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登天路
星空之門閉合,葉凡自這個世界消失,斬同階無敵的天皇子,逆天屠掉古聖,留下了一段不朽傳說.

"師傅!"

葉瞳對著那暗淡下去的五se祭壇大叫,空有回音,不見身影,那里一片甯靜了.

這數十年來,葉凡攪出無邊風云,整顆古星都是聖體傳說,直到他消失很多年人們都難以遺忘.

"最強之路,人族史上的最強試煉,我也許知怎樣插入進去……"域外降臨下來的古聖說道.

"哦,還望先生指點."一位族主說道.

"你想做什麼,也想去試煉嗎?"

一位古聖說道:"成仙路將要開啟,身為古聖我可沒有那樣的心思,只是想送走幾個子孫而已,去碰碰運氣."

"想也不用想了,一般的人過去,只能算是送死,除非古皇子級人物前往,不然只能殞落."域外聖賢冷哂.

"是嗎,也許可以考慮,我想有些人願意前往,比如黃金公主,凰虛道,萬龍巢的龍女等.此外,太古萬族大多都來自域外,也許由此而能找到回家的路,回到祖地!"古族聖人眸光閃動.

葉凡雖然離開了,但是整個古星都是關于的傳說,數十年來他橫殺聖子,斬掉神子,屠掉古皇子,威名赫赫.

許多人都認為,這是一條不歸路,踏上這條通天古路也許永不能回來了,這一次是他威名傳播的最後一朵浪花了,就此不能再現.

清冷的風吹來枯寂的古星終于有了一絲動靜,打破了死一樣的甯靜黃沙遍地,葉凡極目遠眺,一片蒼涼.

尤其是在這黃昏時分,到底幽暗,這天地發黃,無比昏沉,沒有一點生命跡象.

拋棄了繁華,離開了故土告別了故人,而今他只身踏上了最強之路,沒有了塵世的喧囂,而今只有孤獨.

他已經前行半年了,從一顆古星到另一顆古星,不知疲倦,重複單調,至今還沒有遇到一個生兌浩瀚的天宇,黑暗與冰冷無邊無垠,就這樣橫渡下去,沒有盡頭,他都不知道離開北斗多遠了,也許這輩子都回不去了.

半年前他走出五se祭壇時在那顆古星上尋到了一個小型祭壇,就如從地球函谷關出來的那條路一般,是單向傳送的.

他沒有目標,只能沿著一條古人早已鋪好的古路前行,不知起點,不知終點,被動而行.

這種路途無比的孤獨,沒有人可以說話,遠離了塵世浮華,只能一個人在寂寞修行.

"世上最強試煉聖體殞落了三人,無始,青帝都也都走過,我在沿著他們的足跡前行一定要到達終點!"葉凡自語.

風大了,黃沙漫天遮蔽了天空,他的眸子睜大了,當沙塵飛天而上時,在這片大漠中出現了一些雪白的頭骨.

他走了過去,蹲下身子認真觀察,發現屬于未知種族,死去也不知萬年了,頭骨還很堅固,且有光澤流動.

葉凡放開強大的神識,仔細搜索,遍尋整顆古星,終是發現了一縷線索.

在一塊骨臂上刻有一些字,幾乎快磨滅在了歲月中,是人族的古老文字,言稱這是試煉之門,從此踏出後,將開始真正的磨難.

"由此開始嗎?"葉凡自語.

磨難已經開始,他足足花費了半個月時間,才在這顆古星上尋到那個單向傳送的小型五se祭壇.

那些白骨,都是因未找到遮天路而斷送了xing命,耗盡生機,枯竭于此.

"嗡"

光華一閃,他踏上了真正的試煉路,在那虛空通道中自語:"期待前路!"

不久後,一片壓抑,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葉凡沖出了星門,來到了一個神秘的世界.

"砰"

一把骨刀砍來,勢沉力猛,足以將一座大山斬碎,葉凡剛脫離星門的刹那,就遭遇了攻擊.

"真是不會寂寞了,總算了遇到了生靈!"他遇到敵襲,沒有怒氣,反而驚喜,實在受夠了那種單調與孤獨.

"啪.

葉凡彈指,當場將骨刀敲碎,而後輪動右tuǐ,橫掃了出去,前方一具雪白的骨架崩開了,擋不住聖體肉身之力.

"這是怎樣一個世界,這個地方就是世上最強試煉之地嗎?"

葉凡向前望去,不禁蹙眉.

到處都是死亡氣息,沒有光,也不是很黑暗,四野一片昏沉,繚繞著帶狀黑霧,像是來到了一片死亡國度.

厚重的鉛云,像是山一般壓在天空中,不滿了每一寸空間,徹底這株了這個世界,沒有陽光,沒有月華,沒有星辰.

這是一個黑白世界,沒有任何絢爛的光彩,只是最昏暗的傍晚,地上白骨也不知積多少丈,到處都是骨粉.

究竟死了多少人才能造成這種恐怖景象?

葉凡不知,看不到一條有血肉的生物,遠處只有白骨在走動,頭骨中有鬼火在閃爍,幽暗而妖異.

