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卷 001 百歲蘿莉
全身像散了一樣,甯禹疆平息一下紊亂的呼吸,抬頭看看四周,自身正處在一個石洞的小*平台上,台前是一個泛著盈盈綠光的水池,潮濕新鮮的空氣順著鼻腔滑入肺葉,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這里是什麼地方?!

甯禹疆整理一下思緒與記憶——今天是外公生日,她和外公還有大表哥一起到超市買東西,然後遇到爆炸,外公和大表哥受傷了被跌落的石梁壓在地上,旁邊有即將爆炸的炸彈!

然後自己被迫使用了隱藏已久的超能力,用颶風移走他們身上的石梁,隔絕了炸彈爆炸的影響.

再然後,意識逐漸模糊,仿佛一個人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狂奔,耳邊只有風的聲音,身體越來越輕……陷入一片無盡的虛空之中……

再再然後,自己睜開眼看到的就是這個山洞,外公,大表哥和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超市消失了,剩下自己孤零零一個人.

"你終于來了."左手邊傳來一個虛弱的聲音,把茫然失措的甯禹疆驚醒過來.

偏過頭去,借著微弱的光線,隱約看到山洞里竟然不知她一個人,暗影中還有一個人靠著石壁盤膝而坐.

"你是誰?這里是什麼地方?你跟我什麼關系?是你把我帶到這里的嗎?能送我回原來的地方嗎?"

甯禹疆一口氣問道,心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這個似乎不是自己平常生活慣了的世界,莫非真的應驗了自己從小到大的奇怪感覺?一旦過度使用自己的超能力,自己就要永遠離開最愛的親人朋友?!

那人沒有回答她的連串問題,只是慢慢抬起手,一顆散發著柔和金光的珠子從手中緩緩升起,飄移到石洞上方,洞中的景物馬上清晰起來.

甯禹疆看清了那是個白發長須的清瘦老者,身上穿了一件洗得發白的藍色廣袖長衫,衣服的款式像電視中見過的道袍,一眼看去只覺得仙風道骨,不同凡俗.

不過,老者一雙褐色的眼睛已經黯淡無光,似乎是到了油盡燈枯的時候.

"我快不行了,石台下有本書,所有的問題你自己去找答案吧.這里很危險,你盡快離開,出了山洞不要回頭,一直往東走……記得,不要回頭……"蒼老的聲音逐漸低沉,終至無聲.

老者頭一歪,身子向一旁斜倒.

"有沒有搞錯,好歹多說兩句?我新來的什麼都不知道!喂!"甯禹疆跳起來沖過去探探老者的鼻息,赫然發現他已經氣絕!

"不會吧,搞什麼鬼!"甯禹疆不死心地將老者放倒在地上,用力按壓他的胸口給他做急救,依然毫無反應.

只得起身一步步退回石台邊,果然發現腳下有個小皮囊.

皮囊里有一本線裝書一塊硬得可以當防身武器的干糧和一把從沒見過的銅錢.

現在就走麼?甯禹疆猶豫了一下,看看地上已經死去的老者,她雖然從小跟男孩子一樣好動大膽,畢竟也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女生,與一個陌生人的尸體同處一室也難免忐忑不安……

聽老者的語氣,似乎還有為知的危險在前面等著她……一咬牙,試著伸手向上方的明珠一招,風隨心動,一股和風馬上將珠子卷帶到手中,一手拿起小皮囊就向洞口方向走去.

甯禹疆走出山洞不過一陣,原本已經氣絕身亡的老者忽然噌一下跳起來,罵道:"臭丫頭竟然連我的'照夜神珠’都不放過,早知道就不拿出來了,虧啊虧啊!"

"哎,不過總算完成了我對族長的承諾,嘿嘿,族長啊族長,我雖然答應幫你把女兒平安接回來,可沒答應你要保證她回來後的安全,讓小丫頭自求多福吧,我可以放心過我的好日子去啦,哇哈哈哈!"

