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06 太沒人性了
云夢澤是世上聞名的宮殿,與火族的離火殿並稱"雙絕勝景",是令各界豔羨的所在.

"走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甯禹疆覺得同樣兩個字,今天從水流觴嘴里吐出來,仿佛多了幾分柔和.

自兩人進入云夢澤范圍,宮中的上下便已收到信息,宮殿之前整整齊齊站立了數千男女,兩人走到宮門前,這數千人忽然齊刷刷下跪,齊聲高呼:"恭迎少主回宮!"

除了電視電影,甯禹疆從沒見過這麼誇張的歡迎儀式,一下不知該如何反應.水流觴是早就受慣這樣的大禮,瞥了一眼怔在原地的甯禹疆,當先昂首步入宮門.

"搞什麼,皇帝出巡啊,切!"甯禹疆一抬頭看見水流觴已經走進宮門,正要跟上,看見路兩方跪伏在地黑壓壓的人群,忽然又不想走了.

在原來的世界生活了十多年,受到的都是平等教育,委實無法坦然接受那麼多人的跪拜.

水流觴走了一段看甯禹疆沒有跟上來,回頭看她遲疑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輕視——果然是沒有見過大場面!

傲然招手示意她跟上來,畢竟她現在還是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又將是鳳族的族長,在大庭廣眾之下,要顧全雙方顏面.

"你們行完禮擺夠排場了我再過去."歎口氣,甯禹疆決定還是不要勉強自己.

水流觴皺眉,不知道這個刁蠻小蘿莉不滿意些什麼.

"我不習慣受這種禮."向天翻個白眼.

"你是風族的繼承人,最好趁早習慣!"

水流觴此話一出,下跪的一眾人等心中大震,風族繼承人?!

眼前這個少女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風族小族長?!

雖然從她額前的圖騰可以看出她是風族的嫡系,但沒有想到她的身份竟然如此高貴……想起最近四處流傳的關于風族小族長現世的傳言,眾人頭垂得更低,態度愈加恭敬.

甯禹疆心里覺得很無奈,從他們雙方表現可以看出,自己明顯是回到萬惡的封建社會了.雖然沒打算做個人權斗士喚醒公民平等意識,但也不會勉強自己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倆人就這麼隔空對峙片刻,甯禹疆一聳肩轉身就走.

"既然小族長嫌他們的禮節不合你的心意,就讓他們跪到你滿意為止好了."一個慵懶嬌媚的女聲打破已經冷到冰點的場面.

"他們是你們的人,你愛讓他們跪到死是你家的事!"甯禹疆冷笑回頭.只見一個身著鵝黃色廣袖紗衣的美麗女子貓一樣依偎在水流觴身旁,好啊!原來是下馬威來著!

那名女子沒想到甯禹疆如此軟硬不吃,不由得有些著急,她是狐族送給水族少主的私寵,名叫迎娥,原想配合少主氣氣這個風族小族長,可如果真把人氣走了,壞了水族的大事,即使少主說情,自己也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何況……幽怨地看一眼身邊的男子,這麼一個冷冰冰的人,雖然已經與自己有肌膚之親,仍是一副冷淡無情的態度,又怎會為了自己違逆君父?此刻他人就在自己身旁,眼中卻只有那個囂張驕橫的風族小族長……

水流觴看著轉身而去的甯禹疆,心中煩亂不已,一揮手示意眾人起身:"如你所願,莫再浪費時間,先與我去見過君父罷."

甯禹疆偷偷向自己比了個的手勢,一臉平靜地回身走向宮門.

一路上甯禹疆已經在水流觴面前占過不少上風(其實是水流觴不想理她),所以覺得他的這次妥協也沒什麼.

門前那些手足無措站起身來的臣民可不這麼想,何曾見過高高在上的少主這麼忍讓?大家面面相覷,都在相互的臉上看到驚詫.

水流觴看著甯禹疆的身影穿過人群一路走來,她年貌幼小,個子不算高,身上穿的也是路上臨時買來的一套普通的淡藍色襦裙,沒有任何貴重的首飾,然而在人群中卻是那麼奪目,施施然由遠而近,無需儀仗映襯,她就是一位高貴的公主.

宮門後的門洞又深又長,光影繽紛,水流觴與甯禹疆並肩而行,好像剛才在門前的對峙根本沒有發生過.

被忘在後面的迎娥眼中閃過一絲異光,恨恨地跺跺腳,碎步離開.

