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追尋青帝
清冷的月光灑落,整顆古星都很甯靜,沒有一絲云朵,葉凡一個人獨自漫步,仔細感應這片陌生的大地.

從五色祭壇走出後,他來到了一片未知的古星,地表干硬,溫度森冷,這是一片苦寒之地.

沒有植物,沒有水源,繁星點點,深夜幽寂,大地上一片空曠,只有一些霧靄繚繞在山脈間.

"想找到一顆真正的生命古星這麼難嗎?"

葉凡出來大半年了,唯一見到生靈的的地方還是一個白骨地,其他星系連一塊骨頭都沒有,沒有一點與生命有關的東西.

這個地方寸草不生,地面硬的跟石板一般,他行走了上千里都沒有什麼發覺,但並未急于上路.

"一顆又一顆星辰,被一條古路串連起來,古人在探索什麼?肯定不是專為後人安排的試煉場,也許正是因為發現了各種磨難,才被後人利用了起來."

"難道說,在那最前方,還古賢戰斗嗎?"

葉凡想到了很多,遠古先民開辟的路,一定充滿了危險,也許戰斗一直在繼續,而他們不過是生活在安全區域的後裔.

突然,他神色一滯,走出去數百里後,在清冷的月光下,他看到了一道身影,很是干枯,也正在漫步.

"有人?"

葉凡露出異色,他剛才以神識掃到遠方,什麼都沒有見到,此時竟突兀見到了生命體.

相距極遠,那個人在地平線的盡頭,瘦長高挑,宛若一道幽靈,不緊不慢的走.

"這是什麼人?"葉凡高度戒備了起來,怎麼看都是一顆死星,空氣稀薄,且都是毒氣,沒有草木與生機.

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條人形的生靈,自然讓他覺得吃驚,想看個究竟,說不定能有什麼意外發現.

當葉凡睜開天目的刹那,頓時一驚,這不是人類,而是一個渾身生有紅毛的生物,低著頭走的不緊不慢.

"紅毛的人形生枷……"葉凡見到的刹那,心中一陣怪異,他第一時間想到了源天師的晚年,搖了搖頭.

"都進入星域中了,應該與源天師一脈無關."他小心的綴在後面,向前走去.

"嗷呃……"

突然,一聲咆哮發出,那個枯瘦的人形生物,全身的紅毛都倒豎了起來,仰天嘯月,對著長空大吼.

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情景,死寂的枯星瞬間打破了安甯,山搖地動,各種山石滾落.

這是一個斬道的生靈,實力很強大,心有憤怒,好久後才平靜下來,進入山脈中.

在山脈盡頭,有一個黑色的大洞,直通地下,那里霧氣沸騰,不斷湧上來,讓人生畏,一般人走到這里都不敢進去,肯定會掉頭而歸.

然而,葉凡並未止步,他想發現線索,說不定這頭生物見過姬皓月,龐博,姬紫月,西菩薩他們也說不定.

這個洞穴很深,直通地底,剛一下來不久,就感受到了陣陣生靈氣.

在這一瞬間,葉凡知道了,這顆古星不是沒有生機,都是地下,自成一個小世界.

當下行數千丈深後,岩漿出現,滾滾沸騰,許多人形生物在地下,他們竟然能喝下岩漿,汲取能量.

火神猴,他腦中立刻浮現出了這個名字,在北斗早已滅絕,不想在這個地方見到了,長居地下,只要有火源就能生存.

這是一種強大的類人生靈,渾身金剛不壞,刀槍不入,是一個非常恐怖的種族,在它們的棲居地伴生有一些靈珍.

"是誰?"

葉凡剛一進來,就傳來一聲大喝,自然是神識波動,如潮水一般席卷過來.

半聖!

這個古洞有半聖級存在,葉凡一進來時就隱約間感覺到了,此時被證實就更加放心了.

"人類,又是人類,可恨!"剛才在地表上散步的那個火神猴大叫道,是一個統領般的人物.

"我路過這顆古星,不想與你們結仇,只是想向你們請教一些問題."葉凡道.

"我不相信人類,你們搶走了我族的火神石,讓我們生存艱難了很多,人類卑劣,再不會與你們相交."

一群火神猴撲了過來,一個個猙獰大叫著,渾身紅色的毛發森然,恨不得要立刻撕殺了他.

葉凡皺眉,遭了無妄之災,替人擋禍來了,他不得不解釋.

"雖然不是你,卻也是你們人類一族,不殺你難解我心頭之恨!"那只強大的老猴子喝吼.

一場戰斗根本無法避免,但很可惜他們遇上了葉凡,即便是一群金剛不壞的火神猴,也不夠看,一個個被震的口吐鮮血,渾身龜裂.

葉凡毫不客氣,進入他們的古洞,認真搜索了一遍,將一個個石壇子打開,頓時酒氣沖天,差點讓他醉倒.

"神酒!"

他毫不客氣的大口痛飲了一壇,渾身跟著火一般,精氣四溢,對修行大有裨益.

"你們這群猴子,一個個紅著眼睛跟我拼命,現在怎麼都趴下了?"葉凡毫不客氣的將猴子的神酒向自己的法器內裝,這可真是一種美酒.

