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11 魔君叫你們回家吃飯……
白靈走上前來恭敬行禮:"見過云鱗二公子."

"免禮."直到白靈把躬身行完全禮,水族的這位二公子水云鱗才慢吞吞吐出這兩個字.

白靈直起身子退後兩步,恭謙無比地站到甯禹疆身後不遠的地方,無視甯禹疆投來疑問眼光,鼻觀口口觀心地假裝自己是一件擺設.

白靈個性活潑直爽,與甯禹疆相處的這幾天雖然仍堅持禮數,但是舉止間輕松隨意了不少,忽然看她這麼拘謹小心,好像是做給誰看的一樣.

"小姐在云夢澤可住得習慣?我奉君父之命主理各院日常用度,小姐有什麼需要,盡可放心找我."水云鱗似乎很有套近乎的興趣,抓住甯禹疆扯起家常.

"阿姨那里什麼都不缺了,謝謝."伸手不打笑面人,雖然他笑的其實有些猥瑣.

"云夢澤春雨節將有花會,不知是否有榮幸邀小姐同行共賞?"

"花會有什麼特別的節目嗎?"在水族這些天對美人美景已經審美疲勞.

"花族少女會彙聚一堂選出今年的花魁向我族獻禮,各家美人盡展所長,自然是極盡賞心悅目了."

"哦?這里也流行選超女啊,有沒有選猛男草魁的?我對那個比較有興趣.不知道水流觴與你們幾位公子上去選能得第幾名."甯禹疆心中不耐,故意雷人.

"……"水云鱗的臉色有點怪,說不清是震驚還是鄙視還是幸災樂禍,或許還有其他.

不過想到堂堂水族繼承人,高高在上的水流觴大少爺,竟然要娶這樣一個花癡又無禮的小丫頭,估計還是幸災樂禍居多吧.

"沒有嗎?那就算了."甯禹疆見目的達到,不管水云鱗與白靈的詭異臉色,聳聳肩打算離開.

正在此時,聽到正殿里傳出禮官的唱禮樂聲,水向天到了.

水云鱗正尷尬不知如何接話,聽了樂聲連忙拱拱手逃一樣趕回去.

甯禹疆左右沒事,也不想落單了被白靈啰嗦,便也過去看看熱鬧.

正殿上的人整齊分作左右兩邊,中間讓出筆直一條大道,水向天與風聆語聯袂登場.

不知從何處響起一陣飄渺樂聲,清越空靈,陣陣荷香流溢滿殿,眾人齊齊跪倒在地道:"恭迎族長!"此時已經近午,逐漸猛烈的陽光層層折射,殿里光影迷離,美麗異常.

甯禹疆早預料到這樣的場面免不得又是一番跪拜,所以聰明地躲在殿外,看水向天主持春雨節的祭祀儀式.

水族供奉的是五行水神,族中傳統服飾以黑色為主,因為是重要節日的祭禮,除了族中水族嫡系及長老等重要人物,其他人都退到殿外.

甯禹疆興致勃勃地趴在窗台上看著滿殿黑衣人動作劃一,整齊莊嚴地跪拜,輪流祝禱,念誦贊詞,大覺有趣.

"等下族長就要派大長老請出聖泉讓族人點額,那才叫好看呢!"白靈已經忘了甯禹疆剛才不得體的表現,在旁邊得意地解說.


"以往都是族長親自請聖泉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次讓大長老來請呢?"

甯禹疆一聽,想起當日水向天為她施法的事,知道是因為自己,所以他最近都無法施展法力,不由得心生愧疚.

但這件事阿姨囑咐不得外泄,怕有小人趁虛而入,于是轉移話題道:"點額是什麼意思?"

"就是水族嫡系的年輕一輩用聖泉水沾濕額頭,眉間的水族圖騰會顯示出來,看圖騰變化的樣子,就可以知道各個人的修行了.少爺公子們尤其重視今天呢."

"哦,那就是不用打架,p一下額頭就知道誰最厲害了?"

"劈什麼?"白靈又被新詞打敗了.

"比比看意思."

就在這時,殿中的水向天對一旁老者點點頭,那名老者應該就是白靈口中的大長老,只見他走到殿中揮一揮左手,一道白光沖向大殿正上方頂端的一塊巨型水晶鏡.

明淨清透的水晶霎時變得一片迷蒙,散出淡淡的煙霧,本身光線也逐漸亮起來,在下方的地板上投射出一輪玄色光影,水晶鏡與這篇玄色光影之間被光柱鏈接,光柱從無形而逐漸變得清晰,可以看到層層水光瀲灩.

