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打劫外星人
"火神石,天啊,你們可真是有大氣運,竟得到了這種東西,別人尋上一輩子都難以找到哪怕一小片!"

"淬煉最強體質進化液體,這是除卻六種主材外最重要的一宗神性礦物,竟然被你們尋到了,真是逆天的運氣!"

"這一次你們的收獲太豐厚了,上面說了,除卻萬青留下的東西外,這次外出所得都歸各自所有,你們若是拿去拍賣,幾代族人都將受益無窮."

巨大的平台上,共停有兩艘宇宙飛船,其中一方無比的羨慕,另一方飄飄欲仙,無比陶醉

火神石雖然不是主藥,但卻是一種神性礦物,作為輔料,依然是價值連城,各大勢力若是得悉,一定會打破頭顱去競拍.

葉凡驚異,沒有想到最強體質進化液所需礦物這麼珍貴,難怪當日紫瞳女子與其兄長等全都急眼,跟他拼命對決,其他人亦是甯可被擄,被殺,也要一次次回來搶奪.

連一種輔料都如此,也不知要勘測多少片星域都才能尋到,那些神性主料就想都不用想了,幾生幾世都難得一見.

可以說,紫瞳女子一行人能順利集全所需,是一種奇跡,堪稱逆天,故此他們不舍,不惜舍棄生命.

"科技與大道相結合的種族,真是有些可怕."葉凡自語.

他對手最強體質進化液深有體會,那絕對是瑰寶,紫瞳女子他們只對那些礦物提煉了十幾年,即便只初步得到一些粗液,都讓他順利進了一階,逆奪造化.

"萬青可真是一個不朽的傳奇,消失兩三萬年了,其影響力還如此巨大,讓各方王侯都坐不住了."一人歎道.

"這片星域也搜索的差不多了,我們可以回返了,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唔,也是,許多人都離開了,我們也該踏上歸路了.這片星域還有幾個危險之地,將由那聖級飛船去搜索,我們無法涉足."

這是他們遺棄的基地,有數萬年的歲月了,而今不過是路過此地重新利用而已,在這個地方有一處星門.

葉凡眸光閃動,他過于擔憂了,這兩艘宇宙飛船並非聖器,與無法與在不死山外遇到的飛碟媲美,難以對他造成任何威脅.

他將生理機能調到極限,而後取出幾個木塊,那是悟道古樹的枝干,被黑皇刻上了欺天陣紋,連天劫都可瞞過.

當一道古老的星門被打開時,葉凡很驚訝,圓形的門戶內各種光流動,像是時間與空間交會的節點,通向未知處.

在兩艘宇宙飛船沖入的刹那,他無聲無息的接近,快如閃電一般攀附在一艘飛船上,跟隨一起橫渡.

葉凡可謂但到包天,暫時離開了縱向的星空古路,橫向而行,將跟隨宇宙飛船進入他們的國度.

也不知過了多久,兩艘宇宙飛船沖出星門,進入了黑暗的宇宙中,四方茫茫,到處都是枯寂與冰冷.

無盡遠處,繁星點點,這片星域一片死寂,沒有一絲聲音與波動,讓人倍感枯燥.

"真是黴運,那個基地數萬年未用了,早已破敗的不成樣子,星門傳送距離有限,我們提前出來了,若是迷失的話麻煩就大了."

"什麼時候我們能擁有一艘聖級飛船,那樣便可以隨時隨地打開星門."

兩艘飛船的人抱怨,不過很快又打起了精神.

"還好沒有迷失,不然能量耗盡,早晚會殞落在宇宙中,前方有一顆小行星,是數萬年前遺留下的基地,我們可以從那里返回.

"全力航行!"

他們確定無疑後,開始急速行使,宛若流光劃過天宇,一前一後駛向遠方.

生命很神奇,但相對于浩瀚的天宇來說,真的很微渺,對于常人來說,從一片星域進入另一片星域幾乎不可能.

唯有走到前端,掌握有強大的力量,才能做到,只有少數生命體可以實現.

"喂,你們得到了火神石,是否還有其他發現,說不定那片星域還有神性礦物也說不定."

"沒有了,早已搜了個徹底.是從一種居住地底的低等種族那里尋來的,竟有一個半聖級存在,差點讓我們失敗,最終用五色神光卷走了火神石."

葉凡詫異,他想到了自己的遭遇,當初正是被一種神光掃中,才被擄進飛碟的.

"五行之力奧妙無窮,即便不敵,也不是那些低等的種族所能攔阻的,可以從容退走."

"既然誕生了半聖,說明他們的血脈也很不凡,你們有沒有采集血液?"

"殺了幾個低劣的猴子將血液帶了回來……"

"那就好."

葉凡聽到他們的對話,心中冷笑,攀附在宇宙飛船上,以欺天陣紋掩藏,只等降落.

