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渡劫仙曲
古皇兵強大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真若複蘇,一擊之下可讓北域沉陷,可斬落星辰.

然而,此時驚變發生,黃金銅鳴顫,不受控制的攻向萬龍鈴,金光億萬縷,這是仙輝,璀璨奪目.

而紫金龍鈴也犀利無雙,搖碎了虛空,掙脫束縛,要沖向黃金窟的第一至寶.

雙方都嚇壞了,這若是撞在一起將是一場大難,北域可能都會被抹平,他們不明所以,太過突然了.

"啊……"

黃金王大叫,吐出一口金se的本命精血,灑在古皇銅上,想讓內蘊的神械第一時間醒轉,停止攻伐.

乾侖大聖也是低吼,一道道紫光溢出,〖體〗內的先天本源瘋狂洶湧,震向萬龍鈴,阻擋紫金se的鋒芒震顫.

"嗡"

兩把極道古皇兵鳴吟,越發燦爛,掙脫束縛,沒入云端,要展開最強的一擊!

"不!"

黃金王驚恐了,這是這不計後果的碰撞,似是要粉碎一件古皇兵才會結束.

這兩位大聖將強大的神識沉浸在古皇兵當中,燃燒靈hun神火,拼命阻擋,要喚醒神器內的兵hun.

"叮"

黃金銅與萬龍鈴輕碰,並沒有真正進行毀滅xing一擊,但是即便如此也是災難xing的,浩瀚天穹成為破碎之地,不要說煙云崩散,就是混沌氣都打了出來,像是在開天辟地.

若非是發生在了蒼宇上,兩件兵器即便是輕輕一碰,北域也要沉陷一大片,眾多生靈惶恐,不知發生了什麼,癱軟在地.

當極道霧靂散盡,大道規則歸于平靜,黃金王大口咳血,每一口血液都是金se的,這是他的本命皇血,無比寶貴.

而萬龍巢的大聖也遭到了反噬,體表龜裂"好半天才平靜下來,神seyīn沉,盯向蓋九幽.

人族至尊出手,一切來的這麼突然,他們想防備都不能,竟然連極道古皇兵都暫時失控了,光想想就覺得可怕.

兩人臉se鐵青,將召喚回的極道古皇兵牢牢的抓在手中"全部心神都沉浸了進去,生怕再發生意外.

"蓋九幽你很好!,"黃金王面沉似水,聲音像是夜梟,一雙金se瞳孔內日月沉浮,星河璀璨,山河開辟,恐怖無邊.

蓋九幽很平淡,自語道:"不愧是古皇兵"這麼可怕,看來我真的老了,只能輕微讓他們觸碰下."

乾侖大聖等心中大震,這個人族強者讓他們深感棘手,不能以常理度之,根據掌握的情況來看,他早已血脈枯竭了才對,不能真正大動干戈.

天際盡頭,一些皇族長,王族長眉頭深鎖,他們來此觀戰都有一種不安,蓋九幽連古皇兵都可以奪控,若是他人上去,豈不是要立刻飲恨?

"兵字訣!渾拓大聖說道,瞳孔中光華流動,大道痕跡交織,讓人生畏,他神se複雜,似有羨幕,又有忌憚之se.

黃金王一聲冷哼,道:"即便有兵字訣又如何,出其不意干擾一次,兩次可以,難道你還能徒手接古皇兵不成?"

乾侖大聖〖體〗內紫氣澎湃,自毛孔溢出,這是先天紫精,是他本命神華,注入到萬龍鈴中,將要開始絕殺.

"去天外吧,我來領教你們的皇兵!"蓋九幽說道.

光輝一閃而滅,他們三人從原地消失,在這個地方實在放不開手腳,因為動輒可能會擊沉大地,那個時候將生靈塗炭,尸骨千萬.

"讓人不安."渾拓大聖說道,提醒持皇兵的兩位太古大聖.

"哼,一個血氣干枯的老家伙,我看他能支撐到幾時,剛才我分明感受到了他枯體的衰邁,不用擔心!"黃金王冷笑道.

乾侖大聖道:"不錯,我也覺察到了,他〖體〗內血氣不足,肌體老化的差不多了,難以調動巔峰期的精氣,而今不過是強行提聚,勉強一戰."

"1小心一點!"遠處,一位皇族老族長蹙眉說道.

"無妨,這個老家伙也許真的要殞落了,覺察到了壽元無多,所以想用最後的生命壓制我等!"另有人說道.

幾道光沖向域外,眨眼不見了蹤影,讓遠處觀戰的各方族主等全都焦急,快速布下陣紋,打開古陣法眼,觀域外之戰.

天外,一片死寂,葉凡與老聖人站在遠處,注視戰場〖中〗央,那里兩位大聖屹立,抵住了蓋九幽.

而另一邊亦有幾位古族長掠陣,密面關注.

天外,這是一片死寂地,各種碎裂的兵器懸浮,還有一具具尸骨,種族不一,有些疑似傳說中的神族.

甚至,葉凡在幾具如山般巨大的尸體旁發現了一個破碎的飛碟,通體成銀灰se,像是被人一拳擊穿的,爛的不成樣子.

"蓋兄,你真的不肯退一步嗎?"渾拓大聖說道,這位常以和事老身份出現的大聖蹙眉.

