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76 農家樂之好豬與雞蛋
差役們聽聞幾個同僚是被坐在一旁的甯禹疆打傷的,各人都留了個心眼,長官要抓拿刁民,便先往毓秀童子這邊來,沒有人肯冒險去碰紮手的硬釘子.

甯禹疆見了有些緊張,畢竟她從沒有見過毓秀童子和別人動手,第一次見面時他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就被水流觴放倒了,萬一被這些差役的棍子打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後面的事態發展,卻完全出乎了她的預料,毓秀童子氣定神閑站在場中,周圍開花一樣倒了一地的差役,最奇怪的是這些倒下的人個個一聲不吭,全不動彈,如果不是眼珠子還在轉動,幾乎以為是統統被秒殺了.

絕大部分旁觀者,連他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這個老鼠膽的老童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那官員眼見手下的詭異情況,己方只剩下自己一人立在場中,真正成了光杆司令,什麼官威都拋到了九霄云外,哆嗦著指著毓秀童子,顫聲道:"妖……妖人!"

"吾乃風族上仙,什麼妖人!欺壓良善,橫征暴斂有傷天道,你們去吧!"毓秀童子一甩衣袖,身形飄飄地移到甯禹疆身邊,十足的神仙氣度.

地上的"僵尸"們忽然活了過來,一個個掙紮著爬起身,連滾帶爬地狂奔逃命.領頭官員虛張聲勢地吆喝兩聲,根本沒人有心思理睬他,當下也顧不得顏面官體了,轉身跑得比手下更快.

一些大膽的村民此刻打開門來觀望,心里盤算著面前的一老一少究竟是仙是妖.

甯禹疆才不管那麼多,拉過毓秀童子輕聲取笑道:"你很厲害嘛!不過忽悠人的本領就實在太不入流了,還不如一開始動手修理他們,何必多此一舉編造謊言嚇唬那個狗官有什麼用?"

毓秀童子瞪眼道:"我不是嚇唬他的,他身上確實有妖氣!"

"咦?他家有妖怪?妖氣是怎麼看出來的?"甯禹疆是真的很好奇.

"你還未完全轉為仙身,肉眼凡胎,所以看不出來,加緊修煉,再過一兩個月就好."

呸呸!干嘛把她說得跟那個沒見識又不識好人心的小白臉唐僧一樣?甯禹疆怒瞪老童子.

換作從前,老童子應該已經嚇得縮成一團,連聲求饒了,可是現在……聳聳肩就走開了,嘴角還勾著可疑的弧度——這個家伙竟然敢取笑她!

"現在是怎麼辦?我們繼續上路還是跟著那個狗官去看妖怪?"甯禹疆一手勾住老童子問道.她從來不覺得妖怪一定是壞東西,也有好妖的,是不是要滅妖,得先分析一下那只妖行為用心.

毓秀童子摸摸下巴,道:"昨天你說琅珠草是用來煉毒的,這些差役特地來這里征收這種草,估計是與那妖怪有關,我們今天鬧了事,要琅珠草的幕後之人估計很快會出面,我們在這里等就好."

果然老童子不但模樣越來越有仙氣,更有了料事如神的趨向.

未免傷及無辜,甯禹疆打發了大媽一家四口收拾細軟暫時到別處暫避,她與老童子留在原地等正主找上門來.不過等了一個多時辰,就聽見道路那一頭傳來人馬喧鬧之聲.

等了這麼久,終于有架可以打了!


附近小縣城的官衙估計是全員出動了,近百名差役簇擁著兩輛馬車,聲勢浩蕩一路走到村前,前面的二十幾名差役舉著肅靜回避的牌子,鳴鑼開道,可惜此時村里的人早已經嚇得統統在屋里龜縮不出,這一陣做派除了驚嚇了幾只在簷下屋前徘徊的雞鴨貓狗,根本無人理會.

隊伍停在了甯禹疆他們前方,第一輛車上"滾"下來一名胖的已經分不出頭頸身子,身穿官袍縣官,喝道:"妖人在何處?光天化日之下竟敢當眾行凶,真當我雞西縣無人了?!今日本官請來雷族上仙,識相的速速出來認罪伏法,否則五雷轟頂,死無全尸就是你等下場!"

甯禹疆早從屋里搬出一張藤椅,歪坐著對這名縣官上下打量一陣,道:"不知道吃了多少民脂民膏,吃成這副肥豬模樣.起碼有四百斤的肥肉!"

毓秀童子鄭重其事地點頭道:"說不定有五百斤,你看他頭部大小適中,鼻孔大,額角寬,耳薄但耳根硬,眼圓且明亮有神,背腰應平寬而直長,腹部大而充實,且無垂地之態,分明是一等一的……好豬!"

縣官被他們一唱一搭氣得臉色紫脹,但想起之前差役曾道這兩個"妖人"妖術厲害,只得先忍一忍,屁顛屁顛跑到後面那輛車前,大聲道:"下官有請仙長現身斬妖除魔!"

"哼!"車上傳來一聲冷哼,眾人耳中似乎響起一聲炸雷,齊齊震了一震.

車門一開,一名形貌清朗,身穿黑衣的中年人走了下車,遠遠看去氣質風采果然十足的神仙中人.

可惜這優雅的出場儀式被一只雞蛋破壞了……正確的說是三只雞蛋!

黑衣人才站定了,就覺兩陣風聲撲面而來,以為是什麼暗器偷襲,聽風聲知道來勢並不甚強,于是故作瀟灑地向左挪了一步,從容不迫地閃過一件暗器,右手作拈花拂葉狀,姿態無比優雅地往另一件暗器上一撥……為防暗器有毒,還特地豎起指尖,僅以指甲碰觸.

可惜偏偏他低估了對手惡搞的能力和實力,雖然儀態萬千地解決了兩只雞蛋,卻沒料到頭頂上還有一只等著他……

當他察覺頭頂被什麼東西敲了一下,大驚失色伸手一摸,摸到的是一手黏黏糊糊的蛋清蛋黃碎蛋殼!

什麼神仙風度,高人氣質,統統被這小小一個雞蛋破壞殆盡!

甯禹疆不知道這個仙人是真是假,所以用自己的方法試一試,開頭兩個雞蛋都是虛的,最後那個雞蛋扔出去後,她以法力控制使之穩穩停在那人的頭頂上,窺准時機當頭砸下,竟然輕易一擊成功!

當下就算再肉眼凡胎也看得出來這個家伙不過是個沒什麼本事的神棍!

縣官呆呆看著自家靠山蛋清掛面的狼狽姿態,不知該如何反應!甯禹疆已經和毓秀童子捶著凳子笑倒了.

◆◇◆◇◆

輕敵是不對滴,很容易會因此碰到危險.

本來想多寫一點,臨時接到個工作任務,估計周五周六都要加班了,下回更新就是周日了╮╯▽╰╭

摸摸大家,現在紅票882張,到周六晚如果有930張,我周日就加更補進度,如果沒有的話,那就等滿1000張的時候加更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