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14 “金瓶梅”公子
水族的春雨節慶典,到了晚上才真正進入,各種表演活動層出不窮,其他各族的使者也紛紛到廣場上慶賀,最引人注目的自然還是另外四大族的使者.

而四大族中,最搞笑的無疑是金族的來使.

確切地說,搞笑不是這位英俊使者的本意,甚至在場也沒人知道為什麼甯禹疆聽到人家自報家門會笑成那個樣子.

金族這次派來的是排行第四的一位長老與族長的大公子.長老的模樣不說也罷,反正都是差不多的長相——無非是活了很長時間,樣子特別老,看不出太大差異性.

金族的大公子就不同了,不但容貌之俊美與水流觴不相伯仲,衣著打扮上更是張揚華麗得多,一身白色綢緞襦衫,金線鑲白玉腰帶,領袖邊緣以金絲繡上繁複精細的花紋圖案,滿場燈火映襯之下,整個人就像一個兩千瓦的高亮度燈泡一樣,才剛進場就引來無數人的矚目.

甯禹疆遠遠看了腦子里馬上想到八個字的評語——金光閃閃,瑞氣千條!

這位金公子顯然是很習慣被群眾圍觀的,尤其享受觀眾投射過來的豔羨目光,如孔雀一般驕傲地隨著自家四長老昂首闊步走到水向天面前,長身一揖,姿態說不出的倜儻優雅.

靜待長老與水向天見過禮,這才開口道:"小侄金平眉見過水世伯."

聲音是很好聽的男中音,甯禹疆聽了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神情詭異地看著金大公子,一時無語.

因為這位金公子是首次到訪水族,所以水向天與他溫言應酬數語,便由風聆語向他介紹場中同輩子侄.

介紹了幾人,這位金公子雖然保持一副客客氣氣的模樣,但是明眼人都感受得到,他其實並不將這些水族的同輩放在心上,除了介紹到四公子水成壁的時候,他明顯露出一點感興趣的神態,多應答了幾句.

不過水成壁也是一個驕傲的胚子,並不似別的兄弟一樣對金平眉禮敬有加,也不像三哥水影洛一樣習慣性地向所有人翻白眼(長了一雙白眼瞳就是這樣容易引人誤會!),只是淡淡然地不露聲色打量著對方.

金平眉耐著性子聽完風聆語的介紹,終于忍不住道:"久聞水流觴水兄弟的大名,不知他可有參與本次慶典?"

他向來自負自己人品,家世,法力樣樣高人一等,對這位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競爭對手"早就心生不忿,尤其最近聽說對方竟然一舉擊敗土族成名已久的七長老,更加生出要與對方一爭長短的心思.

水流觴這幾年來在五大族中被評為年輕一輩最出色的第一人,對于這個評價,金平眉一直認為是言過其實,奈何父親總是不許他離開金族的領地,平白讓那水流觴在各族之間出盡了風頭.

這次難得機會到水族來,自然要見見這位傳說中的第一俊才.

風聆語比金平眉少說多活了幾百年,察言觀色就知道他的小心思,這樣的年輕人日常里見得多了,也不以為怪,微笑道:"觴兒他正閉關修煉,要十多日後才能出關.賢侄如果無事,不妨在水族多住些時候,觴兒能夠見到你,定會十分高興."

金平眉甚是失望,父親言明要他早去早回,族中正忙著為一個月後的仙魔大戰作准備,根本不可能容他在水族多作停留.

一轉眼間,看見風聆語身後走出一名容貌極之嬌美的少女,膚白如雪,墨藍色的長發與瞳仁,融合了清純與魅惑,再看眉間藍色的圖騰,猛然醒起之前聽說過的傳言——風族的小族長重回仙界,被接到水族,將與水族嫡長子水流觴成婚!

這個應該就是那名傳說中的風族小族長了吧!金平眉想到水流觴不但名聲響亮,還即將娶到這麼一個身份高貴的絕世小美人,不由得更不是滋味.

只是這小族長看自己的眼神怎麼如此古怪?

風聆語注意到金平眉一直盯著甯禹疆看,于是笑著介紹道:"這是我的外甥女,風族上一任族長風靜語的女兒,風映慈."

兩人互相見禮,甯禹疆忍了忍,終還是沒忍住,問道:"我剛剛沒聽清,請問你尊姓大名?"

金平眉在美人面前,更是風度翩翩,以自認無可匹敵的瀟灑神情,開口朗聲道:"不敢,愚兄金平眉……"

然後,甯禹疆就笑了!

雖然用力咬住唇瓣,但還是抑制不住洶湧的笑意,只得躲到阿姨身後去,笑得肩膀一聳一聳地.旁人都是莫名其妙,尤其金平眉本人,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什麼可笑,心中惱恨尷尬,決定把這帳一並算到那個該死的水流觴頭上.

竟然叫"金瓶梅"!笑死人了!尤其一個自命不凡的孔雀男得意洋洋地張嘴聲稱自己叫金瓶梅!我還西門慶呢!

忽然想到水叔叔的兒子們,如果再來一個名叫"水滸傳",那才真的湊成一對名著系列了!

水向天看甯禹疆把客人笑得這麼尷尬,卻還是一點責怪她失禮的意思都沒有,只是笑笑引開話題,問起金平眉與四長老路上的見聞.

坐在一旁的土雅曼眉頭一皺,對水向天這種明顯的縱容大覺不滿,卻也無可奈何.

這個男人的心都偏到風族的女人身上了,自己千辛萬苦甚至不惜自降身份嫁到水族,最終又得到了什麼?

三長老一再承諾能讓自己的兒子當上水族的族長,但是看著水流觴法力越練越高,在族中的聲勢越來越大,這個承諾能兌現的機會也越來越小.

她很怕,怕最後水流觴繼任族長之位,自己帶著兒子回到土族去該如何自處?

土族的繼承人已經內定了將是自己兄長的兒子,就算水成壁法力再如何高強,終究在土族根基甚淺,最終怕也只能終身屈膝于水流觴和自己的外甥,成為一名普通長老.

如果當天不是因為自己的執念,此刻的土雅曼就是高高在上的火族族長夫人,她生下的兒子也將理所當然地繼承火族,成為下一任火族族長……

土雅曼握緊拳頭,現在悔恨已經無補于事,為了她和她的兒子,再難她也要爭,不但要爭回兒子的族長繼承權,更要爭回水向天的心.

這邊金族四長老與金平眉由水族二長老相陪入席,那邊木族的客人就到了.

水向天與風聆語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將眼光轉向甯禹疆,眼神變得……非常微妙.

◆◇◆◇◆

加更的,撓牆,好久沒有加更了,摸摸大家,快點來誇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