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23 很有品味的暴徒
夜晚,水成壁一個人坐在房中調理氣息,忽然聽見院子里有些響動,推窗一看,只見雪白的月光下,院牆上半趴著一名少女,正向這邊張望.

美麗的臉孔在月光下像最細致的白瓷,一頭墨藍的長發,仿佛融合了月夜幽深的色澤,同色的眼睛琉璃一樣,說不出的靈動活潑,眉間的藍色圖騰在水晶額鏈的掩映下若隱若現——正是白天把他打傷的暴力小惡女甯禹疆.

看見水成壁,甯禹疆豎起食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又不好意思地笑笑,做口型道:我可以進來嗎?

水成壁看著有趣,笑道:"說話就說話吧,不用鬼鬼祟祟,我院子里有什麼動靜都不會有人過來的."

"哪有你這樣說話的?萬一我是打算行凶的惡徒,你就慘了!"甯禹疆看他好像沒有生自己的氣,稍稍放下心頭大石,雙手一按牆頭,人就翻進院子里站著了.

為了便于爬牆,她今天穿了一件窄袖上衣,下身穿著寬松的長褲,一身淡藍色的衣裳站在月光之下,好像一個水晶雕琢而成的精靈一樣.

"你白天才行過凶,晚上又來?我跟你沒什麼深仇大恨吧!"水成壁笑笑地半點不像個白天才被打傷的苦主.

"你不生氣?你之前對我一副很不屑的態度,怎麼我把你打了一頓以後,你反倒對我這麼客氣了?"甯禹疆奇怪道.

水成壁被她直來直去的說法搞得啼笑皆非:"什麼叫把我打了一頓?沒見過像你這麼粗魯的小姑娘."

"好吧!那該怎麼說?我們比試之後?"甯禹疆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態度.

"你喜歡我繼續對你不屑?"水成壁反問道.

"當然不是,只是覺得你忽然這樣……怪怪的."

"你半夜過來就是想看看我對你是什麼態度嗎?"水成壁心中一震,看似隨意地帶開話題.

"我想來看看你的傷怎麼樣了,雖然小寒跟我說了還好,可是我覺得我該來跟你道歉的.如果你不是為了幫我也不會受這樣的傷."

"我沒什麼,你可以放心了.說起來是我的母親偷襲你在先……你要來向我道歉怎麼就偷偷摸摸的半夜來爬牆?"

甯禹疆皺皺鼻子道:"走正門我怕你母親會把我直接趕出去,我才不干."

水成壁苦笑,他的母親確實會這麼干,以前還和大夫人風聆語面和心不和,今天為了自己的事是徹底撕破臉了,大概連表面的和平都懶得再去維持了.

"你沒事的話,我走啦!"甯禹疆說著轉身在假山上借了一下力,利索地攀上了牆頭,忽然想起什麼,回身對水成壁道:"你窗子旁邊的水晶風鈴很漂亮,是哪一家的工匠做的?"

甯禹疆剛才還在牆頭窺探的時候就看到窗邊的水晶風鈴了.小小的風鈴雕琢成一朵朵大小不同的雪花形狀,玲瓏精巧,璀璨悅目,簡直就是少見的精品,她從小就喜歡水晶飾品,此時終于忍不住打聽,想著如果能夠找到制作的工匠做一副同樣的掛在房間的窗子旁,一定很漂亮.

水成壁神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是我雕的."

"咦?真的假的?"甯禹疆詫異道,看不出來這家伙還有一雙巧手呢.

"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何必冒認?"水成壁唇邊泛起一絲苦笑.

"這都不算了不得嗎?哎,不過好可惜……"甯禹疆一臉惋惜地看看那串向她閃耀著誘惑光芒的小風鈴.

"可惜什麼?"水成壁沒注意到自己語氣中的緊繃.

"我本來想請工匠做一串一模一樣的掛在我房間里的,如果是你做的……我哪里使喚得了你啊."甯禹疆歎氣道,忍不住戀戀不舍地又看了那串風鈴一眼.

水成壁一言不發,沒受傷的手隨意一揚,那串風鈴就脫鉤直直飛向甯禹疆的方向:"你喜歡就送給你吧!"

"那怎麼好意思?!"甯禹疆一邊緊緊抓住風鈴,一邊笑眯眯地假惺惺地客氣了一句.

確定水成壁沒有反悔的意思,甯禹疆揚揚手,開開心心地帶著風鈴翻牆離去.

哇!果然好人有好報,來探一次病還能收到禮物!

水成壁看著她身影消失的方向過了好一陣,這才收回目光,掩上窗戶躺回床上休息.

輸給一個比自己年紀還小的小姑娘,確實不是什麼好經驗,而這個小姑娘還是自己假想敵的未婚妻,水成壁本以為自己會很氣惱.

但是,當這個小姑娘大方坦承地對他說"對不起"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竟然生不出半絲火氣.

也許母親說得對,鳳族的女子都會妖術!可以輕易虜獲人心.

透過紗帳,看見窗邊空空如也的小銀鉤,那里本來掛著他最喜愛的一件作品,只是,很少有人會注意到,更從來沒有人像她那樣直率地稱贊.

他從小就喜歡雕刻水晶,小時候曾經滿心期盼地把自己花了一個多月做成的一只水晶鬼工球展示給父母兄弟姐妹們看,得到的不是漫不經心的敷衍,就是語重心長的告誡:不要玩物喪志,荒廢修煉.

從那時開始,他只敢在別人看不到的時候偷偷雕刻,作品也絕大部分藏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以免讓父母為了他的分心而失望.

第一次嘗到作品被人肯定的感覺……很甜美,尤其知道對方是發自內心的認可欣賞.

水成壁發現這個小姑娘雖然暴力又蠻橫,其實也挺可愛的.

至少還挺有品味的!

甯禹疆雖然嘴上不說,心里卻把玄冰藻的事情惦記上了,第二天一早,便帶上白靈到云夢澤外熟悉地形.

"白靈,你說你是白蛟對吧,是可以變身的那種麼?"先要找個有"專業能力"的合作伙伴.

"當然!"白靈對自己的真身可是得意得很的.

"那一定很熟悉水性吧!"進一步確認.

白靈用力點頭,恨不得馬上紮進水里表演一下自己的拿手功夫.

"太好了!你之前有跟過水流觴下去采玄冰藻嗎?"甯禹疆一手指向身邊的大湖.

"啊?不要吧!"白靈一聽"玄冰藻"三個字,馬上哀叫一聲就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