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22 要吃窩邊草?難!
甯禹疆被水成壁掌力帶開,險之又險地避過了土雅曼背後襲來的千磊盾,人剛剛站定,忽然感到身旁人影一閃,土雅曼已經撲入場中一手扶住了水成壁.

"壁兒,你傷到哪里了?"土雅曼一疊聲地追問.

水成壁抬手擦去唇邊的血跡,搖搖頭,向甯禹疆道:"你贏了."

土雅曼一雙妙目狠狠瞪向她,罵道:"你好狠的心!壁兒為了幫你,你卻趁機下手打傷他!"

甯禹疆瞄了一眼已經被土雅曼收回掌上的一塊黃色的圓形餅狀物件,想起剛剛的經過,大概已經知道發生了何事,她很不屑土雅曼身為長輩還干背後偷襲的事情,但又不得不承認,水成壁確實是為了幫自己躲過暗算而受傷,雖然她遭遇暗算也是因為他.

外公說做人要恩怨分明,大表哥也說過做錯事了要敢于承認.

"對不起!"甯禹疆看著水成壁,誠心誠意道.

水成壁有些意外,不久之前還那麼囂張刁蠻的小姑娘,竟然現在會這麼爽快地向他道歉,而且明明是自己的母親先暗算她的.

"我技不如人,本來就是要輸的."水成壁苦笑道.

水向天對兩個孩子的態度有些意外但十分滿意:"好了,都沒事就好,壁兒回去好好讓瀟寒替你調養一下,莫要傷了根本."

土雅曼怒氣沖沖道:"這小丫頭莫名其妙打傷了壁兒,這樣便算了?夫君,你的心里就只有風族這些狐狸精?!"

甯禹疆聽她言辭中辱及自己阿姨,心中有氣,風聆語只是含笑不語,半點不在意,仿佛覺得土雅曼只是個無理取鬧的不相干之人.

她這種態度,比反唇相譏更令土雅曼氣憤.

水向天淡然道:"兩個孩子一點小爭端罷了,他們尚且不放在心上,你又何必斤斤計較?再說,若不是你背後偷襲在先,也不會鬧成這樣."

土雅曼看看云淡風輕的風聆語,一臉不忿的甯禹疆,沉默不語的兒子,再看看義正詞嚴的丈夫,忽然笑起來,只是那笑聲比哭更淒涼:"尹曦被這丫頭打傷是同輩切磋,現在連你的親生兒子被傷成這樣也是'兩個孩子一點小爭端’?水向天,你的心為什麼能偏成這樣?一個鳳族的野丫頭,竟然就比你自己的兒子都還重要?!"

水向天平靜到近乎冷酷:"雅曼,不要在孩子面前意氣用事."

土雅曼想尖叫想大哭,最終只是淒楚笑了幾聲,把手上那個奇怪的黃色圓餅隨意一拋,圓餅迅速在空中變大,土雅曼扶著兒子一躍而上,凌空飛向自己的宮殿.

甯禹疆看著他們母子的背影,忽然覺得有些同情,重新勾起了對水向天的不滿:種馬王水叔叔娶那麼多老婆,又不能讓她們開心,這種見鬼的大家庭真麻煩!

"那是土族的著名法寶'千磊盾’,剛才五夫人就是用它襲擊你的,幸好沒有傷到你,否則千石重擊,你怕要在床上躺個一年半載了."風聆語見甯禹疆看著土雅曼離開的方向發呆,以為她是好奇別人的法器,于是特意說清楚了好讓甯禹疆小心提防,土雅曼可不是什麼善類.

甯禹疆明白阿姨的心思,點點頭表示知道.想起剛剛的驚險,更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她從小到大打架的次數說不定比吃飯還多,打傷的人不計其數,但是從不曾傷害"無辜",看水成壁剛剛都吐血了,一定是傷得不輕.

水成壁的傷不算重,甯禹疆雖然收勢不及,但是這一拳本沒想到會打實,用的力度也有限,水瀟寒弄了一些藥讓他內服外敷,估計一個月內身體可以複原,只是修為可能會被影響,恢複的時間會長達半年之久.

"可惜玄冰藻都用完了,否則他估計一兩個月就能全好."

水瀟寒才回到母親居住的青木苑就聽侍女說風族的小族長在等她,而後者一見到她就一徑追問水成壁的"傷情".

"玄冰藻是什麼東西?哪里可以找到?"甯禹疆問道.

"就云夢澤外面的湖底就有,不過現在剛過春雨節,至少要等上半個月才會長成."水瀟寒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剛聽說她打傷了四哥,她真的有些生氣的,只是後來聽完四哥說事情的過程,再看她現在內疚又心急的模樣,就釋然了.

這次算是四哥比較倒黴吧,這樣的意外,大家都不想發生的.

眼前的小族長明明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紀,法力真是厲害,竟然能把四哥打傷了,四哥可是除了大哥之外,水族所有同輩中法力最高強的一個!

而且,小族長跟自己算是同源哦!母親都是木族的呢!

"啊?還要等半個月啊!"甯禹疆悶悶不樂.

水瀟寒安慰道:"嗯,你放心吧!這次我們會找人多采集一些玄冰藻,這是很好的藥材,君父和四哥的傷都用得上的."

"這種藥材就長在家門口,你們怎麼不多囤積一些呢?"

水瀟寒笑道:"雖然就長在家門口,可是很難采得到的,玄冰藻長在水底極深之處,且屬性怪異,在水中是極陰極寒,離了水就是極陽極烈,一般人在水里就是游近它都會被凍僵,更不要說伸手采集了."

"咦?那你們是怎麼采到的?"甯禹疆好奇道.

"族里修煉到了冰凌境界的人,帶著水晶缸和玄鐵鉗去采.修煉到冰凌境界的仙人不畏冰寒,有玄鐵鉗就不用以手直接碰觸玄冰藻.采下來的玄冰藻放到水晶缸里裝滿水送到岸上,那就可以保持陰寒屬性,不會忽然變得炙熱火燙.但是玄冰藻本來數量就不多,長得的地方又分散,能采到多說很難說呢."涉及到醫藥專業領域,水瀟寒的解釋非常詳盡.

"我聽說水流觴是已經到了冰凌境界的上層,水族里還有多少這樣的人啊?"

水瀟寒一聽小臉就垮下來了:"我差點忘了,以往幾年都是大哥去采的,本來今年四哥可以去了,可是他又受傷了,可能要去請幾位長老呢!哎!"

甯禹疆想象了一下幾個老頭子熱身下水拔草的情景,幾乎想笑出聲.

能夠有本領去采玄冰藻的,看來多半是水族里身居高位之人,要使喚他們在水下游來游去到處找草,看來不太容易.雖然水向天和水成壁受傷了,但都不是非用玄冰藻不可的,憑水瀟寒一個小姑娘,要指揮得動幾個長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