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29 你輕浮,不正經!
第二天一早,甯禹疆沒有去叫白靈,一個人繞到水流觴居住的涓滴居.

今天她要找的人是水流觴!

來之前考慮了很久,最後還是覺得應該把面子一抹,找杯子男幫忙.

她不是那種滿腦子只有沖動和個人英雄主義的呆瓜,昨天的經曆已經足以說明,她對法術的了解太少,萬一撞上魔君級別的高手,很容易著了別人的道.

本來好心想幫忙,最後很可能反而變成累贅人質,拖累一堆關心自己的人.

但是要她放棄下夢湖采玄冰藻,她又不願意,那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個有足夠實力的"合作伙伴",杯子男無疑就是首選!

他本來每年就會下水去采玄冰藻的,現在等于平白多了自己一個幫手嘛!他只要負責在岸上做看護以防有高手突襲之類的意外狀況就行!

甯禹疆越想越覺得可行,可是真正面對水流觴時,卻發現說服他比想象中的更難.

"母親說了,仙魔大戰前,你都不可以出宮去."還是一句命令意味很重的話,但是此時從水流觴嘴里吐出來卻沒有了以往的冰冷嚴酷不近人情,反而帶著空靈恬淡的感覺……仿佛任何反抗在這樣的甯靜話語面前都變成了無理取鬧.

可是甯禹疆也不是輕易改變主意的人:"你陪我去,阿姨一定會放心的!"

水流觴看著她,輕輕一笑:"如果我不陪你去呢?"

她該把這句話理解為挑逗還是挑釁?

甯禹疆瞪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變得……非常奇怪俊美青年,一句話不經大腦就直接吐了出來:"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言下之意,對杯子男的態度轉變竟然很有點痛心疾首.

水流觴笑道:"我怎麼樣?"

這個小姑娘一臉見鬼的驚詫神情,看得他心情大好.

把心思都直接放在臉上,絲毫不加掩飾,生動得令人不由自主被吸引!

"你,你以前明明是個冰塊臉,怎麼現在變得這樣不正經!"甯禹疆嚴肅沉痛,語帶控訴.

"我怎麼不正經了?"被一個小姑娘說"不正經",向來以品行端方著稱的水流觴真有些哭笑不得.

甯禹疆眼珠子轉了轉,想起阿姨曾經說過,之前水流觴態度冰冷,是因為修煉冰凌境界導致的,這修煉的副作用真大!

搖搖頭道:"你修煉完冰凌境界了?聽阿姨說,你現在應該是到化汽境界了吧,難怪這麼輕浮!"

好吧,再說下去,水流觴不知道自己會被批評成什麼樣了!

只得道:"采玄冰藻的事情我去就好,你還是乖乖待在宮里陪伴我母親好了!"

"不行!你在岸上幫我壓陣,玄冰藻我自己去采!我都准備好了!玄冰藻應該就這兩天內成熟."甯禹疆揚揚手上烏黑發亮的玄鐵鉗.

水流觴一臉不敢苟同,甯禹疆堅持道:"我害水叔叔修為受損,又不小心打傷了阿壁,自然應該讓我去采玄冰藻!"

"這些事,君父和四弟都不介意,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水流觴淡然道.

"阿壁"?這小丫頭什麼時候跟四弟關系這麼好了?

"反正我是非去不可的,你愛來不來!"甯禹疆脾氣上來,轉身就跑.

一路跑到宮門前,斜眼一看,果然水流觴不甘不願,不緊不慢地跟在後面,甯禹疆心中大是得意.

現在的杯子男似乎變得好說話多了!

宮中門衛這些天經常看見甯禹疆進出,何況今天竟然還有久未露面的大公子陪著,更加不敢攔阻,由著她大模大樣出了宮城,頗有幾分狐假虎威的架勢.

夢湖就在宮門前,湖水如鏡,偶然泛起片片微波,倒映著周遭的風景城樓,就好像湖面下有著另外一個虛幻的世界,就算是甯禹疆這些天已經見慣了這樣的風景,依然不得不贊歎迷醉.

"我聽說,云夢澤與離火殿並稱雙絕勝景,云夢澤這麼漂亮,不知道離火殿又是什麼光景?"這話自然是對跟上來的水流觴說的.

水流觴聽了眉頭輕皺:"你想到火族去?"昨夜水向天曾向他提及火彥陽想"邀請"甯禹疆到火族去之事,他聽了心中莫名其妙地一陣煩躁.

他沒有向任何人說起,他在閉關修煉的緊要關頭,曾經看見很多幻象,雖然只是片段,其中卻大部分都有眼前的小姑娘,又或者說,是一個與她很像的女子.

幻象十分零碎,但他有預感,那些是對他十分重要的東西.昨夜他連夜查找了很多修煉相關的典籍,想知道幻象的由來.

典籍上並沒有直接記載,只有幾位先輩曾經提及,有可能是前生的記憶.

如果這個可能性成立,幻象中的女子與前世的自己是什麼關系?眼前的女子與幻象中的女子又是什麼關系?

甯禹疆忙著做下水前的准備,沒注意到他疑惑的神態,答道:"是想去見識一下,如果我回家前有機會的話."

水流觴不再多說,其實所有人都知道,甯禹疆不可能再回到原來的世界,只是這個小姑娘非常頑固,根本不知放棄為何物,在云夢澤的這些日子里,每天除了學習法術,就是查閱各種書籍,包括她手上的那本"無字天書",尋找一切可能的方法與線索,積極地為回到原來的世界做准備.

"你原來生活的地方很好嗎?"值得為之放棄這里人人夢寐以求的強大法力.

甯禹疆皺眉想了想道:"環境比這里差很遠,汙染嚴重,空氣混濁,到處都是些很沒勁的高樓大廈,人也長得沒這里的漂亮,不過那里有我的親人朋友,而且生活很有趣!"

"有趣?"有趣的生活是什麼樣子的?水流觴忽然發現自己的生活似乎過得……不曾有趣過.

"對啊!有很多娛樂活動,有八點檔的狗血電視劇,有互聯網,有娛樂大片,有明星八卦,可以逛街購物,有卡拉,還有各種各樣的食肆餐館……你聽不懂?呃,晚上我再跟你慢慢說!我先下水去看看!"甯禹疆向水流觴揮揮手,就想跳入湖中.

水流觴忽然一手抓住她的手臂道:"我陪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