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07 大小種馬與滄桑童子
甯禹疆睡了到這個世界以來的最安穩的一覺,醒來時已經近午,風聆語大概早就起身了,偌大的寢宮里只有她一個人.

起身推被下床,發現床邊小幾上放著一套淡藍色的衣裙,還有一支雕刻成蘭花形狀的水晶發簪,想是阿姨為自己准備的,便開心換上.

這身的衣服與中國古代的漢服十分相像,交領右衽,以繩帶系結,衣裙邊緣以銀白絲線繡著精致的蘭花圖樣.風聆語特地選擇寬松適中,質料輕盈的款式,飄逸優雅又靈便舒適.

甯禹疆穿戴完畢,將長發以發簪別好,對著水晶鏡左右照照,忍不住開心起來,這樣漂亮的衣服,在自己原本的世界只有電視電影里偶然看到,普通人要弄一套很不容易呢.

就著窗邊玉盆中的泉水洗漱一下,便依照記憶穿過生滿大片荷花的院子向前廳走去.

風聆語正坐在大廳中間的位置上,身前站了好幾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輕聲談笑著,看見甯禹疆到來,紛紛把注意力投向她.

"我的小公主,你總算起來了,我讓人准備了一些小點心,你快過來嘗嘗."風聆語溫柔地打破沉默,同時也向現場的人略略提示了來人的身份.

眾美女神色各異,紛紛低頭躬身行禮:"見過風小姐!"

我還瘋小姐呢!甯禹疆看到誇張的行禮方式就不耐煩,但從小的家教讓她不好發火,只好扁扁嘴回禮道:"大家好!"

風聆語笑笑拉過她,輕聲逐一介紹,綠衣高挑的美女是二夫人,皮膚雪白一頭紅發的是三夫人,嬌小婀娜的那個是四夫人,一身白衣滿臉傲氣的是六夫人……一圈子八個美女介紹完,甯禹疆都有些暈了,還是沒搞懂這些夫人們是什麼來頭,反正一個個"夫人好"的叫過去就是了.

風聆語明顯也只是禮節性的介紹一下,這八個美女面面相覷,客氣幾句便識趣地告退了.

"她們究竟是什麼人啊."甯禹疆注意到,風聆語看著她們的時候雖然一樣溫柔淺笑,可是那笑容里卻沒有太多親近之意,估計那幾個美女也不是什麼特別相干的人物.

"她們都是你姨丈的夫人."風聆語的口氣云淡風輕.

甯禹疆正在進攻面前的小點心,聞言當場噎住,狂咳起來.

風聆語趕緊遞過去一杯水,輕輕撫拍她的背,幫她順氣.

"映慈,你吃點心小心一點.好些了麼?"

"姨……姨丈?!水叔叔?他有那麼多老婆?!"甯禹疆掙紮著問.

"是啊,一共有二十多個,今天來的不過其中幾個."

"他他他,怎麼可以這樣!"甯禹疆震驚了,有了阿姨這樣的美女做老婆還不夠,竟然還要娶那麼多女人,太過分了!

看姨丈一個溫文可親的樣子,想不到是腳踏二十多條船的超級種馬!太壞了!

"水族的傳統如此,男子只要願意,便可以娶很多妻子."風聆語口氣還是那麼平靜,聽不出來一點激憤不甘的意思.

甯禹疆郁悶了,心里萬分心疼自己這個剛剛相認的阿姨.

"阿姨你為什麼要嫁給水叔叔?"不認你這個姨丈了!

"五大族之間的聯姻,身為族中嫡系,十之八九都是如此.映慈在為阿姨傷心嗎?沒什麼的,你姨丈對我很好,我是他的正妻,于我並不算委屈."

美味的小點心放到嘴里覺得味道忽然差了很多……

哎,昨天看到那個黃衣服的美女估計是杯子男的老婆之一了,有其父必有其子,水族的男人都是花心大蘿蔔.

悶悶地吃完面前的點心,抬頭看見風聆語一臉擔憂地看著自己,奇怪地問道:"阿姨你怎麼了?干嘛這樣看著我?"

"映慈,你知道你跟觴兒,有婚約嗎?"

"猜到,不過我沒打算嫁給他啦."甯禹疆干脆趁機把話說開.

風聆語靜靜地看著她,等她把話說完.

