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大聖殞
人甘在世,一草一木,都可理解為在爭渡,蓋九幽功參造化,這是一種奇異的大道!

他走出了自己的路,故此能在八千年前所向披靡,氣血強盛時,一口清嘯音可震下天外隕星.

"轟.

黃金锏倒飛,像是被一股汪洋給沖擊了回來,金光漫空,古皇氣息沸騰,燦爛刺目.

黃金王駭然,遇到這麼生猛的人他還能有什麼話可說,一個肉身枯竭,壽元所剩不多的老人跟一頭神獅子王般!

他口中不斷溢血,金色的血液損失過巨,那是他們這一脈的本源精華,今日遭逢了創傷,被神音斬中了道源.

"叮鈴!"

另一邊,紫金萬龍鈴響個不停,也被擊的倒飛,帶著乾侖大聖橫掃過一片廣袤無垠的區域,震潰了後方的一些小行星.

一片又一片燦爛的光華在綻放,讓人深感恐懼,宛若煙花,其實卻是星辰的炸開的奇景,橫掃了漆黑的宇宙.

這是一場大破滅,渡劫仙曲一出,將兩件古皇兵都給阻住了,震傷了兩位古族大聖!

東荒,許多人即便不通過古陣法眼也能見到一串串流光在域外閃過,那是小行星在破滅,發出了最後的火光.

"這……話大到了不可思議之境,分明盛受到了古皇威,這是在動用極道兵器,蓋九幽憑什麼可以力敵?"

"這種境界,我等一生一世都只能仰望,永遠不能達到超出了認知的范疇!"

有古族聖人都不得不驚歎,而後一陣的落寞感覺無法超越,今生都沒有希望了.

域外戰場,黃金王與乾侖大聖艱難止住頹勢,全都長嘯,他們不信抵不住,又一次發動了凌厲的攻擊.

"神袛複活吧!"

黃金王怒吼,不斷向仙锏中催灌神力,各種光輝沸騰讓里面內蘊的兵魂全面複活,去斬掉蓋九幽.

而且在其身後,黃金寶藏出現,開辟出一個金色的小世界,內部黃金光大盛,天劍,神塔,大鍾等都熾盛奪目,震動無量神力,灌輸進仙櫚內.

"轟!"

黃金锏一頭金色的仙龍,翱翔無邊宇宙中在黑暗與冰冷中照耀出一片璀璨而永恒的光!

蓋九幽橫移,一退又是十萬里,但是自己的道卻在前行,渡劫仙曲鳴奏,響徹枯寂的星空像是逆亂了時間長河斬開了古今未來的不同天地.

"轟隆!"

黃金光倒沖,古皇威連綿不絕,摧枯拉朽,仙锏橫掃,但是卻也在抖動,抗擊神音.

渡劫仙曲,有無量無窮的偉力,這是一種驚豔萬古的經文妙術,可對抗古皇的法門,震的黃金王又一次大口咳血.


而另一邊萬龍巢的乾侖大聖也好不到哪里去,渾身毛孔都在溢血,肌體連連顫抖.

"這樣不行古皇兵耗去了我們大量的精氣,每次都無法集中他時間一長,我們必會殞落!"

到了此時,乾侖不得驚歎,蓋九幽的道行遠高過他們,所展神術相隔十萬里以上都能透過來,如在近前般.

這真是震世仙音,渡劫仙曲奇詭莫測,威力極大—橫掃了黑暗的宇宙,黃金王與乾侖大聖空有極道古皇兵,但卻不敵.

僅半刻鍾,兩人便身體踉蹌了,全都在噴神血,金色的血液與紫色的血液,每一滴都很珍貴,有太古皇遺傳給他們的精華.

他們不得不毛骨悚然,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說不得要與古皇兵合一了,殺他于無形!"黃金王發狠.

"不錯,深入古皇兵中,他沒有極道兵器,即便是有天大的神通也難以奈何我們,難道還能硬擊皇兵,鎮死我們不成?"萬龍巢的大聖乾侖點頭.

嗡!

天宇轟鳴,神锏輕顫,黃金王化成了一道熾盛的光束,沒入古皇兵內,與它合為一體.

哧!

一道刺目的金光撕開了星空,化成一道電芒,直入蓋九幽而去,身與皇兵熔煉為一體,可以無物不破.

這是一種絕殺,起伏蓋九幽沒有帝兵,以此破法,要誅滅他.

神威浩蕩,黑暗的天宇被粉碎,黃金王身入神器內,猶若傳承了最為堅固的法衣,誰也不能攻破.

"轟"

他瞬息而至,將蓋九幽立身之地擊成了黑洞,一望無垠,混沌氣四起,沖向八方.

蓋九幽消失,在另一片黑暗蒼宇中出現,屹立那里,眸子冷冽,遙望而來.

同一時間,紫金萬龍鈴化為一條長達上千里的紫色真龍,每一個骨節都是一個紫金神鈴,此時猶若大鍾,俯沖而來.

"轟隆!"

鍾波轟鳴,紫色真龍一爪裂空,龍頭一撞,震出的波動,讓許多星辰搖動,古皇威洶湧澎湃而出.

這片宇宙虛空有崩開了,紫色真龍無匹,可以撕開一切阻擋,毀掉了一方.

"蓋九幽你不行了,我看你怎麼迎擊極道皇兵!"黃金王大吼,身在仙锏內,無所畏懼,化成金光,可淹沒這片宇宙.

此時,即便是兵字訣都難以有效的威脅到了,因為他與黃金锏合一,融為了一體,身為大聖,難被他人操控.

"殺!"萬龍巢的乾侖大聖以冷漠的喝道,身與紫色的真龍相合,綿延到了上萬里長,橫卷了過來.