甯禹疆在云夢澤的正殿中第一次見到水族的族長,也就是水流觴的父親水向天,那是個看起來三十多數的英俊男人,不過依照甯禹疆對這個世界初步了解,這位先生說不准已經有千多歲了.

從樣子上說,水向天兩父子長得至少有七八分相像,看他的樣子就可以輕易想象出年紀漸長的水流觴會是什麼樣子.

甯禹疆到來的時候,水向天剛剛議事完畢,殿上只有少數幾名親信大臣.

水流觴走到父親面前,跪下見禮:"見過君父."

甯禹疆正在猶豫該用什麼禮節跟面前的杯子男他爹打招呼,下跪是絕對不可能的,抱拳鞠躬又很奇怪,他肯定聽不懂……代溝啊!

水向天卻並不介意她的禮節問題,定眼看了她很久,眼中一閃而過一些極為複雜的表情,比簡單的懷念舊友更要深沉百千倍:"你就是靜語……的女兒?"

"靜語?哦,大概是吧,水叔叔好!"差點忘了據說在這個世界自己的母親名叫風靜語.

水向天微微一笑,似乎覺得她的回應很有趣:"好!一路來可平安?"

"還好吧!嗯,就是最後有三個老頭子好厲害,把杯……把他打傷了."說著瞄瞄杯子男,差點說漏嘴!

"三個老頭子?"水向天看向兒子.

水流觴于是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殿上的人聽完個個臉色大變,得不得罪土族還在其次,自家少主兩百歲不到竟然跟土族成名上千年的長老戰了個平局,而且似乎還略占上風,這是何等驚人的修為!

大家不約而同地起身向族長道賀,有子如此,不但是族長的榮耀,也是全族人的榮耀!

水向天卻臉色凝重,沒有透出一絲歡喜嘉獎之意:"流觴藝業有成固然可喜,但如此爭強好勝,實不足取,修為首重修心,身為我族少主,沖動犯險是為不智.回去後需好好生修煉靜心."

甯禹疆在旁邊吐舌頭,好沒勁的父子互動哦,搞得跟演戲一樣,雖然自己沒有父親,但外公姑父從來不會用這副嘴臉教訓自己.

哎,杯子男已經跟冰塊差不多了,再靜心就連殘余的那麼點人味都沒有了.

"映慈?"

"嗯?呃,叫我嗎?你還是叫我甯禹疆或者小疆好了."

"小疆,你先隨流觴去見你阿姨,她盼你來已經盼了很久了."風向天對她倒是出奇地和藹容讓.

甯禹疆無可無不可,告別一聲便轉身跟著水流觴離開.

等他們倆的身影離開大殿後,水向天微微一笑,向留下來的幾名親信大臣道:"你們看這個女孩兒如何?"

幾名大臣互相看看,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宗族中大總管水羽聞小心地道:"風小姐身份高貴,活潑可人,只是年紀尚小,欠缺禮數端莊,若在後宮多加教導,應可成為少主良配."

另一位護衛首領斐戈道:"聽白精白靈傳訊說,小姐禦風術已達大成境界,若成為我族少主妃,不但可收服風族,更可助少主成就一統五族的曠世大業!"

其余眾人也紛紛發表意見,也是大同小異,在所有人心目中,水族與風族的聯姻都是有益無害的,尤其現在風族自上任族長死後群龍無首,上頭的木族也日漸衰微,根本管束不到風族了,能將甯禹疆控制在手上,無異于得了大半風族的控制權,這樣的好事,大臣們豈有反對之理?

至于甯禹疆與水流觴兩人的意願,那是完全不必考慮的,五大族里,哪家的子弟不是如此?生于嫡系,婚姻所代表的從來就是利益.

水向天默默聽了,沒有發表什麼意見,揮揮手讓他們退下.

"如果你聽到這些話,怕是馬上要偷偷動歪腦筋想著如何悔婚了吧……"看著窗外如夢如幻的云霞,水向天嘴角泛起一絲懷念的笑容.

"我知道你一定怪我使計定下這樁的婚事,我不否認我存著私心,但是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

"她長得雖然跟你一模一樣,但那神態卻完全不同,直率又大膽.我會盡我的能力保護她,觴兒也會,你可以放心."