正當老者興奮得手舞足蹈的時候,一個甜糯嬌脆的聲音一下擊碎了他對未來的美好憧憬:

"我不想打擾你高興,不過我要很負責任地告訴你,你的好日子完了."

老者僵硬的轉頭,發現洞口俏生生的站著一個美少女,正是去而複返的甯禹疆!

"你,你,你跑回來做什麼?"

"本來我看附近沒什麼危險的樣子,專程折回來想替你收尸的,沒想到啊!果然是好心有好報!回來就趕上老人家您枯木逢春,生機勃發,真的好高興哦!"

"我我我,明明叫了你出去向東走不要回頭,你怎麼這麼不聽話,跑回來做什麼!"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我看過了附近根本沒人嘛!"

話音剛落,忽然見老者神色驚惶,跳腳呼叫道:"可惡可惡,什麼沒人,一群惡人都已經找上門來了!你你你……你死就算了,為什麼要回來連累我!"

老者呼天搶地,急得團團亂轉.

甯禹疆眯眯眼,覺得剛才一定是神智未複,所以才會錯覺眼前這個老鼠膽的糟老頭子仙風道骨.

"閉嘴!"甯禹疆一聲大喝,"說,什麼死不死的,哪里來的惡人?"

"你,你,你是上一任風族族長風靜語的女兒,風族的嫡系傳人,一百年前風族遭遇巨變,你母親為了族人犧牲,死前她使用秘術將你送到人界,托我在你成年後把你平安接回來接管風族的事情.風族和其他五大族里想打你主意人一籮筐,現在至少有三四路人馬已經進入十里之內!拜托了,你不要連累我,我只是個沒什麼本事的小道童,幫不上你的忙,你就放過我吧,快走快走,不然那些惡人來了,我就慘了."

"一百年前?我才14歲,什麼風族五大族的……你還道童?白胡子都一大把了!"

太奇幻了,超現實主義啊!自己究竟是到了什麼地方?!

"你出生的人界跟這里有時差,你在那個世界長得慢,如果你在這里出生成長,現在應該已經100歲成年了!姑奶奶,求你了,快走吧!拉我墊背也沒用,他們要抓的是你,我不能作無謂犧牲啊!"老頭激動得幾乎要跪地求饒了.

早知道就不在自己的洞府里作法把這丫頭帶來了,現在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個秘密所在自己找了幾十年才找到,辛辛苦苦經營了幾十年,莫非這就要放棄麼?

"100歲才成年?!好吧,你先不用急,這里應該沒人見過我,你不說我不說誰知到我是什麼人啊?"甯禹疆被老人話里的信息搞得很暈,但還是試圖先把這個已經風中凌亂的糟老頭子安定下來,好好問話.

"姑奶奶,你一站出去,大家都知道了,你自己在水里照照……"

甯禹疆依言走到水池旁拿出那個發亮的珠子,水中倒映著一個嬌俏的少女,正是平常在鏡中看到的模樣,只是額頭細嫩的肌膚上憑空多出一個淡藍色拇指大小的圖騰.伸手揉得皮膚發紅還是揉不掉!

"回到這里,就會還原你本來的樣子,額頭上的圖騰是風族嫡系的特征,身份都鑿到腦門上了,賴都賴不掉.連你的頭發和眼睛也會慢慢還原成本來的藍色."老頭的口吻有些幸災樂禍.

甯禹疆的回應是一手揪過老頭的長胡子,冷冷地說:"有什麼方法可以把我送回去原來的地方!"

"沒有辦法……"老頭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一個清冽的聲音突兀打斷.

倆人回身一看,一個青衣男子的身影出現在洞口.

對人的相貌形容最簡單的區分就是好看跟不好看,這個人明顯比好看更好看,甯禹疆中肯地評價.

蓬蓽生輝,光彩照人這些客氣話,用在這個青衣男子身上就成為一句大實話.

