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33 殺魚背後的三觀問題
采集玄冰藻的過程出奇地順利,甯禹疆"物盡其用"地要求水流觴現做一個"冰箱",用來做收集容器.

"帶個大水晶缸下來好麻煩,既然你會制冰,現做一個冰盒就好,還能按玄冰藻的多少來確定冰盒的大小,多方便啊!法術也要用在刀刃上!"

水流觴無奈道:"如果我沒跟你下來,你要用什麼來裝玄冰藻?"

甯禹疆伸手取下背後的包袱,取出一團東西抖了抖,一個大皮袋出現在兩人面前.

"這個皮袋不會漏水,帶水晶缸下來太沉太麻煩了,一點都不實用."她是環保的好孩子,出門自備購物袋的.

水流觴無語,只得按要求就地取材制出一個巨大的冰盒.

甯禹疆也沒閑著,拿著玄鐵鉗,玄冰藻見一個采一個.

鑒于玄冰藻成熟一日不接觸空氣就要失效的特性,甯禹疆特地帶了一個大筆筒來,將筆筒倒轉,底朝上,口朝下,驅動法力收集附近水域中的空氣注入筒中,因為水壓極大,收集來空氣都被牢牢封在了筒里,成了一個小小的"氣艙".

每采到一株玄冰藻,就先用玄鐵鉗夾住伸進筆筒中"透氣",然後再扔進冰盒內存放.

水流觴看著甯禹疆的系列奇怪舉動,大覺新奇,卻也不得不稱贊她的聰明.

往年他與白靈白精潛入湖底,只想著由兩人輪流把采到的玄冰藻送到岸上透氣,以求在有限的時間內保住盡量多藥藻的效果,沒想到甯禹疆竟然想到辦法讓這些玄冰藻在水下先透氣,這樣晚些帶到岸上的玄冰藻,將全部是有效的藥草!

水族幾乎每年都會派人下夢湖采玄冰藻,卻從不曾有人想過這一節,不過即使想到,如果沒有擅長禦風的風族人相助,也難以辦到就是了.

兩人配合著水底作業,速度飛快,但是仍無法完全趕上玄冰藻凋謝失效的速度,大概把所見的玄冰藻采了個七八成,剩下的就已經全數陸續枯萎了.

甯禹疆看著來不及采集的玄冰藻一點點黯淡下去,歎著氣直道可惜.

水流觴道:"走吧.這次采到能用的玄冰藻已經是曆年最多,怕用個兩三年都不成問題.剩下的采不到也是天意."

"下次把白靈白精帶上,一定可以采完!"甯禹疆總結經驗,她才不管什麼天意地意呢!

今天一個是沒有預料到玄冰藻竟然已經成熟,另外一個是撞上窫窳,浪費了太多時間.

裝滿了玄冰藻的冰盒子寒氣更盛,只是甯禹疆含著水流觴的內丹,也就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了.

到了水面上,甯禹疆把冰盒子推給水流觴,吐出兩顆珠子交還給他道:"謝謝!"

水流觴吞下內丹正要說些什麼,忽然聽到岸上人聲鼎沸,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

他們都沒有預料到今天會采集到玄冰藻,岸上的人顯然不會是為了他們而來的,兩人對視一眼,托著冰盒向岸邊而去.

快到岸邊,水流觴總算知道究竟發生了何事——十幾條窫窳的尸體一字排開停放在湖岸邊上,宮城中的侍衛與附近前來看熱鬧的民眾圍著正在猜測究竟為何夢湖會忽然浮上這麼多死去的窫窳,白靈白精也在人群之中.

他們與水流觴自有感應,眼光一下找到了兩人的所在,水流觴不欲驚動旁人,向他們比了個手勢,帶著甯禹疆繞過人群聚集之處,到夢湖另一側僻靜的角落上岸.

白靈白精見到他們十分興奮,白靈首先沖上來道:"公子,那十多條窫窳是你們殺的?好厲害,都看不見傷口!奇怪,昨天在湖里怎麼就沒看到它們呢?"

水流觴不動聲色,將施過法不再冰寒凍人的冰盒交給他們道:"旁的事情先不說,你們先把玄冰藻送回去給瀟寒煉藥,我與風小姐另有要事商談."

白靈滿肚疑問,但是看自家公子的臉色,顯然是不准她繼續問了,只好扁扁嘴巴乖乖跟白精一起抬了冰盒回去.

看著兩人的身影走遠,水流觴忽然轉身對甯禹疆道:"那些窫窳是怎麼回事?"語氣森寒,再無半分之前的和顏悅色.

甯禹疆沒好氣道:"我怎麼知道它們是怎麼浮上來的?黑泥鰍在深溝里下了禁制失效了?"

"活的自然沖不出法力禁制,死了就不再受禁制所限,我要問你的是,你用什麼方法不聲不響殺死它們的?"

此刻想起之前甯禹疆對窫窳在水底的異動全不好奇,大概就是因為她根本就知道那些窫窳馬上要一命嗚呼,而下手的正是她本人.

甯禹疆不高興了,這是什麼態度,把她當殺人嫌疑犯嗎?

"很簡單,你不願意把它們的血凍住,我就在它們身上施法,讓他們再也吸不到半口氣,悶死它們羅,也不用把湖水搞得髒兮兮."

其實被水流觴殺死的那兩條,甯禹疆在它們身上用的方法更巧妙,是直接把它們頭部的氣體抽走,兩條窫窳腦缺氧了,自然反應遲鈍,就算沒有受那兩劍,過得一時半刻也必死無疑,而且連掙紮逃生的機會都沒有.

後來那十多條因為數目比較多,所以她才改為整體施法,阻絕它們附近的空氣.

那些窫窳吸不到氣,本能反應自然是要沖到水面上求生,但是又被黑蛟龍的禁制所阻,結果統統被悶死在深溝之中.

死去的窫窳不再受法力禁制影響,于是飄到了湖面上,才被附近的人發現.

"你!你怎麼可以輕易用這些魔道手段?後果有多嚴重你知道嗎?"水流觴臉上可以隨便刮下幾層冰霜.

"有什麼不可以的?什麼仙道魔道,都是殺,哪有這麼許多講究?又能有什麼後果?"甯禹疆氣道.

冰塊男就是冰塊男,剛以為他改過自新了,馬上就故態複萌!

水流觴深深吸兩口氣,勉強平靜下來道:"你剛剛回來,什麼都不懂,我便一件一件告訴你."

"仙魔有別,是因為兩者一個是順天而行,行的是正道,而另一個則是倒行逆施,以旁門左道之術修煉.我們天生有駕馭五行神力的根基,說到修煉方法,仙魔開始之時並無區別.蝕月魔君曾經是水族中不亞于君父的高手,兩人法術並無差別,只是後來他行事走了偏鋒,又去修煉各種妖術,這才最終墮入魔道."

頓了頓,看甯禹疆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樣子,繼續解釋道:"遇敵搏斗之時,光明正大以法力武力從外攻擊,傷敵殺敵便仍是仙道,以五行之術去毀其軀體根本,絕其五行生息的,便是魔道."

甯禹疆向天拋個白眼道:"我不過殺幾條怪魚,哪來的這麼許多狗理!"

◆◇◆◇◆

吆喝一下,看文順手注冊,收藏本書進書架,每天登錄一下,發給留言什麼的,10多20天後就可以給我紅票票啦.

發現這幾天紅票多了,應該是最早注冊的好孩子們存夠積分了,雞凍啊,我太愛你們了抱住用力啊嗚一口.

假期眨眼就過完了,憂傷十一好像還要等好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