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83 衣服扒了看清楚!
甯禹疆屏息靜氣地等待著毓秀童子"現出原形"的曆史性一刻!

終于,毓秀童子臉上的皺紋和老人斑全部消失了,肌膚在月光下恍如上好的美玉,柔和光潤分毫不差于妙齡少女的,輪廓五官也越變越好看……甯禹疆忍不住湊過去細看,忽然那張臉一陣扭曲,從頭頂處閃過一圈藍光一路往下掃過頸項沒入衣領,而本來已經平滑的肌膚在被藍光掃過後迅速恢複成本來皺巴巴的狀態.

不過片刻,毓秀童子一張臉又成了讓人沒胃口的過期橘子皮,甯禹疆"咦"了一聲大失所望,伸手去戳戳他的臉皮,又干又粗糙,老樹皮一樣,怎麼會這樣?明明看著馬上就要變形了的!

毓秀童子臉上變來變去,人卻依然昏迷不醒,甯禹疆一低頭,看到毓秀童子露在衣袖外邊的一雙手——這雙手竟然沒有變回去!

記憶中的雞爪子,此時變成了一雙骨節分明,肌理細膩光滑的"玉手"!膚色如玉,似乎常年被小心保養著,淡粉色的指甲整齊光潔,分明像是養尊處優的世家公子才會有的一雙手.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

甯禹疆看左右無人,毓秀童子又毫無反抗之力——按照上次的經驗,他應該要昏迷到明天早上才醒的,干脆大著膽子充當一回女色狼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大大方方伸手拉開他的領子.

脖子還是滿布皺紋的,再拉開一點,看到凹陷的鎖骨……此時月亮偏移,鎖骨下的皮膚陷在衣領的暗影之中看不分明.

一不做二不休,甯禹疆伸手拉開毓秀童子的衣帶,掀開他的外衣,中衣……終于看到了他赤裸的上身!

鎖骨以上的皮膚與臉上的一樣,滿布皺紋與細碎的老人斑,但是鎖骨以下肌膚就如同他那雙手上的一樣平滑光潔,身材還非常有料!甯禹疆心無邪念,本著科學精神認真觀察思考究竟是什麼緣故導致毓秀童子除了一張臉,別的地方都返老還童.

她就這麼拎著一個不知是老是少男性的衣襟,蹲在地上盯著他的又看又摸,嘖嘖稱奇,直到一個陌生年輕男子的聲音很無奈地在她耳邊響起:"你看夠摸夠沒有……"

甯禹疆眨眨眼睛,不敢置信地抬頭,只見毓秀童子一張老臉上圓瞪著一雙老眼苦笑地看著她.

也顧不上疑惑他的聲音怎麼會變得那麼青春了,甯禹疆嚇得"哇"一聲驚叫,松手跳開幾步,仿佛不是她非禮人,而是被非禮了一樣.

真正的受害人一臉尷尬地坐起身把衣服重新穿好,甯禹疆醒過神來,惡人先告狀道:"你怎麼這麼快就醒?!"

"我再不醒來,怕清白難保."確定衣衫整齊後,毓秀童子大著膽子開起了小姑娘的玩笑.

"呸!我是在檢查你的皮究竟怎麼了!"甯禹疆難得臉紅,大聲反駁道.

毓秀童子舉起自己的雙手,就著月光仔細看了一輪,道:"奇怪,我服食了易形藥,要變回來除非是找到解藥,我明明沒有吃過解藥,為什麼身體會開始變回原本的樣子呢?而且,似乎我身上的禁制又解開了一些……"

"你是說,你每次突然發病尖叫發燒昏迷就能解開一點禁制嗎?你怎麼會忽然發作呢?還有你的聲音也變了,年輕了很多!"

"我也不知道."毓秀童子閉目冥想,之前籠罩在記憶之中濃烈白霧似乎褪去了一些,他記起了更多的東西,包括他自己的本來容貌!

