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78 人家有的是背景
"別跟我廢話,說!"甯禹疆一手拿起大鼓槌,作勢要打.

黑衣人哆哆嗦嗦道:"大仙請先放開小人,小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甯禹疆依言松開他的領子,黑衣人啪一下五體投地撲到地上,綠光一閃竟然變成了一只綠殼大龜!

龜殼足有直徑一米左右,頭尾四肢快速縮到龜殼之內,龜殼邊緣好像安了開關一樣快速閉合,轉眼便再不留一絲縫隙.

龜殼中傳來黑衣人得意的笑聲:"本仙打不過你,可你現下也傷不得本仙!哈哈哈!本仙的身份跟你說了無妨,我乃雷族族長座下神獸碧海靈龜,識相的今日之事便當沒發生過,本仙也不來與你計較.否則待我主人來了,你們兩個小妖定然沒有好下場!"

毓秀童子聽了,淡然道:"碧海靈龜法力高強,年紀都已經有近千歲了,你要冒充神獸也別冒充個這麼有名的."

甯禹疆哼一聲道:"就算你是真的碧海靈龜,今日殺了這麼許多人,也要你償命!我就試試,你這個破殼子有多硬!"

說完舉起大鼓槌就往龜背上砸去!

一聲脆響後,龜殼完好如初,龜殼中傳來一陣得意猖狂的笑聲.甯禹疆就不信這個邪,舉起鼓槌猛一陣敲打,龜妖的殼雖然還是沒受什麼損傷,但是龜妖卻慢慢笑不出聲了.

尤其在毓秀童子開口指點甯禹疆如何運用仙力揮舞鼓槌時,龜妖真的怕了!

一來他雖然不是真正的碧海靈龜,但是從小耳濡目染,一聽毓秀童子所說的法訣,就知道這兩人極可能是風族的仙人,自己怕是得罪不起的;二來,甯禹疆根據法訣將仙力加注到鼓槌之上,同是源自木族的法力與法器,慢慢融為一體,威力一下比一下猛烈,繼續這麼打下去,再多十槌八槌,自己肯定會被打成重傷甚至身亡.

龜妖不敢笑了,又不敢輕易求饒讓對方發現自己的劣勢,一時只聽見鼓槌敲擊在龜殼上的一聲聲悶響,仿佛是催魂惡咒一般.

噗!又是一槌下去,龜殼上出現一條細細的裂紋,甯禹疆見了又使力猛敲兩下,龜妖終于忍不住聲淚俱下大聲哭求.

甯禹疆理都不理,又是一槌子下去,龜妖一聲慘叫,殼上裂開了一道大口子,正猶豫著該怎麼收拾這只龜妖的時候,忽然聽到半空中一聲暴喝:"停手!"

說話之間,兩個身影出現在甯禹疆面前,其中一個是之前曾經見過的雷族族長之子雷亦英,另一個是個黑衣人,容貌與地上的龜妖有七八分相似,但是神態嚴肅,多了幾分剛猛之氣.

雷亦英一見甯禹疆,雖然面貌認不出來,但是擋住眉間印記的遮蔽咒術對于仙人而言是沒什麼用處的,看到這個藍色的放心肉印子,稍加推斷,便隱約猜出了面前少女的身份.

"可是風族長?"雷亦英開口確認道.

甯禹疆大方點頭道:"是啊!"轉頭卻見隨他同來的黑衣人正在取出一個藥瓶,將藥水倒在龜妖背殼的裂痕上,神情憂慮又心痛.

這只龜妖真的跟雷族有關系嗎?

雷亦英順著她的眼光看向龜妖,客氣地開口道:"請問這小靈龜何處開罪了族長?都是在下管教不嚴,請族長恕罪!"


他們雖然算是同輩,但是甯禹疆本來就有風族族長的繼承權,只是尚欠一個儀式,而她在仙魔大戰中的表現,也已經令五大仙族不得不服氣,承認她的地位,雷亦英對她的態度自然就恭敬了不少.