甯禹疆身在殿外也覺得陣陣清涼水汽逼人,全身仿佛浸泡在山泉之中,毛孔紛紛擴開,舒適無比.

光柱很快變成了實體的水柱,地上的光影仿佛成了一個巨大的容器,將水柱中的泉水全數包容.

大長老將左手收回,水柱便慢慢消失,只留下地上那片水波粼粼的光影.

"觴兒這幾天閉關修煉正到緊要關頭,這次春雨節典禮不會來了.云鱗,這次由你先行點額."坐在殿中的水向天掃視眾人,平淡地吩咐.

"族長,這……"三長老一臉的不滿.

"不必多說,按長幼之序便是."水向天口氣不容商量.

"三長老是想讓四公子先行點額呢."白靈在一邊輕聲說.

"這個先後有分別嗎?"

"當然,以往都是少主第一個的,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大家都覺得應該按尊卑順序來的.族長的夫人除了大夫人,最尊貴的就是四公子的母親五夫人.二公子雖然年長,可是他的母親只是一個魚族的貴族小姐,連魚族族長家的邊都沾不上."白靈解釋.

"這有什麼好爭的.先上去的萬一成績不好,豈不是更顯眼?"甯禹疆實事求是道.

白靈皺皺眉頭:"那也是,二公子修行在族里也只是中等,還好三公子也不怎麼樣."

身在場中的水云鱗可沒空想這麼多,受寵若驚地走上前來,恭敬跪倒.

大長老一招手,光影中的泉水就像有生命一樣躍到他手中,他伸手在水云鱗額上一抹,眉間的圖騰便顯示了出來,微微凸起,像不太純淨的水晶,晶瑩之中帶了些黑絮.


水向天肅容道:"云鱗,族中事務雖然重要,但日常修煉不可松懈,否則修為不進則退."

水云鱗此時哪里還有半分先前面對白靈時的驕矜態度,大氣不敢喘一口道:"君父教訓得是,云鱗回去一定努力,不教君父失望."

"二公子運氣不錯了,如果今年少主在,他更要被比到地底下去了."白靈說起自家少主便忍不住得意.

"你看起來不太喜歡水云鱗啊,剛才為什麼對他那麼恭敬?"

"他畢竟是二公子啊.他平常最喜歡拿著雞毛當令箭,仗著族長讓他管理宮中內務,總是愛擺架子,別人對他的禮數稍微有點欠缺,就要千方百計找茬,給人使絆子."白靈撇嘴道.

敢情是因為水云鱗母親身份不高,他怕被人看不起,所以才會特別執著禮儀,特別鍾愛權力.甯禹疆想起她上小學時的小班長就是如此.

"他的圖騰這個樣子,算是個什麼級別啊?"甯禹疆對這個更感興趣.

"你看看後面的就知道了,聽說少主回來的路上跟土族長老比試,你應該見過他的圖騰樣子啊.上次春雨節祭祀,少主的圖騰已經成了淡淡的銀色,那是水族冰凌境界的上層了呢."

"哦?那我頭上這個印子算是什麼級別?"

"小姐,呃,那個那個……"白靈忽然臉紅起來.

"那個是哪個?"

"小姐成親之前,圖騰都是這個樣子的,看不出來法力深淺的……"白靈想了又想,終于想出一個比較委婉的說法.

"成親?跟成親什麼關系……哦,明白了."切,原來這個印子的級別標識要在成*人後才生效!

水云鱗退下後,輪到三公子水影洛上前,甯禹疆一看他的形貌,忍不住吃驚道:"他……他是瞎子?"

白靈道:"不是啦,不過他天生眼珠子就是白色的,所以……"

應該說,這位三公子長得也很好看,一身黑色儒衫,黑亮如絲緞的長發垂在身後,五官清秀俊逸,隱約就是一名風度翩翩的絕世佳公子.

可惜偏偏靈魂之窗上蒙著一條白色紗帶,紗帶很薄幾乎與他白皙的肌膚融為一體,朦朧中赫然發現,他的眼球竟然是全白的,完全分不清眼瞳和眼白,這樣一雙眼嵌在那張出色的臉上,給人的感覺更加詭異.

白靈對他的評價也不怎麼好:"三公子法力只比二公子好一點,但是滿肚子陰謀詭計,愛捉弄人,平時十分孤僻,連跟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水瀟寒都不太親近的."