"我還那麼小,想結婚的事情是不是太早了?再說,再說……阿姨你不要介意哦,他整天一個冷冰冰的樣子,正常女人都不會想嫁他啦."一邊說一邊小心打量風聆語的臉色.

風聆語輕笑出聲,心愛的兒子被女人當面嫌棄,她也沒覺得生氣:"觴兒從前不是這樣的,他是水族公認的溫柔體貼的好孩子,只是這些年開始修煉禦水術的冰凌境界,才把性子弄得這麼冷冰冰的,等到將來修煉化汽境界,應該就會變回來."

"真可憐,學個法術把自己都練成冰塊了.不過,即使他再怎麼好,我也不會嫁的!我才不要跟別人分一個丈夫呢!我要交很多很多男朋友,然後選自己最喜歡的做丈夫!"甯禹疆大發宏願,公布自己繼成為一個普通人之後的第二大人生目標.

風聆語聽了哭笑不得,心中暗暗感歎,這個孩子在異界長大,性子跟姐姐竟然是南轅北轍.姐姐是外柔內剛,而這小姑娘卻是外放得很,毫不在意地表達自己的意願……也許這是一件好事,至少姐姐的悲劇再沒有在她身上重演的機會……

午後一個侍女來報說有人求見小姐,甯禹疆到前廳一看,原來是白靈.

白靈看到她十分激動,剛要開口,忽然醒悟到身在宮城,連忙整整衣裙准備按規矩低頭行禮.人還沒有拜下去就聽到一聲大喝:"別動!"

白靈愣在那里,一臉疑惑地看著甯禹疆.

甯禹疆跑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然後才說:"別給我行禮了,我現在看到行禮的就煩,實在搞不懂大家干嘛吃飽了沒事干就喜歡當磕頭蟲,為什麼不能好好地說話打招呼!"

白靈撲哧一聲笑出來:"小姐,臣下行禮,是為了表示對你的尊重,你為什麼那麼介意呢?"

別人如何不知道,她是心甘情願給偶像行禮的!

甯禹疆已經懶得說什麼了,干脆轉移話題:"你來找我什麼事啊?"

"我要把這個還給小姐啊!"說著從懷中拿出一條細金鏈,小心地遞還給甯禹疆.

甯禹疆高興地接過,睹物思人,忍不住有些心酸.

轉念一想,忽然想起帶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的老頭,算算日子應該已經清醒過來了,于是要白靈帶她去見見.

白靈爽快地答應,倆人問准風聆語後便出了云夢澤到附近的水流觴的行館去了.

老頭屬于帶回甯禹疆的"附贈品",所受待遇自然差得多,白精白靈把他安排在行館的一個小院子里,找來幾個水族術士將他看管住了.

老頭看見甯禹疆就一臉想怒不敢怒的畏縮神氣.

甯禹疆也懶得跟他繞彎,單刀直入問道:"你是用什麼方法把我帶來的?"

"呃,那個,其實也不是我把你帶回來的……這個這個,解釋起來比較複雜……"

"講重點!"

"族長當年用風環把你送走的後,把風環給了我.當你在異界施展法力到一定程度,風環能夠感受到你的氣息,把你帶回來."

"現在東西呢?"拿到這個什麼風環,應該就可以回家了!甯禹疆又是緊張又是開心.

"你回來時風環的法力就耗盡了,要帶引你穿越時空,需要耗費很多很多的法力,風環也只能用兩次."老頭一邊說,一邊從懷里掏出一個掌心大小的淡藍水晶環,輕輕地放在桌上.

甯禹疆拿起來看看,涼冰冰,滑溜溜的跟塊玻璃似的,沒什麼特別.

郁悶!什麼假冒偽劣產品啊!這麼不耐用!

"除了這個東西,還有什麼法子可以把我送回原來的地方?"

"以風族法力淬煉法器三千年,就可以在法器上融合足夠的法力了,送你到你想到的任何地方."

"三千年!!!"甯禹疆暴走,眼角瞄到老頭子眼中閃過一絲笑意,不禁更加氣憤,一把揪住老頭的衣襟:"你耍我啊!原來這個風環是怎麼來的?!怎麼可能用一下要准備三千年!"

"哎哎哎,你放手,放手!風環是經曆了三代族長的淬煉才最後到你母親手上的啊,風族上萬年了才得到這麼個寶貝,就用到你身上了,我也沒有辦法啊!"

