竟然還會騙人了,嘿嘿."

當晚月黑風高,本該在客棧房間里熟睡的甯禹疆,無聲無息出現在黑風山的神秘水井旁,黑黑早就等在那里,見了她毫不意外:"我就知道以你的頑固,不可能就這麼輕易放棄."

甯禹疆嗤聲道:"什麼頑固,我這叫擇善固執好不好!"

"早上跟你同來那幾個男人,除了老的那個,另外兩個都挺厲害的,干嘛不使喚他們下去?嘿嘿,我可看得清清楚楚,那兩小子看你的眼神,別說不過讓他們跳井,就算你讓他們跳海,他們也絕對不會說個不字."

跳井和跳海除了水面面積不一樣,別的有區別嗎?甯禹疆明明白白地用眼神對黑黑語言詞彙的貧乏表示不屑:"我自己欠下的債,我自己來還.好了,別廢話了,我要怎麼下去比較安全?"

黑黑奇道:"你就吃定了我會幫你?"

"你不打算幫我的話,白天給我打什麼眼色?"

"我哪里有給你打眼色?我分明是在對你拋媚眼!"

"別以為你髒兮兮的我就打不下手!"

"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凶?!"黑黑抱怨道,一百年前還是個溫柔可愛的小姑娘,一百年後變得更小了不說,還變成了一支典型小辣椒!

抱怨歸抱怨,還是老老實實地取了一條長長的黑色繩子遞給甯禹疆道:"把繩子纏在腰上,繩子上有個小鈴鐺,雖然井口離真正的惡靈之口還有點距離,但是陰邪之氣極重,你下去久了也會有危險,一炷香時間,不管找不找得道甘泉草都要出來.繩尾有個小鈴鐺,時間到了,它會響.記得一聽到它的響聲,不管結果如何,你必須馬上回來,知道麼?"

"明白!我的小命我還是很珍惜的!"甯禹疆笑了笑,依言將繩子緊緊綁在腰上,走到井邊單手一按井欄就跳了下去.

黑黑搖搖頭,將黑繩的另一端纏緊在右臂上,取過一支香點燃了插在一邊,難得正經地盤膝坐下.

井下一片漆黑深不見底,甯禹疆聽著耳邊呼嘯的風聲一路往下急墜,不知過了多久,身上忽然一陣濕涼,人就插入了冰冷的井水中,因為從井口高處跳下沖力巨大,即使落入水中也依然直往下沉,過了好一陣才重新浮出水面.

仰頭一看,一片漆黑之中,井口又遠又小,仿佛只剩下半片指甲大小,天色昏暗,井口朦朦朧朧的好像隨時會被吹散的一片云彩,甯禹疆看了一眼就覺得有些心寒,這要重新爬上去,不知一炷香的時間夠不夠用.

按照估計,這里離井口至少有幾千米了,幸好腰上的繩子依然穩穩拴著,似乎是可以想要多長就有多長的一般,大概又是一件法器.

甯禹疆取出"照夜神珠"以法力送到半空中,黑暗的井底亮了起來.這里井口雖小,井底卻頗為寬敞,靠近四邊井壁的暗影中似乎還有"陸地",只是神珠的光線照不到那里.甘泉草一般是長在泥土中,在水中無法存活,所以她左右看一看就往靠近井壁的一塊凸起的石塊游去,上了岸再說!

手才劃了一下,忽然覺得背脊發寒,甯禹疆想都沒有想施展法力從水中一躍而起,身後一陣帶著腥氣的風聲橫掃而過,她在半空中扭轉身子回頭一看,當場惡心得頭皮發麻!

一條足有她大腿粗細,長滿吸盤的巨大觸手在她剛才身處的位置晃過,沒有能把她卷住當即向上直立,緊緊追了上來.

甯禹疆被嚇了一大跳,氣惱之下右手一揮,聚風如刃,橫削過去,那怪物在這井底不過幾十年,但一直所向無敵,從不曾遇到過強敵,平常都是靠吃一些小型妖獸為生,沒料到今日遇上煞星,血光一閃,整條觸手被切成兩截,落入水中.

怪物吃痛,在水底上發出一聲悶吭,把水面震得如同煮沸了的水一樣.

甯禹疆躍到石頭上站好,為自己的沖動大為後悔.惡靈之穴的穴口,應該就在這水底下,這里妖邪之氣已經夠濃,自己還給妖怪放血,恐怕會更加激發妖氣!從落入井中開始,她就覺得有些頭暈窒悶,現下加上血腥氣,難受得她幾乎要扶牆嘔吐.

更惡心的還在後頭,被"截肢"的怪物果然如她所料地浮上了水面,不過第一件事不是沖上來追殺她,而是伸出另一條觸手一把卷過"殘肢"就往血盤大嘴里送,咯吱咯吱一陣啃咬,半點不浪費地就把那半截斷了的觸手吞了下去.

見過餓鬼,沒見過餓成這樣的餓鬼!

怪物共有四條觸手,像一只縮減版的章魚,現在剩下三只觸手了,浮在水面上歪歪扭扭,丑陋至極,甯禹疆不知道該厭惡還是同情,不過這個時候容不得她多作停留——甘泉草的影子都還沒找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