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生命星域
這是—枚晶瑩的神石,能有成人拳頭大……通體火紅,上面有一個孔洞,仿佛在呼吸,擁有自己的生命.

赤霞通天,將這顆小行星的云霄都染成了紅se,它精氣十足,宛若血鑽,通體鮮紅yu滴,任誰一看都知道這是神物.

火神石!

這是居住在岩漿畔的火神猴一族的至寶,是一種神xing礦石,在枯寂的宇宙中極其罕見,自古以來都沒有發現多少.

六位俘虜見到這塊神石墜地,全都呼吸急促,眼睛通紅,這是他們一族未來的福祉,小小的一塊神石可讓他們扶搖直上,各方王侯都要招攬.

"你們少眼紅,這是你們的東西嗎,原本屬于火神猴一族,也就是你們口中的低等種族,被你們洗劫所得."葉凡彎下腰,將這枚石頭撿了起來.

出乎意料,它不是多麼熾熱,通體溫暖,一片火紅的霧氣拂上他的體表,像是浸泡在溫泉中,胎骨暖洋洋.

"果然是好寶貝,即便不煉藥,常年帶在身上,對修行亦是大有用處."葉凡點頭,小心的收了起來.

六位俘虜呼吸急促,無不煩躁,失去了至寶,恨不得立刻反撲,但是奈何沒有實力,他們近乎絕望.

為首的那個人擦淨嘴角的鮮血,道:"你是苦修之士,開掘人體潛能,這種殺西對你用處不大,不若你與我們一起去永恒國度,將之獻給一方王侯,說不定會得到最強進化液,對你來說那才是真正的神物!"

"你對最強寶液了解很多嗎?"葉凡面無表情的問道.

"談不上很多,但我知道對你肯定有無盡妙用,要知道因此而誕生過一些萬古僅見的最強體質."這個頭領說道.

葉凡從紫瞳女子那里了解到,確實有幾種最強血脈出現在她們那里,此時不禁認真追問.

"聽說有原始魔體,梵天戰體,太上仙體等,一個比一個恐怖,古時曾先後都出現過,無比驚人!"

葉凡驚訝,認真聆聽.

據此人講,這片星域的人注重對道的感悟與理解,卻幾乎不怎麼煉體,都是借助外力突破,進化液則顯得至關重要.

也正是因此,他們炸開一顆又一顆古星,尋找神xing礦物,將其煉化成寶液,讓人不斷蛻變.

而且,更有一批人遠走域外,捕捉強大的生命體,提取他們的血液,藉此而助他們自己進化.

這麼多年下來,真的誕生過一些最強的個體,大道感悟至深,肉身更是臻至到了完美境,所向披靡.

"一片很有意思的星域,確實值得走上一遭."葉凡雙眼如金燈,流出燦燦的光輝.

這六人極力游說,勸他與他們一起進入永恒國度,到時候他們負責引薦,以他這種體質一定可以得到賞識,成為各大王侯府上的貴客.

"你們膽子不小,想活命也就罷了,還想將我賣了!"葉凡冷笑.

這些人無非是就想讓他留情,帶他們一起回去,結果卻是越勸說心思動的越多了.

"誤會,我們沒有惡意!"為首的人變se,急忙辯解.

葉凡手指一點,六人的額骨一片晶瑩,仙台內痙攣,晶瑩的識海全都被錄奪了出來,在空中閃動.

"啊,你想做什麼?"六人驚慌大叫,發現神hun離體,隨時可能會滅,一個個恐懼無比.

葉凡稍一杳探,就知這六名俘虜果然沒安好心,回到永恒國度不僅想奪回火神石,還真想賣他的血肉,以牟暴利.

"一群階下囚而已,還沒有脫困,心中就已經開始算計我,想把我賣掉了,你們可真是……"葉凡嘴角lu出殘酷的笑.

"我們錯了,饒命啊!"在這一刻,他們真的惶恐了,那不過是心中的念頭而已,可是此時卻赤龘luǒluǒ,根本藏不住.

人體的識海最是複雜,一般情況下即便是強者也不遠讀取他人記憶,因為會另自己的識海都無比斑雜,等若經曆了他人複雜的一生.

許多修士出世,就是希望可以脫塵,心境祥和,少些雜念,與大道親近.

而也正是雜感過多,元神易朽,一些強大的修士到了晚年都會斬掉"塵心",只為了心如明鏡台,與道相合.

葉凡到是無憂,不過卻也不想染上別人過多的記憶,而今因為想進永恒國度,才不得已選擇xing的讀取.

龐雜的人生,奇妙的國度,異樣的人生經曆……一一流轉而過.

最終,葉凡只選擇了部分關鍵xing的東西,以及對悟道有助的慧光,其他不屬于自己的雜憶全部抹除了個乾淨.

六朵元神之火綻放,而後又熄滅,葉凡毀掉一艘飛船,將尸體與它一起同葬.

而後,他自己親自動手修複了星門,一道神環閃爍,宛若金屬鑄成,閃爍冷冽光澤,在其內部一片虛幻.

葉凡駕駛另一艘宇宙飛船,化成一道金屬光沒入了星門內,這一切都源自搜索對方識海後所掌握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完成了空間跳躍,從一個古老的星門內沖出,進入一片燦爛的星空.