本來白靈雖然主人只有水流觴一個,但是也不該對水族的嫡系公子們說三道四,只是水向天曾經私下親自交代過她,要盡量讓甯禹疆了解水族各人的品性,免得無意中吃了暗虧,所以她也就放膽向甯禹疆大爆八卦了.

換了別人,這些話她是絕對不敢宣之于口的.萬一被人傳出去了,她自己倒黴就算了,怕還會連累主人水流觴,落得個禦下不嚴,目中無人的罪名.

甯禹疆聽了白靈的話,心中想到的是這些水族的公子們,在外邊是高貴的公子少爺,仙家子弟,其實在自家里日子怕都不太好過,上面有光芒萬丈的天才水流觴壓著,兄弟之間又因為各自排名與利益並不親近,甚至互相戒備敵視,實在沒什麼意思.


水影洛剛剛跪下,忽然云夢澤宮城外傳來一陣急速猛烈的水浪拍打聲,甯禹疆等站在殿外的人紛紛回頭向發聲的方向看去.

只見云夢澤外的大片湖面忽然像海嘯一般掀起沖天巨浪,浪尖之上隱約似乎站了三個人.

站在殿上的二長老三長老得了水向天的指示,雙雙走出大殿.

足足有幾十米高的巨浪忽然傾瀉而下,直直向云夢澤的宮城沖刷下來,前來觀禮的人群發出一聲驚呼.

若讓這巨浪拍下來,這云夢澤里不知有多少宮殿要遭殃,更不知會造成多少仆從傷亡.

然而巨浪落到宮城上方大約四五十米處,卻像碰到了實質的阻礙,竟然斜斜地往宮城外流去,一滴都沒有灑進城內.

甯禹疆看得嘖嘖稱奇:"這云夢澤上邊好像蓋了一個透明鍋蓋一樣,水潑不進,好神奇!"

白靈洋洋得意道:"那是水族的天圓法陣,云夢澤是水族仙人的居所,哪有這麼容易能攻進來?只要水族還在,什麼邪魔外道都別想損傷宮城一分一毫."

那邊二長老沉聲道:"來者可是黑湖三妖!"

聲音中灌注了法力,如暮鼓晨鍾,遠遠地傳揚出去.

宮城外的巨浪像水幕電影一樣,浮現出三張蒼老丑陋的面孔,怪笑聲陣陣傳來:"洛飛清你個老而不死的,還認得我兄弟三人,哈哈!今日我等奉黯日魔君之命前來送戰書."

洛飛清正是二長老的姓名,聽了對方明顯不敬的言辭,二長老沒有發火,只是淡淡道:"仙魔每百年一戰,本來已經是成例,也只有你等魔物窮極無聊,多此一舉地來送什麼戰書.有此空閑,不如回去多多修煉,免得到時一敗塗地,無臉見人."

巨浪之上的三張臉孔齊齊顯出怒容,冷哼一聲:"洛飛清,你盡管縮在天圓龜殼里放大話,有膽出來與我兄弟一戰!"

"敗軍之將,還敢叫囂!今日是我水族節日,本座懶得與你等魔物糾纏,一個月後仙魔大戰之時,你等再來自尋短見罷."二長老明顯是個毒舌高手.

黑澤三妖大怒,驅動法力,浪潮一陣一陣猛烈拍打在天圓法陣之上,水花激蕩,聲勢驚人,無奈云夢澤中人都是不痛不癢,抬頭看戲.

正在此時,天空中忽然雷聲隱隱,烏云密集,本來陽光燦爛的晴天不過一陣就變得如黑夜一般,一道閃電從濃云中一閃劈向天圓法陣,長長的電光仿佛將法陣透明的穹頂撕開一道裂痕.

二長老,三長老臉色一變,只聽云中傳來一陣仿佛歎息的女聲:"黑澤三妖,魔君叫你們回家吃飯……"

甯禹疆聽了這樣一句無厘頭的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起來.

黑澤三妖聽了卻是臉色一變,影像忽然從巨浪水幕之上隱去,失去法力支持的巨浪嘩啦啦瀉落湖中,本來隱約站在浪尖上的三個人影也消失不見了.

兩個長老對視一眼,二長老開口道:"是夜漪影,沒想到那個魔女竟然這麼快就出關了."

藏在云間的夜漪影卻不再開口,天上的烏云如來時一樣突然地散去,云夢澤外的湖面也恢複了平靜,仿佛剛才的事情不曾發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