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77 雷死人不償命
黑衣人大怒,舉袖擦了擦頭頂,恨恨道:"大膽妖孽,竟敢以此頑劣手段戲弄本仙?!"

甯禹疆指著他的鼻子笑道:"身為一只妖,也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就你這個德行,還仙?分明就是假仙!你老實說收集那麼多琅珠草都拿去干什麼了,我心情好說不定可以留你一條活路!"

黑衣人一跺腳,也不多言,從袖中取出一面小鼓,形狀猶如孩童的玩具撥浪鼓,又取了一支非常迷你的鼓槌,原地一揮,小鼓變成了桌面大小,鼓槌變成了齊眉高的圓頭大槌.

鼓面上的綠色圖騰,看著竟然跟雷族嫡系額頭上的放心肉印子形狀一摸一樣!

甯禹疆與毓秀童子對視一眼,奇道:"這家伙莫非還跟雷族有關系?這個超級撥浪鼓是什麼來曆?"

毓秀童子皺眉想了想,忽然大驚失色道:"快阻止他,不能讓他擊鼓……"

話音未落,聽見那黑衣人一聲怪笑,將大鼓的長柄一下插入地下一尺有余,揮舞大鼓槌往鼓面上大力擊落!

"咚"一聲巨響,聲波仿若有形,從鼓上向四方八面擴散出去,場中官兵人馬如遭雷擊,兩眼一黑全數倒地,當場七竅流血,重傷身亡.靠近大鼓的房舍樹木如多米諾骨牌般,一座座向著與大鼓相反的方向倒塌.

鼓聲將響未響之際,毓秀童子管不上其他,搶先一步將甯禹疆撲倒在地,伸手緊緊捂住了她的雙耳.

甯禹疆馬上反應過來,鼓聲必然是攻擊他人的利器,當下張開嘴巴緩解聲音對耳膜的沖擊壓力.

她身上的仙力之強,在這個世界也已經是屬于前五十名內,但是正如毓秀童子所言,她的身體尚未完全轉化為仙身,軀體的承受能力本就比一般仙人弱,加上應敵經驗不足,對各種法術了解有限,一旦遇上強而有力的陌生法術襲擊,基本上就只有挨打的份.

幸好毓秀童子先一步動手替她抵擋了一下,甯禹疆雖然覺得心髒像被大錘子用力敲了一下,頭暈耳鳴,但是總算並沒有受到真正的傷害.

毓秀童子就慘了,為了保護她,僅來得及以最普通的仙力護體,什麼防禦法術都沒來得及施展,仙力又受到禁制只剩下三成,鼓聲過後,當場嘴巴一張噴出一口血霧.

甯禹疆大驚失色,但是此刻要務是先把黑衣人收拾了,否則自己都保不住,更不要說動手救治他.

小心伸手托住毓秀童子的身子把他平放在一旁的地上,扭頭一看,卻見那黑衣人氣喘如牛,扶著大鼓槌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樣.

甯禹疆心念電閃,黑衣人連她扔的雞蛋都躲不開,看來本身的本事很有限,只是依仗著這件法器厲害而已,才打鼓一下就累成這樣,想必擊鼓要耗費的力氣很大又或是法力很多……那就不必跟他客氣了!

黑衣人看見甯禹疆沒事一樣站起身,就知道要糟糕!他這件法器大有來曆,等閑仙人一聲鼓響即使不死也要身受重傷,他法力低微,擊鼓一次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但是從他偷到這個鼓至今,還不曾碰過有仙人能在鼓聲響過一次後行若無事的.

此時自己連一個普通凡人都打不過,更不要說面前這個不知什麼來路,卻能輕松打退大批官差的神秘少女.顧不上其他了,勉力舉起槌子就想再敲一下……剛剛似乎是那個老頭子護住了這個少女,這次沒人護著她,只要能再次擊鼓,這個死丫頭一定重傷,到時要殺要剮就是他說了算了!

甯禹疆又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黑衣人手中的鼓槌才剛剛離地,就被劈手奪走!

黑衣人驚恐之下連法寶都不敢要了,轉身就想逃跑,無奈他的原身本就行動遲緩,才邁出兩步就被甯禹疆追上一槌敲在腦袋上,暈死過去.

甯禹疆將他拖到一邊,搬過大石壓住,然後拖著收繳到的"殺傷性武器"走到毓秀童子身邊.

老童子情況看起來不怎麼好,幸好甯禹疆身上帶了大量水瀟寒配置的療傷藥物,當即喂了他兩顆,又以身上的仙力替他療傷.

兩人的仙力都是風族同源,療傷事半功倍,過了一陣,老童子便醒了過來.

"你沒事就好,嚇死我了!你還好麼?"甯禹疆放下心中大石,總算露出點笑容.

老童子苦笑一聲,道:"沒什麼,一時不察震傷了而已,放在以前,就是他敲個十下八下,我都不會有事."

"好吧!你身體複原了再吹牛皮不遲,這個鼓是什麼來路?你剛剛是不是看出來了?"甯禹疆指指身邊戰利品.

"如果我沒記錯,這個應該是雷族的寶物'奔雷鼓’,只是不知為何落到這妖怪手里."毓秀童子盤膝坐好,調勻了氣息,慢慢道來.

"雷族的人怎麼連自己的家當都管不好,還被妖怪偷出來害人?!"甯禹疆一邊說一邊走到倒塌的村屋面前,鼓動法力,以強風將大塊屋瓦和倒下的石牆移開,幸而靠近村口的村民基本上都已經在官兵到達前嚇得躲到山里了.

再去看看村子更深處的人家,那些村民離得較遠又有房屋阻隔,除了有些頭暈不適,受的驚嚇較大,基本沒什麼傷亡,甯禹疆稍覺安心.

起身回到村口探探那些躺在地上的官差鼻息,連同縣官在內,竟然都已經全數身亡,剛才還耀武揚威活蹦亂跳的……雖然這些人平常魚肉鄉里,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畢竟罪不至死.

都是自己太托大了,在這種地方跟妖怪斗法,殃及旁人……甯禹疆心下後悔,一眼看到被壓在石下的罪魁禍首,不由得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

一手推開大石,提起黑衣人的領子一路拖到碎裂水缸邊,舀起破缸里剩下的一點水將黑衣人潑醒,喝道:"說!你是哪里跑出來的妖怪!為什麼要害人?"

黑衣人甩甩腦袋,瞪大眼睛看向甯禹疆,求饒道:"大仙饒命,小人有眼無珠,冒犯大仙,大仙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