"我來到了怎樣一個世界?"

他走出了很遠,依然是白骨鋪地,難以望到盡頭,最終他破空飛行,飛越過很多山川大地,所見依舊是白茫茫一片!

葉凡不禁齒冷,這太過恐怖了,即便這是一顆生命古星,被人全滅掉也不可能有這麼多骸骨,是如何形成的?

"轟!"

突然,一道幽光射來,破碎了這片蒼宇,宛若一片汪洋斬至,這是一杆黑se的古矛,凝聚了繼幾許不朽的神力.

葉凡一驚,快速避過,遠處一條黑se的身影立身在骨山上,仰天咆哮,與其他白骨大不相同,震耳yu聾.

四野,許多白骨生物一起跪倒,向他膜拜,全都戰戰兢兢,被其識海之力壓制的難以動彈一下.

"一位斬道者,在白骨中誕生了神識,這是生命的奇跡嗎?"葉凡盯著所有枯骨生靈.

生命是世間最偉大的奇跡,不可理解,不能開創,充滿了神秘.

那叮)渾身漆黑,骨頭像是墨玉般的生靈,盯著葉凡,充滿了敵意,沖霄而上,手持古矛又一次刺來.

"當!"

葉凡一擊,震碎了古矛,而後咔吧一聲將其頸骨扭斷,把他的頭顱摘了下來,乾淨利落.

"王!"

四野,無盡白骨地間,所有生靈全都跪伏了下來,全都在顫抖,對著他發出神識之音,高呼他為王.

"神秘的世界,試煉的國度,我要看個明白."

葉凡掃視四野,看著那些膜拜下來的骨靈,心緒平靜,他降落在一座骨山上,將黑se頭骨中的鬼火抽離了出來,認真觀摩.

一條條,一縷縷的絲線交織,形成了這團跳躍的"鬼火",確切的說他不是火,是一段段生命烙印,是以道道秩序鏈條!

這葉凡心中震動,睜開天眼觀摩,每一縷火都成為了秩序神則,出現在他的雙眼中.

"這是殘缺的生命奧義!"

他大受觸動,當即盤坐在白骨山上,整整一天一夜都沒有動,這究竟是認為開創的,還是自然形成的?

秩序神鏈交織,場域能擴散,成為了一團鬼火,化作了生命體,這就是生靈產生的過程嗎?

是誰在控制這一切?

與人呃識海不相同,還是偶很大區別的,這種生命體很特別,他用心去分解秩序神鏈,終于是了解到了很多奧義.

竟然大手啟發,對生命的理解加深了不少,同者字秘聯系起來,更是一陣思索,悟道了很久.

這是前人的安排,還是碰巧這一路上就有如此奇異的骨靈?

"咦,這個死亡的國度中,最深處的白骨海內,有一頭無法揣度的無上存在,讓這個斬道者的黑骨體都膽寒,從來不敢接近,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葉凡驚異,砰的一聲丟掉黑se的頭骨,任它自生自滅,不再理睬.

他向前飛去,結果每過一大片區域都會遇上一個特別強大的骨靈,但卻難以傷害到他,有驚無險而過.

不久後,他見到了遠處的滔天黑霧,一個巨大的石碑聳立,周圍影影綽綽,有許多hun影,宛若幽靈,這是另一種生命體,沒有思感,沒有情緒,懵懵懂懂,在這個地方漫無目的游dang.

"這就是凡人口中的鬼hun,都是一段磁場能而已,怎麼在這片區域這麼多,並未通靈."

葉凡逼近,來打巨大的石碑前,認真觀看上面的古字,以太古神文刻成,只有四個大字,蒼勁有力,為:擅入者死!

這是一種警告,更是一種威懾,站在這座石碑前,有鋪天蓋地的殺氣洶湧而來,讓人如海中的浮萍般,隨時會浪濤打滅.

"到處都是白骨,連山都是由骸骨堆積成的,難得見到一塊巨碑,卻是如此的懾人!"

葉凡驚異,因為連他都感受到了一種龐大的壓力,心中壓抑,可想而知刻字者有多麼恐怖.

他認真觀察,在旁邊是成片的巨大骨塊,每一個都長達十幾米,這個死亡世界,各種生靈的骨頭都有,根本不可辨認.

"這邊也有字!"

葉凡發現,是人族的字體,且不再少數,用了警語,告知走上史上最強試煉路的後人,一定要小心,不要步入此地,有大凶險,這是先人以血的教訓探查到的!

"嗡"

突然,遠處的天空中劃過一道仙光,璀璨奪目,聖潔無暇,剖開了鉛云,灑落在大地上.

"嗷吼……"

四野,許多骨靈咆哮,全部驚恐,在那仙光下,無盡的白骨生物化成了齏粉,被徹底的淨化.

"那是什麼?"葉凡大吃一驚.

"吼!"

在仙光撕開鉛云,灑落下來時一片時,這片禁區中心傳出一聲讓人靈hun都要四分五裂的巨大吼聲,恐怖無邊,整個世界都像是要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