但是再想往白霧深處探去,卻是完全不能了,差點頭腦一昏,再次倒下去.

甯禹疆也察覺了他的不妥,安慰道:"別想了,反正過幾天說不定禁制就會莫名其妙全部解掉,何必現在勉強讓自己難受?"

"也對,我身上的功力已經恢複了六七成,再來一次,可能就會全好了!"毓秀童子點點頭興奮地站起身,看夜已過半,想起甯禹疆喜歡乾淨,陪著自己在野外蹲了半天,一定是已經渾身不舒坦,于是道:"我帶你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說罷一手拉起甯禹疆的手臂,一手拈個法訣,甯禹疆只覺得耳邊風聲一陣,眨眼之間已經到了一處大莊園的花園之中.

甯禹疆暗暗咋舌,毓秀童子的法力似乎厲害了好多!

富貴人家的房舍格局都是差不多的,毓秀童子輕易找到了一個乾淨的院落,平常大概是用來招待貴賓的,將院子里看管打掃的仆人通通施以法術,不過一陣,他們全部睡得跟死豬一樣.

毓秀童子熟門熟路帶著甯禹疆一人選了一間豪華臥房休息,一夜無話.

次日清晨,毓秀童子一早叫醒了甯禹疆准備出發,卻見甯禹疆盯著臥房牆上一幅工筆仕女畫發呆.

"你給我畫的畫像忘在賣畫書生那兒了."昨日"驚喜"太多,導致甯禹疆看到這幅畫像的時候才猛然想起這事.

"沒關系,一幅畫而已,我再給你畫就是了.對了!你不是想看我以前的模樣嗎?我想起來我從前長什麼樣子了,來來來!我們去書房,我畫給你看!"毓秀童子想到這個就得意,也不等甯禹疆回應,就拖著她出門去找書房.

毓秀童子的記憶與功力恢複七成,行動舉止之間自信滿滿,以他過去的修為,在仙界之中也是難逢敵手的,即使七成功力與記憶見識,比起甯禹疆這種半途出家的新手來說已經強了不少!

甯禹疆此時的仙力仍高于毓秀童子,但是卻像一個擁有金山的孩子,正在一點點學習如何運用這巨大的財富,仙力在她身上能發揮的效用受她對仙術的認知程度影響,變得十分有限.

毓秀童子卻不同,他是按照正規的修仙程序一步步煉出的仙力,掌握運用早已經熟稔得像自己的呼吸一樣.一分仙力在他身上,可以通過技巧發揮出兩分水准,而在甯禹疆身上,卻可能連半分都發揮不出來.

輕而易舉地帶著甯禹疆在光天化日之下避過所有閑雜人等的耳目,又在書房周邊施下法術,不讓人靠近,毓秀童子取過紙筆墨,開始繪畫自己的畫像.

為了保持神秘感,還特地把甯禹疆打發到一邊去看書.

"畫好了!你過來看看!不是我誇口,像我這麼俊美的少年,放眼三界都難得一見啊!"毓秀童子一張老臉好像會發光一樣,對著自畫像大發花癡道.

甯禹疆嗤之以鼻,扔下看到一半的書,踱到書桌旁低頭一看,呆了!

再抬頭看看毓秀童子那一張洋洋自得又期待誇獎的臉,不由得爆笑道:"你腦子進水啦?怎麼把水流觴當是你自己啊?你想變成帥哥我能理解,但是也不能因為缺乏對帥哥美貌的想象力,就把別人的臉當自己的啊!"

◆◇◆◇◆

周末臨時出了點事,結果本來答應加更的,結果反而連正常更新都不行,不好意思哈.我會補回來的!

廣州忽然降溫,冬天的衣服被子都收在櫃子里沒來得及整理,今天忙完事情又開始收拾,累的要死要活,不收拾晚上連被子都沒得蓋,出門想找件衣服還要翻箱倒櫃好一陣子,真是悲劇啊!

天冷了,大家注意保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