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卷 061 一不小心走在了潮流尖端
云夢澤是人間仙境,並非所有凡人都有機會進去一探究竟,只有獲得云夢澤中仙人的許可,才能遷入.要獲得仙境的入境簽證和居留權,比非洲貧民想要到美國游玩定居還要難上千萬倍.

而未能被水族眾位大仙看上的人,不要說進入,根本就是連門牌號碼都找不到,世人只是隱約知道云夢澤的大致方位,但是真正能摸上門的除了極個別很有機緣的人之外,那是一個都沒有的.

甯禹疆帶著毓秀童子離開云夢澤好些天後,才真正見識到這個世界上的凡人生活,也才知道隨便自己亂走亂逛的云夢澤,在凡人眼中是何等神聖.

拒絕了水流觴做伴上路的提議,身邊只剩下一個皺巴巴的過期變形美男子,但並不影響甯禹疆的好心情.

對云夢澤中親友的離情依依而引致的低落情緒,在出發一天後遇到第一個凡人小城鎮時,很快被好奇所取代.

為了方便行動,甯禹疆換上了一身普通少女的淡藍色舊布衣裙——這還是費盡心思才問靜風院里的小侍女要到的,那個小女孩聽說高高在上的風族小族長,未來的水族族長夫人竟然惦記上她的舊衣裙,眼珠子都快瞪出了眼眶.

因為一路上都沒遇上什麼人,所以甯禹疆也沒有掩飾自己的特殊形貌,遠遠看見小城鎮,才想起應該改換一下發色瞳色,把放心肉印子遮擋一下,免得引來不必要的注目甚至圍觀.

此處離城鎮已經近了,萬一被路上行人撞見她施展易容法術就麻煩了,甯禹疆左右一看,拖了毓秀童子就往路邊的樹叢走.

樹叢忽然一陣晃動,鑽出一名黑發黑眼的凡人少女.這個女子大概十八九歲年紀,身穿青色衣裙,容貌只是清秀,但一雙眼睛好像黑色的琉璃珠子一般,活潑可人.

她顯然沒想到有人就站在樹叢外,一雙手還握著腰上的裙帶系結,顯然是剛剛躲在樹叢後吸收天地精華日月靈氣解決人生大事——簡稱小解.

兩人面面相覷,忽然聽那少女"啊"的一聲尖叫,三步並作兩步沖到甯禹疆面前,一把捧起她的長發辮,就著陽光仔仔細細看了一輪,嘴里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甯禹疆感覺不到這個少女對自己有惡意,一時沒提防讓她近了身,但馬上想起這少女剛才曾干的事情,不由自主"哇"一聲搶回自己的發辮,掏出手帕用力擦,氣憤地罵道:"你有沒有搞錯啊?!講不講衛生,剛剛上完廁所,手都不洗就對人動手動腳!"

少女不懂什麼叫"衛生"也不知道什麼是"廁所",但是看甯禹疆的舉動,猜也猜得出來,眨眨眼有些尷尬地道歉:"啊呃!對不起,我,我一時太激動!我手很乾淨的,沒摸過什麼髒東西!真的!"

一旁毓秀童子很乖覺地取下腰間的水囊,倒出水來讓那少女淨手.

少女一邊洗手一雙眼睛還是滴溜溜地往甯禹疆臉上轉,甯禹疆知道現在自己形貌異于常人,也不知該如何解釋,正考慮要不要動用些小法術,讓她失憶一陣.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這身打扮花了多少錢?在哪里買的?"少女又是痛心又是不忿地問道.

"啊?"什麼意思?她這身衣服很特別嗎?明明用料和款式都是最普通那種啊.

少女看她不答,自言自語道:"怎麼可能有人消息比我還靈通?竟然這麼快就做出風族的造型裝扮!有沒有搞錯啊!枉我自稱一代流行造型大師,啊啊啊啊!怎麼可以啊!"

甯禹疆與毓秀童子對看一眼,心中同時想道:這個女子不會是腦子有毛病吧……

算了,既然是瘋子,就不用計較了.

正在此時風中傳來一陣人聲,馬蹄聲,甯禹疆一驚,轉身就想找個地方先避一避,怎知那少女忽然撲上來抓住她的衣袖大叫道:"你別走!"

甯禹疆要甩開她閃人已經來不及了,幾匹駿馬從路的那邊疾奔而至,馬上幾名衣飾華麗的少年男女一眼就看見了路邊糾纏著的這三個人,雙方一打照面,都是一呆.

那幾個男女一眼看去有紅發,有綠發,像極了五大仙族的模樣,眉心竟然還都有放心肉印子.

甯禹疆與仙族中人相處久了,早已經可以輕易分辨仙人與凡人的氣息差異,在這幾名男女身上明明分毫感覺不到仙人氣息.

這幾個是……冒牌貨?

那個從樹叢里竄出來的奇怪少女死死揪住甯禹疆,雙眼看向那幾名馬上的男女,眼中流露出垂涎之色.

