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15 被雷神鄙視了
五大族的區分根據的是族中仙人代代相傳的五行法力根基而定,金,水,火,土四族的結構相對單一,雖然也有些小分支,但是與主族比起來,無論是人數還是實力都相差懸殊,只有木族情況完全不同.

木族與其他四大族恰恰相反,主族積弱,反而出了兩個非常強大的分支——風族和雷族,名義上還是金,木,水,火,土五大族,實際上木族的實權一直由風族,雷族輪流把控,木族的傳人只是名義上的族長,極少出面主理木族大小事務.

近千年來,風族勢力坐大,雷族也不敢與之爭鋒,直到百年前風族出現重大變故,族長風靜語身亡後,風族人心渙散,這才讓雷族重新執掌木族大權.

按說這次春雨節前來拜賀的應該會是雷族中人,風雷兩族過往一直相互爭奪土族的控制權,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風族的小族長此刻就在水族,而他們對于此事究竟是什麼態度,就頗耐人尋味了.

甯禹疆是不太清楚這些曲曲折折的事情的,即使知道,也不會太在意,在她的心里,這些都只是過眼云煙,她很快就會找到方法離開這里回家去,這個世界的是非過節很快都將和她毫無關系.

但是水向天和風聆語不這麼想,木族的來使也不這麼想.

木族這次來的是一男一女,甯禹疆一見就覺得分外親切,原因無他,因為兩人眉間都有"放心肉"標記!

有了這個標記,連甯禹疆這麼缺乏常識的人都一眼看出,男的來自雷族,女的來自木族.

男子身形高壯,一步一步走來明明聲響不大,也並沒有特別用力,卻讓人覺得像帶著強勁的威勢,仿佛每一步下去都會留下一個深刻的腳印,都會讓大地為之震撼,眉間清晰的綠色雷族圖騰,墨綠色的眼瞳,凌厲剛硬的五官輪廓,以及巧克力一樣的膚色,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猛男"!連他頭上披散的半長頭發也有棱有角一般.

雷族猛男身邊的女子形貌卻十分柔弱,翠綠色的頭發眼瞳,白淨清秀,嬌怯怯地似乎風大一點都能把她吹倒.

兩人走到水向天面前行禮道:"木族木瑕雪,雷族雷亦英見過水世伯."

水向天笑道:"木族長與雷族長與兩位小友如何稱呼?"

兩人齊聲道:"正是家父!"

木瑕雪聲音嬌細,在雷亦英的男低音之下基本一點都聽不到了.

坐在一旁的金平眉打量著兩人,低聲對身邊的四長老道:"難怪木族會被風族雷族把持,聽說木族長就這麼一個女兒.這雷亦英看起來倒還有些樣子."

說完等了好一陣不見四長老的回話,轉頭一看,卻見四長老一雙眼定定看著前面的風族小族長,根本沒注意到他在說什麼.

金平眉心中奇怪,四長老出了名的不愛出門,平常都關在自己的洞府中修煉,這次卻忽然主動請纓到水族出使,說起來自己父親的表現也十分奇怪,似乎自從聽說風族的小族長被帶到水族來,就一副神思不屬的樣子,自己與四長老出門時,父親看向他們倆人的目光……如果他沒看錯應該是……充滿了妒忌?

這個小族長長得雖然確實漂亮,可是年紀這麼小,應該與兩位長輩沒什麼交集才對啊!

那邊木瑕雪和雷亦英已經將甯禹疆圍在中間客氣寒暄了.

"風妹妹,你回來可好了,父親這些時日天天把你念在嘴邊呢!"木瑕雪一臉的歡欣,似是發自內心的歡喜.

甯禹疆側首道:"你父親與我母親交情很好?"

不會是有什麼奸情吧……甯禹疆心里歎口氣,自己好像有些神經過敏了.

木瑕雪點頭道:"當然,父親從小就常與我說起風族長當年的事跡……"一句話沒說完,就被雷亦英哼的一聲打斷.

木瑕雪對雷亦英似乎有些忌憚,看他臉色不善,怯生生地止住了話頭,歉然對甯禹疆笑了笑.

雷亦英顯然對這樣不著邊際的外交辭令很感冒,沉聲道:"既然小族長已經回來,不知打算何時重整風族,一個月後的仙魔大戰,木族必須派出代表迎戰,不知小族長心中可有計較?"

猛男先生來者不善啊!甯禹疆皺眉看著他,自己初來咋到,他問自己這些問題是明擺著刁難,不過自己既然不打算蹚渾水,實在沒必要跟他羅嗦.

"我很快就要離開,鳳族剩下的人不止我一個吧,讓阿姨傳信請他們另選賢能就好,至于仙魔大戰,你如果很想去,那就去好了,我沒意見."

雷亦英一聽以為這是甯禹疆示弱,心中更是不屑:女人果然都是成不了事的,虧得木族長和自己的君父把這小丫頭放在心上,這種在異界長大又不曾修煉的小丫頭,就算天資再高,也難與他們這些幾乎從出生起就刻苦修煉的仙人相比.就算是她那位名聞遐邇的母親,上一任風族族長,整個木族的實際掌舵人,多半也不過是仗著美貌以及與幾位族長的交情,堆砌出來的名聲.

木瑕雪在一旁不露聲色,心中卻十分失望.

她從小便心氣極高,一直努力隱藏自己的實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一鳴驚人,重新奪取木族的控制權,當個名副其實的木族族長.

她明白靠自己一人之力,很難與這些年來勢頭迅猛的雷族抗衡,所以一直隱忍,甚至與身邊這個霸道暴躁的雷族未來繼承人虛與委蛇,等待合適時機的到來.

本以為可以考慮將這忽然出現的風族小族長拉入族中爭斗,制衡雷族的勢力,誰知她卻一副無心戀戰的模樣,怎令木瑕雪不心急惱恨?

甯禹疆對雷亦英的輕視態度毫不在意,不過是個路人甲,管他那麼多做什麼?!

木瑕雪看起來是比較好說話的,想起自己從回來那天起,就一再被提醒另外幾族的人對她不安好心,但是現在看來明明還好嘛!莫非是那個超齡童子和杯子男故意嚇唬她的?

但是回來的路上自己確確實實遭到過很多次不明襲擊,從法術表現上看,還真的除了風族和水族,其他各族都曾經出過手了.

再想到毓秀童子言語中對風族的恐懼不安,以及風族對自己這個族長至今毫無表示,于是開口對木瑕雪道:"風族現在情況如何?"

木瑕雪偷偷看了眼雷亦英,看對方沒有阻攔的意思,這才輕聲道:"鳳族的狀況,不怎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