老頭子本來個子比甯禹疆高,可是由于貪生怕死的習慣難改,碰到"惡人"就自動退縮,被一臉凶狠的小姑娘揪住衣襟,嚇得整個人自動縮成一團,十分滑稽可笑.

甯禹疆看到他這個沒用的樣子更加生氣,想起才找到回家的路就被堵死就更氣!

"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回去?"沮喪的松開老頭子,不死心的最後問一次.

"真的沒有了,不信你去看我給你的那本書!風族的所有法術都在上面有記載."

"還用你說?!那書上究竟有多少內容啊?我看了好多天了都還沒完沒了的!如果有搜索引擎那該多好啊."甯禹疆白了老頭一眼,垂頭喪氣.

"那個,那個,我家還有點事,如果你問完,我,我先走了,先走……"老頭搓搓手,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外退.

"慢著!我還沒問完!"一把揪過老頭的長袍,甯禹疆忽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這個老頭究竟是何方神聖,能讓自己的"母親"這麼委以重任的,想必不是一般人,為什麼會這麼怕自己?

"你問你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老頭討好地諂笑.

"你跟風族,跟,跟我母親什麼關系?為什麼風環會交給你?"

"其實,我是風族很重要的人物!"老頭忽然得意起來,抬頭挺胸,一甩衣袖,又顯出幾分高人風范.

可惜甯禹疆壓根不吃這一套,雙手環胸,一副你不快說我就扁你的恐嚇姿態.

"我當年是風族的'鍾靈毓秀’兩大引風童子之一,毓秀童子!"老頭子遙想當年,豪氣頓生.

一直在旁邊看戲的白靈意外地"啊"了一聲.

"你?童子?還毓秀?!當年是當了多少年啊,你不會已經三千歲了吧?"甯禹疆只覺得搞笑,老成這樣的童子真是聞所未聞.

忽然想起以前看書說古代有些書生考科舉考得胡子都白了,孫子都生了,才混得個"童生"的功名,忍不住同情起眼前的老頭——准是資質太差了升不上去,所以才一把年紀還當童子.

"如果不是帶著風環,我何必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老頭羞憤了.

"跟風環什麼關系?"

"風環是各族覬覦的寶物,我身為毓秀童子,外表又太出眾,所以只好服下易形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誰知道不小心把解藥弄丟了……哎哎,想當年我是風族第一美男子啊!"老頭一說當年就兩眼淚汪汪外加捶胸頓足.

"我記得風族當年的第一美男子是鍾靈童子啊!"白靈在一邊小小聲地反駁,因為鍾靈童子稱號中有一個靈字,她還曾偷偷得意了一下.

老頭一聽暴跳如雷:"你個小丫頭知道什麼?!鍾靈那臭小子整天就會擺一張臭臉,裝憂郁扮高貴,哪里比得上我這樣的陽光美少年!"

甯禹疆在一邊忍無可忍,直接笑趴在桌上.

第一美男子?!陽光美少年?!眼前這個白胡子一大把皺紋可以夾死蒼蠅的糟老頭子?!

這個對比實在不是普通的強烈啊.

她不笑還好,一笑就把毓秀老頭徹底激怒了,也顧不上害怕了,竄過來一把抓住甯禹疆的肩膀狠命地搖,形狀猶如咆哮教主馬大叔上身:"都是你,如果不是為了你……我,我,你還有臉笑!"

甯禹疆笑著掙開,問道:"你為什麼會答應保管風環還要負責把我帶回來?你可不像這麼誠信重義的人.你跟……跟我母親什麼關系?"

老頭一愣,垂頭喪氣坐到凳子上,喃喃道:"族長,族長說她是我的……朋友,哎,女人對你好,果然不是好事情.算了算了,當我欠了她的吧."

看見老頭這個沮喪的樣子,甯禹疆反而真的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一路走來雖然有驚無險,但也見識了幾大族無所不在的恐怖跟蹤術,眼前這個據說是當年風族第一美男的老頭子,這些年來帶著風環東躲西藏的逃避各族截殺的日子,想必很不好過.

"易形藥的解藥要怎麼做?"忍住笑意,繃出一臉嚴肅地問.

這個老童子看起來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如果能讓他恢複原狀,也算是一種補償.

老頭依然一副憂傷的模樣,沒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