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金se血液四濺,觸目驚心,讓這片域外戰場都一片燦然,這是黃金皇的後人,內蘊絲絲縷縷的古皇血,有莫名的神明力.

死了!

堂堂一代古族大聖,位列巔峰上,可以雄視整顆古星,而今卻被人合掌攥死成為一片爛泥與碎骨,唯有金se的血液流淌.

"這……竟然發生了這等事情!"

幾個皇族的老族長全都張口結舌,充滿了震撼,這根本來不及阻止,也沒有辦法去阻止,黃金大聖殞落!

天大的bō瀾將席卷整顆古星,黃金窟唯一的大聖成為了過去,被人輕易斃掉,讓各大皇族都膽寒.

蓋九幽太強大了!

公平對決的話,黃金大聖差遠了,根本就不是其對手,上來只能被斬掉,如嬰兒對抗巨人.

石破天驚!

可以想見,一場大風bō已經刮起,這是一次載入修煉史中的大事件,影響深遠.

古族會與人族開戰嗎?沒有人知道.

"昆宙死了,黃金王也死了,這是不可估量的損失,是一場大難!"域外戰場,一位皇族老族長痛心疾首的說道.

東荒,所有人都震撼,通過古陣法眼清晰的看到了這一幕,人族至尊道行高深,無以倫比,這是真正的無敵.

"太可怕了,蓋九幽功參造化,真是不可匹敵,一代大聖對上他都不堪一擊,輕易磨滅."

"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所說不過如此,抬手就將黃金大聖給斃掉了,活活一把攥死!"

即便是最為非凡的古聖都要驚懼,這等手段,這樣的戰力,誰敢再欺蓋九幽老邁?至尊之威不弱當年!

這則消息快速傳向大地各處,黃金大聖死了,被蓋九幽鎮殺,化為了一股洪流,古族深深害怕,人族則無比振奮.

"他是老當益壯,還是說壽元不多,要進行最後的威懾?"太古幾個最強種族的掌控者低語,驚疑不定.

黃金王,名動太古,屹立強者絕巔,絕非浪得虛名之輩,不是他不強,相反可怕到了極致,一切只因蓋九幽太過恐怖!

域外戰場,在黃金王炸碎的刹那,皇族幾位老族長還有渾拓大聖等都不能平靜了,一個個紛紛出口,阻止他繼續開殺戒.

團為,蓋九幽手托鮮紅yu滴的恒宇爐,對上了萬龍巢的乾侖大聖,就要打出一擊,讓他也形神俱滅.

"道兄,該住手了!"

"蓋道友得饒人處且饒人,你也不想兩大古皇族與人族真正大戰吧?"

黃金王出自黃金窟,乾侖出自萬龍巢,都是赫赫有名的太古皇族,若是逼急了,這兩大皇族同時出手,無論哪一個種族與他們對上,都肯定有一場大難.

蓋九幽神se平靜,並無停步,依然向前走去,乾侖大聖的變se,身在萬里長的紫金神鈴中忍不住一顫.

黃金王就死在他的眼前,同為大聖,他即便強又能到哪里去,若是在繼續下去肯定免不了一死.

"叮鈴鈴!"

紫金神鈴串在一起,長足有上萬里,撕開虛空,就想遁走.

"當"

然而,恒宇爐飛來,凰血赤金燦爛,震碎了虛空,當場撞在了紫金神鈴上.乾侖大聖慘叫,渾身是血,身子破破爛爛,墜落了出來,不能再繼續與古皇兵合一.

"道兄,你難道真要斬盡殺絕嗎?"遠處,出現極道神威,顯然古族有多重防備.

幾位老族長上前,神se都不是很好看,全都在戒備,渾拓大聖亦攔在中間,言明這場戰斗不能繼續了,不然必有種族大戰.

蓋九幽也不想事態繼續擴大化,並非真想與古族開戰,滅掉一個黃金大聖足矣,絕對可以震懾萬族.

"蓋道兄,我錯了,不該聽黃金王蠱huo……"乾侖大聖硬著頭皮說出這些話語,真比殺了他還難受.

赤紅se的恒宇爐飛回,落在蓋九幽的掌心,吞吐漫天的赤霞,照亮了整片星空,讓他看起來神威蓋世.

最終,乾侖大聖如逢大赦,飛向古星,就此消失不見,這一次他可謂灰頭土臉,顏面丟盡.

黃金王死了,他狼狽敗逃,這還是渾拓大聖等求情的結果,實在有損大聖威嚴.

域外戰場,黃金銅靜靜漂浮,蓋九幽向前走去,想要收走.

其他人都變se,一位老族長上前,道:"蓋兄,這是黃金窟的第一至寶,你不能帶走!"

渾拓大聖,另外幾位皇族老族長也都向前而來,這等極道古皇兵每一件都干系甚大,決不可能讓人族帶走,甯可決一死戰.

"我不會帶走這件皇兵,不過卻要封印他一段時間!"蓋九幽說道.

