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31 “剩菜”竟然不打包
怪物現身,水流觴反倒比之前還要平靜,有形的怪物總比無形的威脅要好.

只是窫窳從來都只在水勢洶湧的江河中出沒,怎麼會跑到夢湖底下的深溝中來?

但此刻已容不得水流觴細想,甯禹疆的法力在水底能施展的十分有限,而窫窳的動作更靈活快速得嚇人,他們才繞到它的背上,它忽然在水中一仰身子,以背向兩人撞去.

水流觴帶著甯禹疆順勢再向後閃,這窫窳可能在水底餓了很久,難得看到有生物出現,不依不饒死死追著他們不放.

甯禹疆被水流觴帶著連連躲閃,火氣上沖,開口道:"它再沖過來你引開它的注意力,我去打它的眼睛!"

一般生物無論如何強大,眼睛都是極敏感脆弱的所在,水流觴也想到這一點,只是顧著甯禹疆,不願貿然出手.

這怪物動作太快,而甯禹疆在水底施展不開手腳,萬一自己與她分開進攻,這怪物趁機攻擊她,很有可能還未把它擊傷,她就先遭殃了.

所以聽了甯禹疆的話,不但不放手,反而把她捉得更緊.

甯禹疆詫異地看了他一眼,猜到他是不放心自己,有些氣惱又忍不住覺得心里暖洋洋的,這個表哥也不是太壞嘛,跟那個世界的表哥一樣都把自己當成需要照顧的小孩……

"你不要逞強,到我背上來,我去收拾它."水流觴忽然道.

他身為仙族公認的青年強者,怎麼可能忍受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一只怪物攻擊得無還手之力?

甯禹疆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爬到了他的背上,既然他願意出力,那她就歇著看戲好了.

水流觴確定她抱穩了自己,心下再無顧忌,面向緊追不放的窫窳,雙掌齊出!

這一雙肉掌推出去,水流觴面前的水域瞬間變成沸騰的滾水,窫窳皮粗肉厚不怕燙,但是張大的嘴里一下子灌下去一大口熱開水,喉舌口腔灼痛難忍,加上眼睛也被燙到,當場痛得悶吼一聲在水中瘋狂掙紮打滾起來.

那一聲悶吼在水中激起一陣震蕩,甯禹疆本來看水流觴一擊得手,正笑得歡暢,忽然被狠狠震了一下,只覺得胸悶頭暈,難受之極.

水流觴察覺她的不妥左手拈個法訣,一個水泡從他的指尖冒出來飛快變大,將兩人罩在其中,水下的波動統統被隔絕在外.

甯禹疆頓時輕松不少,瞪大眼睛回頭看那條在水里痛苦掙紮著的窫窳,笑道:"你干嘛不把它燙熟了?現做一鍋水煮窫窳?"

水流觴苦笑道:"它體型太大了,要把它燙死怕沒有三五個時辰辦不到,再說煮熟了你吃得下嗎?"

咦?冰塊男現在竟然還會說笑?

甯禹疆道:"那我們繞過它繼續到下邊找玄冰藻吧."

"還不行……"水流觴語氣有些奇怪.

"怎麼?"

"這里的窫窳不止一條……"

"啊?"

甯禹疆來不及細問,耳中已經聽到一陣陣窫窳的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兩人對視一眼,都明白過來,應該是那條受傷窫窳的悲吼聲把同伴引來了.只是這夢湖底下何時來了這麼許多的窫窳?

"真該把白靈白精帶來."水流觴忽然歎氣道.

"多兩個幫手嗎?"

"嗯,窫窳腦髓對蛟龍族來說是增強法力的大補之物."

"白靈吃得下這麼惡心的東西?"甯禹疆想象不出來嬌滴滴的白靈扒開窫窳腦袋吸食它的腦髓是個怎麼樣的情景,太可怕了!

"白靈吃不下,但黑蛟龍是一定吃得下的."水流觴想到昨日白靈和甯禹疆曾在夢湖"偶遇"黑蛟龍,一下子明白了這些窫窳的來曆.

想必是黑蛟龍想飽餐一頓,故意用什麼誘餌將別處的窫窳引到夢湖底下的深溝之中困住,結果剛好撞上白靈和甯禹疆.因為雙方不歡而散,黑蛟龍把剩下的"食物"留著沒吃完就走了.

"那個露體狂臭黑泥鰍果然不是好東西!"甯禹疆怒罵.

要殺幾條窫窳,以水流觴的功力來說不難,只是帶著甯禹疆多有不便,而且這深溝里的窫窳不知還有多少,要是一條條地宰殺,先不說耗時費力,窫窳的血液腥臭無比,把這里弄得烏煙瘴氣,他們還怎麼去找玄冰藻?

說話之間,他們身邊黑影幢幢,起碼聚集了十多條窫窳.

"該死的!比蟑螂還多!黑泥鰍胃口真大!"甯禹疆啐道.

剛剛那條受傷的窫窳灌了很多口涼水,慢慢緩了過來,瞪著一雙受創甚深的"死魚眼睛"也湊過來想要報仇.這些深水生物原不靠眼睛視物,張不張眼對它們而言區別不大.

水流觴道:"說不得,只好放手殺了,大不了殺完後我留在這里用淨水術清理乾淨."

甯禹疆眼睛左轉右轉,忽然道:"它們會流血?"

"自然會的."水流觴有些奇怪,這算什麼問題?

"它們的血也是水的一種吧,能不能把它們的血都凍成冰?"

水流觴渾身一震道:"你怎麼會這樣想?!"語氣十分嚴厲.

"怎麼了?不行嗎?"甯禹疆一下子不能習慣他忽然又變身冰塊男.

"這是魔道,過于霸道殘酷,以後切莫再想這些旁門左道的法子!"水流觴的語氣稍微緩和了一點,但仍是嚴肅得很.

甯禹疆心中有些委屈又有些氣惱,大聲道:"都是殺,這樣殺跟用其他法力殺死它們又或者開膛剖腹地,有什麼差別?它們死相還沒那麼難看呢?"

那邊窫窳已經蠢蠢欲動要發動進攻了,水流觴無瑕多說,只得硬聲道:"你聽話就好,回去再跟你解釋!"

一邊說一邊背著她閃過兩條窫窳的夾擊.

甯禹疆心中有氣,念頭一轉,想到了另一個方法,也懶得再與水流觴啰嗦,安靜伏在他背上暗暗催動法力.

她施法原本只是動念間的事情,無需念咒也無特別動作,水流觴雖然覺得背上的少女身體緊繃,氣息沉凝,但忙于應付四面八方襲來的窫窳,以為她只是心神緊張又或是被自己喝止所以心中惱火,也沒有多去注意.

◆◇◆◇◆

今天第一更,第二更不用等,會比較晚,明天再來看哈.

摸摸大家,今天的故事是要提醒大家,點菜要適量,剩飯剩菜要記得打包,不然不但浪費而且汙染環境哈.

撓撓,有了紅票的記得每天投票啊,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