幾名男女不約而同勒住馬,上上下下把甯禹疆打量了一遍,其中一名紅發紅眼的少年疑惑地開口問道:"這是哪一族的打扮?怎麼從來沒見過?"

"這是大名鼎鼎的風族造型,幾位少爺小姐莫非沒聽過一個多月前,云夢澤仙魔大戰,風族小族長一人力敵魔主,拯救仙族于水火的大消息?"甯禹疆身邊的少女抬頭挺胸大聲道.

一側頭湊到甯禹疆耳邊道:"你別走也別說話,我要做成了生意,分你一兩銀子!"

有銀子?甯禹疆心下一轉,決定留下來搞清楚究竟是什麼事情,順道賺點外快.

阿姨和水叔叔都以為她離開云夢澤會施展法術趕到風族,再加上以甯禹疆的修為,根本就無需飲食了,所以完全沒想到要給甯禹疆准備銀兩.

甯禹疆自己是想到了,但是不想麻煩他們,所以也沒提起.此時馬上要入城了,沒錢想吃飯住店會很麻煩,既然有銀子送上門來,不賺白不賺啊!

那少女看她意動,連忙展開職業性的笑容,開始將火力轉向馬上明顯口袋里不缺錢的公子小姐.

"這里離云夢澤這麼近,你們不會連這樣的大消息都沒聽過吧!"少女一臉的痛心疾首.

"金,木,水,火,土這些造型已經過時了,現在最流行的是風族造型."少女瞄一眼馬上幾人,含蓄地表達了自己對他們跟不上潮流的鄙視,直把馬上幾名本來自我感覺良好的公子小姐看得慚愧不已.

少女一手將甯禹疆勾到身前,笑眯眯地解說道:"這是我剛剛給我的伙計試做的最新風族造型,你們看這墨藍的頭發眼睛,襯上眉心的藍色圖騰,冷豔神秘,走在路上,誰不多看幾眼?你們不知道啊?這次仙魔大戰力敵魔主的風族小族長就是個年輕的小姑娘,不知迷倒多少仙族少男少女.現在這個造型只我一家,別無分號,眉心這個藍色圖騰的圖樣保證與原型絕對一致,你們要感興趣,染發染瞳藥劑加上眉心圖騰和專用黏膠,不二價,十兩銀子一份!"

甯禹疆和毓秀童子恍然明白過來,原來人家把她這個真貨當假貨了,還拿她當活招牌招攬生意.沒想到凡人界里竟然還流行p仙族造型.

這少女一副伶俐熟稔的做派說辭,再回想她剛剛自言自語的話,想必做這一行也做得很有經驗了,而那些男女顯然就是典型的目標消費群體,俗稱羊牯或冤大頭.

甯禹疆年紀雖小,但容貌極是美麗,馬上的男女看得怦然心動,紛紛慷慨解囊,價也不講了,不過一陣,那少女就做成了六十兩的生意,變戲法一樣從袖袋里取出六個錦囊送過去:"幾位公子小姐都是此道中人,用法也不用我多解釋,我家的染色藥,藥效持久上色均勻,黏膠質量上乘,貼上了以後防水防汗,你們用過就知好!"

一邊說一邊順手拉過甯禹疆,作勢在她眉心揉了幾下,證明黏膠的質量.

甯禹疆哭笑不得地任她擺布,毓秀童子在一旁憋笑憋得渾身發抖.

少女展示完了,松開甯禹疆幾步退到樹叢中一陣翻找,飛快取出一面彩旗迎風一展,笑道:"你們用過了覺得好,記得多多宣傳,介紹朋友來買,小女子馬上要在城里開店,大家認准'薇色仙族彩妝店’,本店還出售各色胭脂香粉等高級化妝用品,新開張八折酬賓!"

彩旗上的幾個店名大字在陽光下鮮豔非常,舉旗的少女得意得像個手舉長槍,一夫當關的大將軍.

那些少年男女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熱切的賣家,紛紛笑起來,為首的少年道:"得了得了!沒見過你這麼能做生意的,如果真那麼好,生意自然少不得你的!"

說完一行人嘻嘻哈哈地打馬往城鎮而去.

少女咯咯笑了幾聲,顯得十分滿意,轉身從樹叢中取出行李背上,拉著甯禹疆道:"走,今天還沒進城就做成了買賣,姐姐我請你們吃一頓去!"

她的行李是一個竹編的大箱,上方有蓋,一側綁著兩條肩帶,背上時就如現代的雙肩背包一樣.那面彩旗就插在箱子上,一路招搖過市.

前面的小城鎮名叫"仙湖城",規模不大但是十分繁華,大概是因為往來人口太多,守城門的官兵只是懶洋洋地掃了他們三人一眼就搖手讓他們進城,對甯禹疆的詭異形貌不聞不問,想必是見多了p愛好者.

甯禹疆一直覺得麻煩的容貌問題,竟然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