"哐當"

恒宇爐的蓋子打開,火焰奔騰,太陽神精灑落,吞吐光華,像是能夠將無盡的星辰都吞進去,諸多星辰都要搖動了起來.

黃金銅金芒大威,沖向蒼宇,劇烈掙動,不過這太被動了.垣宇爐經過人族至尊相助,複活而生,將其吞沒了進去.

"嗡"

極道古皇兵沒入神爐內,它想掙動,然而爐蓋哐當作響,一下子墜落了下來,將其封在了當中.

皇族幾位族長吃驚,想要阻攔卻晚了.

"蓋九幽你這是何意,要奪古皇兵嗎?"

"你就不怕遭到反噬,被奪去xing命嗎,要知道太古皇的乓器不可辱,到時候你會有大禍!"

"你雖有古之大帝的兵器,但也封不住它,最終黃金櫚有可能震碎恒宇爐,破爐而出!"

他們一起大喝,這是很嚴重的事,全都上前,阻擋道路.

"不牢各位費心,我深知這樣的艱難,不過封印個百年還是沒問題的."蓋九幽眯縫著眼睛說道.

他運轉兵字訣,藉助恒宇爐的力量,將黃金銅封在了內部,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不能破出.

"你……"

幾人變se,卻也無法發作,不然真翻臉的話,誰也奈何不了蓋九幽,黃金王是前車之鑒.

他們深知,蓋九幽的身體應該早已出了問題,而今就是不知道他還能撐多久了,現在拼命的話得不償失.

最後,這一戰落下了帷幕,黃金王形神俱滅,乾侖大敗而歸,古族戰戰兢兢.

蓋九幽說到做到,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將剩余幾大凶族的古聖都尋了出來,——擊斃,唯有一人能夠逃脫.

這是一場狂風暴雨,十大王族的古聖皆伏誅,黃金王亦被斬首,席卷了天下,人族至尊神威橫掃八荒,無人敢櫻鋒.

誰也沒有想到蓋九幽會這樣強勢,誰出面都無用,橫殺十族祖王,古族大聖出面都沒用!

"可歎,一代黃金王,威震太古,在那個年代誰敢櫻鋒,而今先敗于斗戰勝佛手中,又被人族至尊殺了."

在太古年間,人族依附強族,甚至會淪為強族血食,而今卻這麼強大了,讓人生畏.

自這一日起,再也沒有人敢挑釁,鎮堊壓人族,經過十大王族古聖覆滅這件大事,古族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瑤池大會,人族打出古之大帝還活著的牌,讓天下安靜了一段時間,紙包不住火,終究是不頂用了.

現在一位至尊出手,又讓這天地安靜了下來,只是不知能持續多久.

所有古族都在等,尤其是幾位大聖,全都在推演,想得悉蓋九幽究竟還能活幾年,不然也許只有意外不牙」的"老前輩"才能對抗了.

"前輩,我這里有延命的古藥."一同走在東荒的大地上,葉凡對蓋九幽說道.

"不用了,這種東西用一次行,用兩次弱,用三次便徹底無效了."蓋九幽搖頭.

"不是藥王,是不死神藥的液滴,雖然不多,可是一度管用."葉凡說逍.

"我還能活上一些年的,能堅持到成仙路開啟."蓋九幽鎮定的說道.

"前輩!"葉凡驚喜,他們一同走在大荒中,蓋九幽毫不掩飾,體堊內血氣沸騰,竟真的有絲絲縷縷的古之大帝氣息溢出.

葉凡以為蓋九幽突破了,臉上寫滿了jī動,可是病老人搖了搖頭,卻道只是還能活上一段時間而已.

"在這個世上,活的久遠也是一種資本,放心好了,我肯定不會先死的,一定會比古族的'老前輩’晚,坐化!"

說到這里,蓋九幽眸光熾威,看向北方,像是望穿了虛空,在凝視一個強大的對手!

葉凡將自地球得到的祖參液全都取出,而後又將黑皇送他的幾滴神凰不死藥液塞在其手中.

"我該上路了……"

成仙路不知何時開啟,也許馬上就要到了,而今葉凡卻要向域外沖去,蓋九幽對此很支持.

因為,一旦成仙路開啟,這顆古星必然要大亂,會發生諸聖大戰,成為厄土,為了爭進那成仙的路,多少人傑會埋骨不得而知.

"希望你踏天路成功,若是回來的早,也許我還沒有坐化,說不定還能相見."蓋九幽說道.

最終,葉凡來到中州奇士府,將重新踏上通向域外的古路,只為了更強大,抵抗未來的狂風暴雨.

"師傅,你一定要活著回來!"葉瞳目蘊熱淚說道.

"活著乒來!"厲天,李黑水,黑皇,聖皇子等為他送行,看著他登上祭壇.

葉凡回首,站在五se祭壇上,自語道:"再見了,不會千百年那麼久遠,我相信,一定會將路走到盡頭,完成史上最強試煉,活著與你們相見!"

"刷"

五se祭壇開啟,八卦的符號閃爍,打開了一道星門,葉凡毅然邁了進去,最後的揮手,就此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