大殿里靜悄悄的,回響著水向天溫柔的低語,不知從何出吹來的微風一陣陣坲動著窗邊的水晶吊飾,發出一聲又一聲朦朧的輕響……

水族的宮殿占地極大,與中國古代的宮殿一般,分前後兩半,前半處理公務,商議族中大事,後半則是族長及妻妾兒女們的居所,大臣及家屬等則在云夢澤附近一帶居住,大批受水族庇護的修道者帶著親戚家人也群居于此,隱隱形成一個與古代都城無異的大型城市.

云夢澤本身建于水上,便如威尼斯一般,水道縱橫,宮城范圍內長滿了各色荷花以及不知名的美麗水生植物.甯禹疆跟隨水流觴走進後宮,一路姹紫嫣紅,美人美景,仿佛是到了仙境一般,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所有人見了他們都是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遠遠地就跪地行禮,攔都攔不住,讓甯禹疆渾身不對勁.

水流觴從小習以為常,看著甯禹疆一臉的不敢苟同,心中覺得甚是有趣,一路上這丫頭軟硬不吃,難纏之極,想不到原來下人行禮這麼平常的事情,竟然能讓她煩躁不安,異界長大的丫頭果然是比較奇怪.

忽然想起自己的母親也十分不喜歡旁人對她跪拜,據說風族的人天性自由不羈,是各族中禮節看得最為淡薄的異類,莫非風族的人天生就是如此?

"到了,這里就是我母親的靜風院."水流觴的冰調子難得帶上了一點柔和歡欣之意.

"你的母親?"什麼樣的女人能生出這樣一塊移動冰磚啊?!

"對,也是你的阿姨."

甯禹疆不由得想起在那個世界上自己的幾位外表高貴典雅實際花癡成性的阿姨,再聯想到自己那些"精彩"的表哥表姐,不禁撲哧一聲笑起來.

表哥跟表哥的差距都那麼大,阿姨跟阿姨的差別恐怕也不會小啦!想著想著腦中已經自動描繪出眼前院子里女主人的形象——一個冷豔高傲的冰山美人!

院子里沒幾個人,難得的是這里的人不像外邊那樣,連臉都還沒看清楚就撲倒在地上又跪又拜.

仆從們見到她們只是躬身行禮,這點讓甯禹疆很滿意,也對即將見面的阿姨生出了幾分親切好感.

真正見到水流觴的母親,自己傳說中的阿姨風聆語,才發現與想象中的形象距離甚遠.

風聆語像一陣柔和的春風,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但又不會讓人覺得過于清高難以親近,她很美麗,那種美沁人心脾,不是令人驚豔的類型,卻讓人一見之後念念不忘,回味再三.

甯禹疆還來不及反應,便被摟入風聆語溫暖的懷抱,酸楚不掩欣喜的女聲輕泣低訴:"映慈,映慈,好孩子,我總算見到你了……"

甯禹疆抬頭望進一雙美麗藍色的眼眸中,瀲灩水光中全是自己的倒影,溫柔的眼波里飽含了無盡的思念親切……如果母親還活著,她也會這樣看著我吧,甯禹疆的心里忽然酸酸漲漲的,忍不住張開雙手回抱住風聆語,一路堆積的委屈不安,化作串串淚珠.

"母親,你身子還弱,不要過于傷心了."水流觴輕聲打斷了這相對無言,惟有淚千行的認親場面.

"對,能看到映慈,我應該高興才對!"風聆語邊哭邊笑地抬起手,擦去甯禹疆一臉的淚珠.

"阿姨,你別哭了."一聲阿姨,叫得自然無比,雖然僅僅是一面,但在小禹疆的心里,已經把眼前的美麗女子當作親人.

風聆語聽到這聲稱呼,卻明顯一愣,眼中不自然的神色一閃而過,快到甯禹疆都沒有發現.

風聆語興致極高,拉著甯禹疆問長問短,摟抱著這個失而複得的女孩,舍不得松開.甯禹疆也是出奇地乖巧溫順,有問必答,言笑晏晏.

水流觴在一旁看著心里湧起一陣淡淡的酸意,只是轉瞬便又拋在腦後.

大小美女親親熱熱地仿佛有聊不完的話題,水流觴靜靜起身告退,不再打擾兩人.

院外天色漸暗,風聆語要留下甯禹疆與她同睡.

甯禹疆隨口問道:"姨父呢?他晚上不回來麼?"記得以前她要跟阿姨同睡,姨夫臉色總是很難看,委委屈屈地去睡客房.後來總算明白原來自己打擾了人家的千金良宵.

風聆語一怔:"他今晚應該在別處過夜吧,映慈你就安心在我這里住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