"這只龜真是你們家的?!"甯禹疆心中氣憤.自家的動物不管好,放它出門害人,首先應該負責任的養它們的主人!

雷亦英道:"它是家父座下神獸碧海靈龜的幼子."

"小兒不懂事,傷了風族長的朋友,稍作懲戒就是了,何故下此狠手!"黑衣人開口道,他正是真正的碧海靈龜.

雷亦英是族長之子,雖然心中對甯禹疆的所作所為甚是不滿,但考慮到彼此的面子,也不好咄咄逼人,甯可先行退一步道歉了事.

再加上看到毓秀童子明顯是因奔雷鼓受傷,不免覺得自家理虧在先.

在仙族的心目中,神獸雖然重要,但畢竟它們不是仙人,若論性命貴重,自然是仙人的性命放在神獸之前.

在雷亦英想來,靈龜之子比起真正的神獸還差了點,它自己跑去招惹仙人,就是被打死了也怪不得誰,他之所以覺得不滿,純粹是覺得"打狗還要看主人",甯禹疆這樣下手打傷雷族的屬下,太不給雷族面子了而已,並非真的為受傷的小靈龜抱不平.

碧海靈龜心痛幼子受傷,聽雷亦英的口氣,顯然是要他們父子吃虧了事,他的年紀比雷族族長雷宏正還要大,與雷宏正相處多年,與其說是主仆更不如說是朋友,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正因為他自視甚高,所以更吞不下這口氣.

他們都以為,甯禹疆是因為朋友技不如人,被奔雷鼓所傷,所以才下手重傷小靈龜.

甯禹疆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把這件事大事化小,既然對方有人與自己意見一致,那是再好不過,如果雷族這兩人一路認錯服軟,她還真不好發作!

"它若是傷了我們,只怪我們技不如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但是這只龜妖先是冒充仙人指使縣官向百姓橫征暴斂,大肆收集琅珠草,不曉得想煉什麼毒藥,然後又用奔雷鼓殺死這里上百的官差,他們個個之前對他敬若神明,這龜妖害完了人還毫無悔意,難道就不該打?!"甯禹疆冷下小臉道.

"琅珠草之事,在下定會仔細查明,至于殺死的這些凡人……待在下將這孽畜帶回雷族中嚴加懲處,以儆效尤,風族長以為如何?"雷亦英根本不覺得死一百個凡人是什麼大事,凡人原來就不過百歲的生命,如今只是讓他們提前進輪回,相比下琅珠草之事更為重要,前些時日才收到消息說有人引誘木族術士煉制毒草提升功力,這種做法已經是入了魔道,必須盡快制止!

打發了甯禹疆,把小靈龜帶回雷族中詳加問詢才是上策,再加上靈龜到了雷族,要怎麼處置甯禹疆就管不到了,可說是一舉兩得.

碧海靈龜卻不領情,一來他也是認為死這麼點凡人實在不值一提,這個小族長分明是借機挑釁,二來心痛兒子,所以特別不能接受雷亦英的低姿態.

他沒有參與仙魔大戰,總覺得大家誇大其詞,風族一個才滿百歲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抵擋得了魔主的三招,多半是魔主看在她母親風靜語的面子上,故意放水,所以對甯禹疆難免有些輕視,說話語氣便更硬了三分:"是我這個當爹的管教不當,風族長要出氣,便只管沖著我來!"

◆◇◆◇◆

以前看西游記,害人的妖怪很多都是有背景的,壞事做完,神仙來領回天上去又繼續吃香喝辣,不過這只倒黴的綠殼龜遇上了比孫悟空更較真的暴力女主,就不是這麼簡單能了事的了,嘻嘻.

有人說我半夜更新讓她們跟著熬夜……呃,我試試看早上更好了,其實也就是晚上寫好,早上才發,希望我能把這個作息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