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67 風靜語之死
本來想在羽民谷多留幾天好好玩個夠的,結果因為木瑕雪不純潔的提議,導致甯禹疆見到兩位帥哥都覺得有些訕訕的,所以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不得不認真考慮離開的問題,美味的點心水果,在她的心不在焉之下都變得沒了味道.

木瑕雪倒是沒什麼所謂,施施然地與孔雀兩兄弟談笑.毓秀童子低頭坐在一旁,假裝自己是一件擺設.

"風族長在想什麼?"云錦笑著問道.

甯禹疆顧左右而言他道:"我在想,這世上真有鳳凰神鳥嗎?"

云璧笑道:"鳳凰神鳥自然是有的,不過鳳凰族長居海外仙島,已經難得一見.風族長在水族時可見過水大公子身邊的白精白靈兩兄妹?"

甯禹疆點頭道:"當然見過,白靈是我的好朋友!"

云璧道:"蛟龍族與鳳凰族同為神獸,不過蛟龍族在三界之中還要稍微常見一些,鳳凰族中曾有一只白鳳凰為風族一位族長的座下神獸,此後似乎就再難得一見了."

"能夠得到這兩族的神獸,除了主人本身的實力必須受到神獸的認可外,更要看機緣,水大公子的雙生白蛟龍和蝕月魔君的黑蛟龍,不知羨煞仙魔兩界多少人呢!"木瑕雪話中透出隱隱的豔羨之意.

想不到白精白靈還有那條暴露狂的黑泥鰍竟然這麼有名氣啊!另外兩個就算了,白靈一個天真膽小的小丫頭,可看不出來有什麼厲害的.

云錦歎道:"不過蛟龍族與真正的龍族畢竟還差了那麼一點."

"真的有龍?"甯禹疆見過白靈的真身,也覺得不怎麼像印象中的龍.

"龍族絕跡多年,也有人傳說,龍族其實本來不存在,是修煉到最高層的蛟龍族所化."云錦笑著補充道.

眾人天南地北地閑聊,慢慢氣氛又熱絡起來.正在此時,忽然木瑕雪的一名隨從走進廳來,俯身到她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眾人雖然坐得很近,但是卻半個字都聽不懂,想必使用了某種秘語.

木瑕雪越聽臉色越難看,慢慢站起身對云錦,云璧道:"木族中有要事,我要先行趕回去處理,這便告辭了."

轉頭又對甯禹疆道:"風妹妹,可否送我一程?"

甯禹疆知道她有話要對自己說,聳聳肩跟著她出門.她一路想甩掉這個大包袱,沒想到兩人才達成和平友好協議,她竟然就要主動消失了.

兩兄弟聞歌知雅意,躬身一禮,只將兩人送到廳門前便止步不前了.

"雷族族長替雷亦英向君父提親."木瑕雪說著話時面帶寒霜,沒有半點待嫁女子的嬌羞.

"你不喜歡雷亦英?"甯禹疆了然道.

不喜歡?她從來沒有考慮過喜不喜歡的問題,在她心里雷亦英是她的競爭對手,是她掌握木族實權的擋路石,她對他的感覺,排斥有,猜忌有,戒慎有,喜歡?她又怎麼會喜歡自己的對手?!

她根本就是討厭他,恨他!如果沒有他處處咄咄逼人,君父不會一味要求她忍讓低調順從,要安心當個傀儡.

他現在竟然直接向君父提親了,是想借著娶她名正言順接管木族嗎?她才不會讓他如願!

"說這些也沒意義了,風妹妹,你所說的風族禁地之事,還有你母親身亡,以及如何將你送到人界的詳情,我會找機會向君父打聽清楚!"木瑕雪主動道.

甯禹疆側首看著她,這事木族族長也知道?

"我隱約聽族里的長老提過,風靜語風族長去世之時,君父也在她身邊……"木瑕雪笑得狡黠.

"然後?"才不信這個女子會日行一善,助人為樂呢!肯定是有所求的!

昨夜她對此事只字未提,想必原本是打算留著一個籌碼的,但是今日她臨時有事必須離開,所以才不得不提前將籌碼拋出.

"向風妹妹討個人情,希望有日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你可以念在這點情分上,出手相助."木瑕雪毫不隱瞞自己的目的.

這不跟周芷若一樣嗎?不過還好,她也沒什麼東西不舍得的,只要能順利回家,答應她又何妨?

甯禹疆爽快地點頭答應,但還是事先聲明道:"我能力有限,做不到的也沒辦法哦!"

"放心,定是風族長力所能及的."木瑕雪笑一笑轉身帶著兩名仆從離去.

云錦云璧已經吩咐了兩只白雕等在一旁,三人騎上白雕,轉眼便消失在云端.

甯禹疆回到廳上,云錦迎上來道:"風族長,家母想請你到房間一敘,不知可否賞面?"

"好啊!"反正現在左右無事,木瑕雪剛走,自己若是馬上告辭,總有些不是太好,讓她去面對這兩兄弟,又總覺得別扭,不如去陪陪那位似乎與自己母親很熟的阿姨.