男子一身普通的青色儒衫,但一眼看去,便使人覺得清光湛然,眼前一亮,仿佛照夜明珠的光彩都聚焦到了他身上.這樣的人無論站在什麼地方,做什麼打扮,都是絕對的主角.

"長得太好看的男人肯定不是好東西!"甯禹疆心中馬上想起六表哥對一個長得比他帥的偶像明星的評價.

"在下是水族的水流觴,鳳姑娘回來的消息,另外四大族已經得知,他們居心叵測,君父命我趕來接你回水族暫避."話意雖然親近,但調子冷冰冰的,毫無和善之感.

"我不是什麼風姑娘!為什麼回不去?我不認識你,為什麼要跟你走?"烏鴉嘴,哼!甯禹疆想起驟然失去聯系的至親家人,心里一陣痛楚,直覺地對眼前忽然冒出來潑冷水的帥哥產生抗拒.

水流觴外表出眾,身份高貴,難得這麼"和顏悅色"地對一個小女孩說話,也是看在對方身份特殊的份上,竟然碰了一個這麼大的釘子,不禁生出些許怒氣,語氣越發清冷:

"你我母親同為風族姐妹,君父也是看在這一點吩咐我照拂于你,既然我已經承諾,定會完成,有話路上再說,來尋釁的人已經聚集山下,你現在就跟我離開!"

說到後來已是完全的命令口氣.

"是啊是啊,你跟他走吧!"一旁的老頭插話催促.

"你剛剛明明說五大族的都不是好東西,這個人是水族的,聽口氣也是五大族之一吧!現在要我跟他走?"雖然對面前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是剛才老頭的話她都記在心里!

甯禹疆雖然年齡到外表都很蘿莉,但是絕不是能隨便哄騙的小白,這樣前後不對的口供,她拒絕上當.

"嘿嘿,我剛剛有說過麼?他是你表哥,再說你還是他的……呃,還是他的表妹,他不會害你的……你,你放心跟他走吧."老頭似乎想說什麼,卻被水流觴一個冷眼嚇住.

甯禹疆眼珠一轉,老頭子的話明顯有問題,他們嘴里硬在到自己身上的親戚,說的煞有介事,可自己明明記得自己的母親叫甯爭鋒,還因為生自己時遭遇意外難產而死!

莫非是外公外婆騙自己?自己其實是撿回去養的孤兒?不可能的!自己的身世清清楚楚放在那里,尤其自己母親還是名聞遐邇的一代科學怪才,接種生子還鬧出很大的新聞,這些都是造不了假的,也沒必要造假.

但是自己身上的詭異超能力又怎麼說?雖然自己努力隱藏了很多年,但是,心里也曾懷疑過,自己和外公外婆阿姨們不一樣,甚至和那個世界上的人都不一樣……

現在情勢一時還搞不清楚,眼前據說是表哥的水流觴看起來好像有點門道,而且至少目前看來還沒有打算對她做什麼,自己一個人在這里人生地不熟,還是先跟著他熟悉一下環境,再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想著想著,一眼瞄到旁邊鬼鬼祟祟打算溜走的老頭,哼!

"這位老先生對我很重要,我不能離開他!要我跟你走可以,要帶上他!"

正想著偷偷脫身的老頭一聽,氣得七竅生煙:"你你你,你個……"一句話沒說完,人就軟倒在地,昏死過去.

水流觴似乎感應到有人逼近,不願再啰嗦,也擔心留下活口讓其他幾族探到甯禹疆的下落招惹麻煩,干脆順勢將老頭制住一起帶走.

他昂然走到甯禹疆面前,冷冷說了句"失禮了",一把抓住甯禹疆的手臂躍入洞中水池,身後現出兩名白衣隨從抬起老頭也躍入水中.

看似不深的池水仿佛變成了不見底的漩渦,強大的水流卷帶著一行五人消失在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