"是這里,我感受到了生命古星的氣息!"

葉凡心中一動,就在前方絕對有適合居住的生命星,相隔很遠,就能感受到那種奇異的bō動.

他駕駛宇宙飛船進入這片有生命的星域內,剛臨近不久便心神大震,前方有一顆大星,不次于北斗,也不差于紫微,有一種非常磅礴的氣勢.

古之大帝的氣息!

怎麼會這樣?葉凡心中震撼,這里像是有一位大帝在蟄伏,就像在紫山面對道台上的無始大帝背影時,亦像深入太初禁區感受到的那股恐怖壓力.

"這里誕生過大帝嗎?"

葉凡心中湧起驚濤駭浪,難以平靜,沒有敢立刻接近,他發現這片星域另有幾顆小的生命星.

因為這個時候宇宙飛船上的屏幕閃爍個不停,鎖定了其中一顆行星,那里就是此船的目標.

"大星是永恒國度,幾顆小生命星是附屬地,真沒有想到,在這片星域一下子就發現了數顆生命星!"

毫無疑問,這是司一種文明,只是駐紮著不同大勢力,這是一片夢幻之地.

葉凡沒有臨近,他不想貿然闖進去,想以非常穩妥的方式融入,畢竟這是一片強大的星域,稍有不慎就可能萬劫不複,這個族群視其他各族為低下的種族,自有過人之處.

他駕馭宇宙飛船沖向星海深處,暫時遠離了幾顆生命古星,在這片星域詳細了解,甚至布下了一座座陣台,將來萬一有變可以藉此退走.

突然,前方傳來一陣劇烈的bō動,一片燦爛的光沖起,輻射向四面八方,葉凡大吃了一驚,有龐大的艦隊在戰斗.

那種威力無比巨大,足以摧毀掉一些小行星,光束擊在戰艦上,自然什麼都剩不下,成為劫灰.

那里像是有一顆顆太陽炸開,刺目的光華淹沒了宇宙,讓這片星域亮如白晝,一片璀璨.

葉凡震撼了,那個區域有一顆顆小行星都被毀滅,透過飛船內的屏幕可以清晰的觀看到那一戰.

雙方戰艦不少,但一方明顯不敵了,一路潰敗,一艘又一艘飛船炸開,成為光雨,宛若一片煙花在綻放.

在宇宙中形成這等奇景,可以說是絢爛,殘酷,美麗,每一艘飛船炸開都不知要死都少人,鐵艦成灰,人骨成煙,血河干枯.

當葉凡隱藏好時,戰斗已經接近了尾聲,終極一戰隨著兩艘聖級戰船分出勝負而落下了帷幕.

一艘銀se的戰艦破損的不成樣子,另一艘聖船紫光閃爍,通體晶瑩,完好無損,將敵對主艦俘獲,開始進行洗劫.

大潰滅!

失敗一方還有十幾艘戰船,亡命飛逃,但是卻難以走脫,"轟"的一聲,一艘三百丈長的銀se飛船化成了火光,光bō席卷了一方.

"哧","哧"……

一道又一道光束射擊,像是一片流星雨飛來,掃向潰逃的飛船,接連有七八艘炸開,成為了可怕的光團,bō及區域甚廣.

"哈哈哈……仙羽家族好大的手筆,這一次遠行居然采掘到了煉制最強寶液的神xing主料,竟是天命岩石,別人幾生幾世都尋覓不到!"

紫光燦爛的戰船上一群人龘大笑,登陸上破損的銀se聖船,將一大塊灰se的岩體搬出,運上他們的聖器.

葉凡眸光一滯,將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正是在尖斗時所見到的那種神xing礦物石岩,被築成水池,他浸泡在當中,得到過莫大的好處.

"真沒有想到,連仙羽家族最璀璨的仙珠齊萌公主也在,永恒國度最負盛名的美女竟要來我們的天堂做客."

天堂,是一群星際海盜的稱號,是這片星域海最著名的三大劫掠團伙之一,敢對任何大勢力下手,因為他們除卻聖器飛船外,還有一位真正的古聖坐鎮.

這群人脫離飛船,依然可以在星空中行走,都是很強大的修士,將銀se聖船中的稀珍礦物搬了個乾淨.

一個女子從銀se聖船中走出,星光點點,都落在她的身上,讓一群劫掠者全都石化了,她的美近乎虛幻.

葉凡相距過遠,駕駛飛船隱伏在一片隕石雨中,看不清那個女子,但卻也知道一定很美,不然那群人不會發呆.

"唔,我聽聞仙羽家族在數萬年前出現過一個太上仙體,名震萬古,曾經統一過整片永恒國度,看到齊萌小姐我相信了,你的體內而今一定還淌有神明的血液.我會請求梵云古聖祖爺,讓他成全你我,與你們仙羽家族聯姻,而今最強體質進化神液的神料快集全了,相信我們的後代得到洗禮後一定會讓太上仙體重現,世間第一!"

一個紅發男子雖然扈氣很重,但是不得不說長相相當的英俊,此時lu出一嘴雪白的牙齒,有一種妖邪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