在宇宙中,光陰流逝飛快,在途中他見到了一顆又由一顆瑰麗的星辰,與之擦肩而過,那種燦爛的景象美到極致.

"連聖人都只能勉強在星域中旅行,也許唯有古之大帝才能盡賞這片壯闊的宇宙風景吧?"葉凡自語.

數日後,一顆小行星出現在視野,兩艘宇宙飛船沖入此地,緩緩降落.

依然是一顆死星,沒有空氣與水,光禿禿一片,自從走出北斗他還沒有見到過綠色的植被.可以想象在浩瀚的宇宙中生命古星有多麼的罕見與難得,曆經無數星域都沒有一顆.

"此地星門有些破損了,需要修理一下才能實現空間跳躍."

兩艘宇宙飛船停在一片巨大的高台上,艙門打開,走出一些人,毫無疑問他們也是修士,懂得道痕等.

此地的星門是基于空間法則構建的,又與科技交融,形成了一道異域門戶.

"咦,不對,發現了莫名生命波動!"

飛船上有人龘大叫了起來,盯著屏幕,警訊劇烈,響個不停.

"什麼,難道遇到了強大的生命體,能在宇宙中穿行,被它盯上了?"

在他們的認知中,宇宙內有很可怕的生靈,能實現獨自個體的宇宙旅行,形態不一,有的非常可怕,若是被纏上,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不知它何時攀附在了我們的飛船上!"有人驚恐大叫,不顧外面的人,想要關門艙門,立刻啟航遠遁.

葉凡冷笑,剛才收起欺天陣紋,他的生命波動與形跡等自然被他們感應到了,不過這沒什麼,因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嗡"

兩只金色的大手探出,將兩艘宇宙飛船死死的按住,根本就不能脫逃,在堪比古聖的肉身下,這些人怎能沖起?

"好強大的生命波動,他的肉身與各方王侯悉心培養的一些血脈相比都不弱,金色的血氣壓的人要窒息,太可怕了."

"快,攻擊他,用五色神光將他禁錮!"

一群人龘大叫,臉色雪白,驚恐到了極致,這些人最強大的也不過仙台二層天而已,不可能與他爭鋒,只能借助飛船.

"哧哧哧……"

五種顏色的神光掃來,蘊含了五行神力,一片璀璨,能夠禁錮生靈,即便血脈很強大也不行.

"哐!"

葉凡有心試法,但卻也怕陰溝中翻船,沒有冒險,祭出萬物母氣鼎,垂落下萬縷絲絛,將所有光束都給擋住了,五行神光掃不進來.

葉凡噴出一口精氣,這些人都跟稻草人似的橫飛了出去,一個個大口吐精血,全都軟倒了下去.

而後,他一抬手,將兩艘飛船中的人也都拘禁了出來,共有十幾名異域星人,嘴角淌血,一個個神色惶恐.

"打劫,你們這些外星人都統統是我的俘虜,都給我蹲在地上,抱著頭,不准亂動."葉凡道,嘴角露出一縷笑意.

"你……是什麼人,來自哪片星域?"有人顫聲問道.

"你可知道我們來自永恒國度,若是惹了我們會引發怎樣的後果?"也有人很硬氣,進行威脅.

葉凡對此只有一個動作,一腳踹翻,道:"身為俘虜要有覺悟,都給我閉嘴,問你們什麼說什麼,不然讓你們永遠閉口."

這些人眼眸深處是恨,但表面上看起來卻老實了許多,一個個都不敢再開口,抱著頭蹲在地上,等候他說話.

"你們六個過去把星門修好!"葉凡點出六人.

被點到的六人站了起來,神色平靜,走向星門,在那里構建星台,將星門激活,讓各種紋絡都像是有了生命,一條條都亮了起來.

突然,自那星門處射出一片光華,照耀向葉凡,他們牽引出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要將他格殺,這是自虛空中汲取到的宇宙力.

"低劣的種族去死吧!"

一片慘叫聲響起,原地七八名異域人化成膿血,死于非命,沒有一個活下來.

"死了!"星門那里,六人都驚喜.

"高興的早了一點."葉凡的聲音在他們身旁響起.

他以行字訣一閃而逝,在原地留下的不過是一道殘影,超過了他們的思感,此時從容站在近前.

"你……"

"你什麼你!"葉凡一步踏出,為首的人被強大的氣機壓的骨斷筋折,橫飛了出去,但卻沒有丟掉性命.

葉凡想進永恒國度,需要借助這幾人.

在那片生繁盛的星域,有幾種最強體質存在,聽紫瞳女子說,永恒國度更是密封有上古的神明血,此外那里還有青帝留下的秘密,值得他前往.

為首的人摔倒在地上後,自他身上墜落一個器皿,盒蓋裂開,發出一片炫目的光,直破云霄!一塊如鮮豔如赤霞,晶瑩如鑽的神石露出,神聖祥和,發出的光將此地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