一群火神猴眼睛都紅了,認為又遇到了一個洗劫者,心中憤懣到了極致,一個個嘶吼,對他怒目而視.

葉凡笑了,收了幾十壇神酒,而後又扔下一大堆神源,精氣四溢,照亮整座古洞.

"我知道這種酒很不凡,可能對你們的修行大有用處,我也不要,與你們等價變換."

一群火神猴大感意外,皆面面相覷,不再嘶吼.

"我想知道,你們是否見過這些人?"他取出姬紫月,龐博等人的畫像,想確定他們是否在前路上.

"見過,都是相隔幾年路過的."

當得到肯定的回答,葉凡長出了一口氣,道:"你們在此這麼多年,祖輩是否也見過一些特殊的人?"

"有幾個人印象很深,一個叫無始,一個叫萬青,想起來了……還有跟你差不多的人,一旦戰斗起來,金色血氣澎湃!"

火神猴想到了祖輩的一些傳說,因為與世隔絕,能夠見到異類的機會並不多,所以對這些記憶很深.

葉凡心中震動,北斗史上的最強者果然都來過,無始不用說,舉世皆知,而萬青肯定是萬古青天一株蓮,是指青帝.

"這一次,我們之所以遭禍,被人洗劫了至寶火神石,就是與那個萬青有關.

達到半聖境界的老猴子,見葉凡給他們這麼多神源,對小輩的修行偶極大的妙處,心平氣和了下來,認真說了一些問題.

"什麼,與青帝有關,怎麼回事?"葉凡心神一震,覺得多半有大秘密.

荒古後,天地大變,青帝是唯一證道的人,被妖族稱作萬古一帝,就是因為走了這條最強的試煉之路.

基于這些原因,葉凡不得不關注,沒有想到這或火神猴一族似知道一些.

"據說,那個萬青去過那群強盜的星域,在那里住了很長時間,留下過不少痕跡.近年來,他們似在那萬青的閉關地,發現了什麼重要線索,無比瘋狂,在追尋什麼."

火神猴一族不過是遭了無妄之災,那群人原本不是沖著火神石而來的,結果既然發現了,自被奪走.

葉凡心中震動,青帝留下了什麼?該不會是他昔日證道的秘密吧,這讓他心中湧起滔天波瀾!

最後,他了解到足夠多的信息後,告別這一族,又一次踏上了星空古路.

"生命古星出現吧,我無比的渴望,最後出現在那群人的星域."葉凡祈禱,實在厭倦了在一顆顆枯星上的單調的旅程.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又過去了一年,這一路上葉凡遇到了幾次危機,但都險而又險的度過了.

最近這一年來,他並沒有遇到過一顆真正的生命古星,但卻遇到了十幾種強橫的單體生靈,有幾種很可怕.

"又到了一顆古星,還是沒有生靈嗎?"葉凡無奈,他渴望綠色的植被,希望見到其他種族.

可惜,他又一次失望了,這是一顆小行星,光禿禿,什麼都沒有.

"咦,不對,有什麼東西在監視我?"

葉凡屹立在天穹上,猛的抬頭,睜開天目,忽然見到一個小型飛行器從頭頂上方飛過.

"嗯?"

這讓他變色,腳踩行字訣,身體化成了一道閃電追了過去,沖向那個金屬飛行物,轉眼追上了.

"這是……"

葉凡真的大吃一驚,這是一個古老的飛行器,在環繞這顆小星而行,做繞地運動.

"看上面的痕跡,多半都有有數萬載歲月了,它還沒有墜落,始終在繞地而行……"

他心神震動,這屬于科技文明的產物,只不過早已被人遺棄數萬載了,當他慢慢分解後,電火花閃個不停.

"這里曾經誕生過極度發達的科技文明."葉凡自語,心中一陣猶豫,究竟是沿著星空古路繼續前行,還是在這片區域橫向搜素一番?

最終,葉凡停了下來,決定在這片星域搜索一番,看一看能否有驚人的發現.

他借助黑皇給他准備的那些陣台,向著相鄰的幾顆行星橫渡而去,當然不可能一下子就達到,而是多次不停的換棋盤陣台.

連續降臨四顆干枯的小行星,發現了一些遺跡,應該是宇宙飛船暫時降落的基地,可惜也被廢棄了.

當降臨在第五顆小星上時,葉凡心中一陣,他看到了一片巨大的高台,上面竟然停有兩艘宇宙飛船.

這里有一片基地,雖然廢棄無盡歲月了,但是看得出最近被人又重新利用了起來,有很強的生命波動.

"有人在這里!"葉凡潛行了過去,身在地下,以道痕竭盡所能掩蓋了自己的氣機.

"你們有什麼收獲嗎?忙碌了這麼久,我們根本就沒有一點發現,當年的萬青到底留下了什麼,都過去兩三萬年了,還讓上面這麼重視,尋找他走過的地方."

葉凡通過神識洞悉了他們的意思,心中頗不平靜,萬青就是青帝,而這些人在追尋他昔日的足跡!

"我們也沒有什麼萬青的線索,不過卻有其他大收獲,得到了一枚火神石,是提煉最強體質進化液的一種很稀珍的礦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