"蓋九幽,你殺了不少古聖,真砍讓十大王族絕聖嗎,可否就此收手?"另一位很謹慎的皇族長一說道.

"一個都不能少,這十大凶族殺的人族很多,而今越演越烈,肆無忌憚去奇士府血屠,他們必滅!"蓋九幽很嚴肅的說道.

"說這些作甚?"黃金王手持神銅猶若神明,眸光冰冷無情,對渾拓等有些不滿,率先發難,向前攻去.

這是極道神威,域外稍小些的星辰都要顫抖,整片星空都充斥著一股讓人不安的氣機,似是要滅世.

同一時間,萬龍巢的大聖也出手了,鈴聲大作,紫光淹沒星空,古皇大道痕跡交織,絞殺蓋九幽.

就在這一刻,蓋九幽突然消失了,兩人全都擊空,不過他們無懼,手持古皇兵可橫掃天下.

無聲無息,蓋九幽出現在遠方,默默的看著他們,雙手慢慢劃…

動.

"哧"

一道神芒飛出,像是斬破了永恒,劃過無垠的星宇,眨眼到了兩位大聖近前,要將他們吞沒.

"什麼,這麼強大!"

幾位皇族長大驚失se,全都驚懼,這種力道絕對不是他們所能抵擋的,也許一擊就會要了他們的命.

叮鈴鈴!

萬龍鈴搖動,聲音震耳yu聾,一道道如鍾bō般的紫se漣漪沖擊向前,可怕無邊.

"噗"

在遠處,一顆顆小行星炸開,在鈴音擴散出的bō紋下成為膏粉,宛若一片絢麗的煙huā在綻放.

天外戰場,觀戰的幾人早已躲進了無盡時空,全都變se,這種手段太過可怖,古聖亦不能敵,在極道古皇威下會成為膏粉.

與此同時,北域大地上通過古陣法眼見到這一幕的人也不禁膽寒,宛若對神明般的敬畏從心中升起.

蓋九幽無聲無息退後了十萬里,身後的小行星在粉碎,而他依然屹立在前方,形體不損,幽幽神音發出"化成道bō,響徹了域外戰場.

神音竟將那萬龍鈴發出的bō動撞散了,不斷向前推進,竟要逼到兩位大聖近前.

"什麼,這是他真的要憑借己身對抗古皇兵,擋住了神鈴音?!"

古皇族的幾位族長都震驚了!

"轟!"

黃金大聖出手,極道古皇兵狂霸,一片熾盛的光掃來,黃金銅立劈宇宙,打向蓋九幽.

這是一片永恒的仙光"無物不破,摧枯拉朽,似是要毀掉整片星海,重建新秩序,開辟出嶄新的天地.

一片汪洋般的古皇力量淹沒了此地,讓這塊區域徹底崩開,化為一片黑洞,混沌氣出沒.

然而,當一切靜下來,蓋九幽依然是退後十萬里,肉身無損,像是一個古樸的神像.

在其身後,一片小行星粉碎,化為宇宙塵埃,永遠的消失了.

幽幽神音蘊含了大道,不同于其他人的道,橫掃而來,主動攻伐向極道古皇兵,讓黃金銅如汪洋般的光華倒卷而回,不斷後退,震開了天地.

"這是什麼仙音,竟有這等力道,可力敵古皇兵嗎?"

"好強大,好可怕,這是蓋九幽的道,可以稱之為古經了,可撼古皇神威!"

人們驚悚了,尤其是古皇族的幾位老族長,全都睜大了眼睛,盯著那片道痕,聆聽大道神音.

渡劫仙曲!

葉凡知曉一定是此曲,當年他與囂張的小女孩夏九幽交手時,曾領教過那種前湊曲.

"他身體枯竭,力所不逮,即便他道行通天,開創出了可比擬古皇經的神術也無用,早已不在巔峰狀態,我們殺了他!"黃金王大吼.

乾侖大聖點頭,催動紫金萬龍鈴,震出絕世皇威,橫掃天宇,與蓋九幽拼戰,想耗死人族至尊.

黃金銅,萬龍鈴分別吐瑞,仙光不朽,一個黃金光億萬縷,一個紫氣億萬條,這片天宇像是沸騰了,洶湧而下.

蓋九幽神se不變,沒有彈奏什麼,身前並無器物,身體卻在發光,絲絲縷縷,成為仙音,彌漫而出,沖向兩把古皇兵.

渡劫仙曲!

這是他開創的道,洞悉世界本源,奏出大道神音,聆聽仙的秘密,在這紅塵中渡劫.

世人誰不是在爭渡,人生百態,紅塵種種,但凡生靈,只要有思感,都在"婁"無論是奮斗,還是沉淪,都算是在這天地中爭渡,過劫.

人活著本身就是在渡劫.

蓋九幽開創渡劫仙曲,稱得上震古爍今,幾可比肩古之大帝的經書,走出了自己的證道路,奈何錯生了時代.

人在渡,塵在渡,仙在渡,天地萬物,一草一木,都在多渡渡劫仙曲一出,成片的道痕在起伏,蔓延向遠方,對抗兩件古皇兵,摧枯拉朽,竟能不斷推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