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各種光飛舞,各神術齊出,皇乓縱橫,劈碎宇宙只.

渡劫仙曲,其音驚世,橫掃九天十地,但是蓋九幽畢竟不是古之大帝,不可能毀掉皇兵.

但這也足夠了,有誰敢與持帝兵的人龘大戰?且不弱與人!

"壞了,這可怎麼辦?"葉凡心中一沉,想暗中傳音,將綠銅鼎借給蓋九幽,可是相隔太遠了,菇離以萬里計,根本聯系不上病老人.

"蓋九幽,你沒有機會了,古往今來,古皇以下的修士還沒有人可以打裂極道古兵,即便你幾乎走上了證道路亦無用!"

黃金王與萬龍巢的大聖乾侖,在這一刻終于放下心來,身與皇兵相合,極速沖來,不斷絞殺.

他們化成了兩道仙光,無懼蓋九幽的攻擊,全都展開了祖強手段,要將他化成劫灰.

"什麼人族至尊,在歲月面前,你什麼都不是,垂垂老矣,沒有了旺盛的血氣,還想逆天不成,今日送你上路!"

黃金王越戰越神勇,暢快的長嘯,不可一世,縱橫星空下,億萬縷黃金仙光灑落,璀璨奪目,如神明出世.

這段日子來,他心中憋屈到了極點,先被斗戰勝佛打敗,被逼的以稀世深邃贖命,又被蓋九幽一擊毀掉化身.

身為一個古族大聖,這是一種莫大的恥辱,能走到這一步,他的戰力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卻一敗再敗,讓各族許多人非議.

他心中郁郁,此時終于有了逆轉乾坤的機會,將要一雪恥辱,自是縱聲喝吼.

"蓋九幽你納命來吧,壽元無多,沒有了陽剛神力,老邁不堪,你拿什麼來與我斗,雜下你的頭顱,祭我族皇兵,解我心頭之恨!"黃金王喝斥,到了此時,他終于放松了,覺得一切盡在掌握中.

渡劫仙曲,注定要驚豔古今未來,但是卻也不可能壓的住兩件複活的古皇兵,蓋九幽難以建功.

突然,赤霞沖霄,燦爛的虹灑滿每一個角落,讓整片天宇的都一片嫣紅,充滿了絢爛的輝.

一聲九轉仙凰的鳴音傳遍這片星域,其音清冽,其道大氣,其力震世,一頭火紅的鳳凰飛舞,像是要將整片宇宙吞下去,讓諸多古星瞬間都暗淡無光.

"這是……件帝兵!"

"什麼,蓋九幽挾帝兵而來,到底是怎樣一種兵器?"

觀戰的幾位皇族老族長全都發毛,一個個驚悚,脊椎骨都在冒涼氣,他們知道壞了,大事不妙.

蓋九幽屹立在那里,恍惚間,昔日英姿勃發,雄姿偉岸的身影出現了,劍眉星目,英俊逼人.

然而,再一轉眼,還是那個一臉病色,肉身干枯的老人,終究是到了暮年.

在他的手中,出現一個赤紅豔麗的爐子,璀璨奪目,浮在掌心中,上面有凰鳥展翅,有太陽烙印,古樸大氣.

它是凰血赤金鑄成,正是恒宇爐!


"轟!"

蓋九幽巋然不動,屹立在這片宇宙中,在其掌心中,恒宇爐放大,與天齊高,通體晶瑩剔透,赤紅如血鑽,繚繞一層層煙霞.

這是很恒宇大帝鑄成的爐子,威能無情,而今全面複蘇,一下子照亮了漆黑的宇宙.

"當!"

爐蓋並未掀開,凰血赤金鑄成的仙爐,直接撞了過來,蓋九幽以兵字訣催動,震的蒼茫宇宙星空都要徹底崩塌,毀掉了.

黃金锏與紫金萬龍鈴全都近乎燃燒,光華大盛,兩位古族大聖預感到了不妙,拼盡一身道行催動阻擋.

然而,兩件皇兵齊出,都沒有擋住恒宇爐,蓋九幽的道行強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程度,而今帝兵在手,可以稱得上無敵!

"轟隆!"

熾盛的光在綻放,無邊的凰鳴響起,赤霞淹沒浩瀚乾坤,群星亂顫,近前的行星則不斷粉碎,炸開.

古之大帝的兵器與太古皇的法器交鋒,史上極其罕見!

黃金锏,萬龍鈴都被擊飛了出去,不是兵器不行,而是使用者差了一大截,兩位古族大聖即便身在神器中,亦遭了重創,差點形神俱滅.

"你……"黃金锏內傳出顫音,黃金王膽寒,他駕馭仙锏轉身就走,不敢停留片刻.

"當!"

赤紅晶瑩的恒宇爐轟鳴,化成一道赤霞沖了過去,又是一擊,撞在黃金锏上,古之大帝兵器硬撼古皇兵.

金屬顫音發出,黃金锏橫飛出去很遠,粉碎了一片又一片蒼宇.

"啊……"

黃金王大叫,淒厲無比,他被震了出來,從黃金锏跌落而出,身體破破爛爛,幾乎身滅,即便為大聖也不行!

蓋九幽伸出一只粗糙的手,肉身老朽,不再具有年輕時代的英姿,可是卻讓每一個人敬畏,想要膜拜下去.

"砰"

他一把將黃金王抓在了手中,猶若捉到了一只金色的蝴蝶.

"蓋兄,手下留情!"渾拓大聖高呼.

然而,蓋九幽並不理會,緩緩合攏了手掌.黃金王驚恐大叫,奮力掙紮,可是卻怎麼也逃不出去.

"噗"

當那手掌合下的刹那,堂堂一代古族大聖,站在強者之林最絕巔,身子碎斷,黃金血液迸濺,讓人驚心,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