昨日見過的那名病弱的白衣美婦人此時躺在房中閉目養神,甯禹疆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個看起來這麼弱的婦人,不但是孔雀兩兄弟的母親,也是鳥族的族長,三人都姓羽.

羽族長的房間也是一個"鳥巢",就建在那株巨大榕樹主干的最頂端.

甯禹疆走到她身邊盤膝坐下,端詳一下婦人的臉色,問云錦道:"阿姨這是什麼病?可曾找人醫治?"

"水族八夫人曾經來看過,可惜尚缺一些藥物,她上個月來信說藥物已經找齊了,這幾天就能把藥煉好了送來."那婦人睜開眼睛道.

云錦云璧兩兄弟連忙上前去將她扶起身.

"我這是傷,早上起來還好,一旦過午就會越來越虛弱,昨日真是失禮了."婦人微笑道,眼睛不離甯禹疆的小臉.

"阿姨你想跟我說什麼?"甯禹疆被人看慣了,也渾不在意.

"也沒什麼,不過看到你就想起故人,忍不住就想多多親近."

甯禹疆想了想,這個阿姨似乎對母親所知甚多,不妨打聽一下關于風族禁地的消息,婦人聽了她的問題,卻是神色一變.

"是誰告訴你風族禁地之事?"

"水叔叔和我阿姨啊.風族禁地……有什麼不妥嗎?"

婦人身子輕輕顫抖一下,苦笑道:"那是一處不祥之地,囚禁了天地間最邪惡凶殘的惡魔."

"咦?!"這個水叔叔和阿姨都沒有提起過呢.

"只是,那惡魔已經被你……你的母親封印住了,至少有九千九百年不能再出來為禍人間了,此刻你就是到禁地去,也不會有什麼危險,難怪水族長會告訴你."

甯禹疆聽到九千九百年,心中忽然靈光一閃,他們都說自己一百歲,就是說自己出生之時,距離惡魔出世之日,剛好一萬年!

自己出生了被送到另一個世界,然後母親風靜語也去世了,封印惡魔的是她,這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聯系?

"我母親的死與禁地中的惡魔有什麼關系嗎?"甯禹疆問道.

"你果然聰明,你……你母親就是為了封印這惡魔而死的."婦人仿佛陷入回憶.

原來萬萬年前,三界中出了一個惡靈,吸食了無數人魔神三界高手的精魂,橫行三界,無人能敵,更將天地間最邪惡陰毒之氣彙聚一處成為巢穴,正巧就在風族的屬地巽風崖附近.

這惡靈的道行日高,三界中人合力依然無法將之徹底消滅,惡靈每次出現,三界便是一片腥風血雨.

所幸這惡靈雖然厲害,卻無法離開巢穴超過一年,否則就會魂散靈滅.

三界中的高手商議甚久,終于研究出一個強大的法陣,可趁惡靈返回巢穴之時,將之封鎖在巢穴之內,使之無法出現作惡.

但是這個法陣唯一的問題就是每隔萬年,就會有一個時辰失去效用.如果在這個時辰中被惡靈沖出巢穴,那麼即使一年後它被迫重返巢穴之內,這一年中對三界造成的損害也會十分驚人.

風靜語當年正逢法陣失效,惡靈重出之時,為了解決此事,她竟決定一個人闖入惡靈巢穴之內阻止惡靈現世,最終雖然成功,她卻就此也一去不回.

甯禹疆想了想,實事求是道:"如果惡靈離開巢穴超過一年就會死,那位什麼不讓它出來,然後攔著不讓它回去,那不就一勞永逸了?"

羽族長歎道:"哪有這麼簡單?那巢穴是惡靈一手所造,與惡靈邪氣互相吸引,只要它願意,就是千里之外,也可在一瞬間回到穴內,不管什麼法陣都無法阻攔."

"我聽說,娘親過世時,身邊尚有幾個朋友,為什麼要把我送到異界去呢?"

羽族長眼中有些什麼一閃而過,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她自然有她的用意."

這些人,每一個對自己都似乎並無惡意,可是說的話偏偏都不盡不實,大概有什麼重要的關節瞞著自己呢……甯禹疆心中歎口氣,今日知道的已經多得超乎想象,原也沒打算能把所有事情搞清楚.

他們在鳥巢中曬太陽,閑話家常的時候,有個人正匆匆掠過羽民谷,向著巽風崖疾奔而去.那個人正是從魔宮出來尋找甯禹疆的魔主,他出發的時間比甯禹疆稍晚了一點,趕到云夢澤時,她已經離開數天.

一路追到仙湖城,卻再感覺不到一分一毫她的氣息——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倒黴,甯禹疆剛好在城外遇上了薇色與她的寵物浣熊土豆,被土豆纏怕了,所以戴上了隱氣珠隱藏身上的氣息.

魔主打聽到她要到風族屬地去,所以連忙急急趕去,偏偏甯禹疆一路慢行,結果魔主追得太過,一下子跑到了她的前面,兩人再一次錯過.

這樣的巧合,只能歸咎為人品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