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75 神棍界的一等人才
大熊男臉色一僵,還不待反應,門板已經被踢開,沖進來五個差役打扮的人.那些差役十分凶暴,見屋內沒有別的幫手,只有一個傷員和一個不起眼的小丫頭,膽氣更壯,不問情由對著大熊男就是一棍.

大熊男急急閃開,卻不敢反擊,忍氣吞聲道:"幾位官爺要的琅珠草,我們爺倆翻遍了大山只找到這里五株,我家小子腿也摔斷了,能不能請幾位官爺寬限幾日,小人今日再上山去找……"一邊說一邊拾起地上的筐子送過去.

為首的差役一手奪過筐子,掃了兩眼確認無誤,隨手將筐子往後一扔交給身後的人,惡聲惡氣道:"你當大爺是菜販子,還能討價還價?說是十株,便一株也少不得!奶奶的,狗崽子腿沒摔斷,大爺也要打斷.不給你點厲害的看看,真以為大爺我是善男信女!"

說罷一揮手,身後兩名差役提著鎖鏈就要上前將大熊男抓走.

甯禹疆想出手把他們暴揍一頓,忽然毓秀童子湊上來緊緊拉住她低聲道:"不要沖動,這次打跑了他們,等我們一走,這些家伙回頭來找麻煩,這家人可就慘了."

民不與官斗,何況自己還有妻兒在此,大熊男忍氣吞聲任由兩名差役給他戴上鐐銬,一陣推搡踢打拖到屋外.

昨夜見到的那個小男孩本來一直躲在屋內,聽見差役要將阿爹抓走,哭著跑了出來去牽父親的衣角.

一旁的差役見了上前來對著小男孩就是一腳,甯禹疆再也忍不住,更不想忍,身子一閃沖到那差役面前舉拳就打.

她身上仙力極強,這一拳後發先至,差役的腳還沒碰到小男孩,人已經被打飛出去,啪一聲摔到了籬笆外.小男孩被嚇呆了,根本連哭泣都忘記了.

剩下四個差役看清楚打人的竟然是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呼叫一聲,仗著人多舉起手上的棍棒就向甯禹疆身上招呼.

結果可想而知,不過眨眼功夫,籬笆外多了四條死狗,甯禹疆未能盡興,恨恨罵道:"哼!這麼不經打還敢出來混!"

差役來鬧事之時,附近的村民人人自危,縮在房子里不敢出聲,此時聽見異響,紛紛從門窗縫隙里窺探,心中暗爽之余又有些擔心.

按照以往的慣例,這些差役只是打頭陣的,等下還會有幾十名差役來逐一向各戶收繳藥草,本來交不出藥草,給點錢也能勉強打發過去,現在差役被打,等一陣大部隊來了,恐怕村子里人人遭殃!

果然一名倒在地上的差役罵罵咧咧道:"小賤人你別得意,大爺的兄弟來了,把你打成肉醬!"

甯禹疆冷笑一聲,如果是從前,她雖然很能打架,但是單靠拳腳一次頂多就應付四,五個混混,現在有仙法防身,就是來一兩百個差役,也完全不是問題.

抬腳踹了那個差役一下,喝道:"把鑰匙交出來,我留你一條活路."

旁邊的差役想著好漢不吃眼前虧,不敢多言,乖乖從腰間皮囊里取出鑰匙遞過去,甯禹疆接過了拋給無奈跟出門的毓秀童子替大熊男打開鐐銬.

大熊男看她一個小姑娘眼都不眨地暴打官差,闖下大禍,早就嚇得六神無主,但是人是從自己屋子里走出來的,這個干系賴都賴不掉.大兒子受傷了跑不了,小兒子年紀幼小,自己這一家算是完了!

甯禹疆不太懂他的心思,毓秀童子曾在人界混跡多年,這些人情世故卻是懂的,心想事已至此,大不了讓甯禹疆現出仙身秀兩手神跡,這些凡人定不敢對這家人多作為難.

走過去在熊男耳邊低語幾句,說明身份,果然見那熊男臉色從不信變成驚疑不定,最後一咬牙,決定不管他們是不是騙子,到了這份上也甯可信其真了.

此時那大媽請了村中的大夫回來,見院子前躺了五個受傷差役,吃驚不少,大夫更加嚇得掉頭就跑,唯恐惹上事端.毓秀童子拉過飽受驚嚇的兩夫妻就往屋里帶,一邊轉頭把甯禹疆也招呼進去.


毓秀童子有心要安撫他們,施展了一點木族的療傷法術,不過片刻,躺在長凳上的年輕人一雙腿已經完好如初,利落地起身走動一圈,一家四口看向甯禹疆二人的眼光變成了全然的崇拜敬畏.

大熊男啪一聲跪倒在地,激動道:"多謝大仙救命!多謝大仙救命!"

另外三人連忙效法,甯禹疆手忙腳亂地一手一個把他們拔起來,氣道:"跪什麼跪,一個個給我站直了!"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一家四口整齊地立正站好,當場把她搞得哭笑不得.

屋外這時似乎來了不少人,喝罵之聲陣陣傳來.

甯禹疆挑挑眉頭打算出去"晨運",毓秀童子攔著她道:"你別越幫越忙了,讓我來吧!"

哼哼!昨天是反駁她,今天直接數落她了!

扁扁嘴拖過板凳坐在門口,甯禹疆安心觀看老童子的表演,可惜這里沒什麼瓜子零食,美中不足啊!

一家四口想著萬事有兩位大仙撐腰,底氣十足,也都站到她身後去看仙人如何大展神威修理酷吏.

毓秀童子整整衣冠,大搖大擺走到屋外,一眼看去十足的仙風道骨.

人才啊!分明是神棍界的一等一人才!

門外凶神惡煞的官差大概有三四十人之多,其中一人身著官服,應該是這群人里的老大,聽了幾個挨打差役的稟告,眉頭打了幾個褶,冷冷看向毓秀童子,喝道:"何方刁民,竟然敢毆打官差?!"

毓秀童子神情莫測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最近可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人?"

那官員一愣道:"胡說什麼?"

"你身上邪氣縈繞,怕是最近親近過什麼妖邪之物."毓秀童子繼續嚴肅地恐嚇道.

"呸!大膽刁民,竟敢妖言惑眾!"

"死到臨頭猶不自知,既然如此,本仙也無謂與你多言."

甯禹疆眨眨眼睛,心道:這不是聊齋鬼故事里的經典情節嗎?可惜這個官腦滿腸肥的,跟清秀書生差太遠,怕也不會有什麼女妖願意對他下手.古今中外的神棍說辭都是差不多的.

那官員顯然也不如書生那麼純潔好忽悠,毓秀童子說的話他半句不信,招呼手下一擁而上打算抓拿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