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皇兵再現
藍魔淵下,宏偉的古城中,渾拓大聖面無表情,沉默良久,撕開空間,就此遠去.

蓋九幽並未攔他,除非全面與古族開戰,不然的將這個一直來喜歡當和事老的大聖化身斃掉,會牽動很多人的神經.

藍魔族戰戰兢兢,兩位大聖都退走了,擋不住人族至尊,而他們的族主與兩位祖王也被殺了,剩下他們如何去抗?

偌大的藍魔古城,靜可聞銀針墜地音,葉凡,奇士府的老聖人也進來了,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毀掉城中央的古樹.

這是藍魔一族的立教根本,通過它吞噬他族修士的元神,且能聚納大地之力,溢出神秘藍霧供他們修行.

奇士府的老聖人出手,右手化成了一面銀se的大碑,上面符文閃爍,剛勁強猛,擊在這株通天古木上.

"砰"

巨樹搖動,藍se葉片嘩嘩作響,光華流溢,每一片都晶瑩剔透,藍若寶石,散發出一片汪洋般的神能.

它夷然無損,並沒有毀去,株體蒼勁,枝繁葉茂,各種藍se光束射出,通體若藍玉雕般近乎夢幻.

葉凡訝異,一位古聖出手都沒有將此巨樹擊斷,這也太神奇了,恐怕老府主這一擊打在月亮上都要炸開.

"有些門道."老聖人又一次出手,銀se大碑上的符文璀璨,力量加重,接連八擊下去古樹依然無損,整座古城都跟著抖動,葉片流光溢霞.

"這比一般的傳世聖兵都要堅硬,真是意想不到,此樹如此難壞,到底有什麼來頭?"奇士府的老府主壓抑.

葉凡捉來藍魔族一個斬道的統領,搜其識海,頓時吃驚,得悉了此樹的來曆.

"這相當于大聖的一件兵器!"

"什麼,難怪不朽,承受住了我的力量."老府主眼中冒光,對這株古樹開始另眼相看,准備挖走.

"這是一株邪樹!"葉凡提醒.

藍魔族史上曾出過一尊大聖,這是太古各族皆知的事情,實力強大,在那古皇坐化的年代,曾經稱尊天下,十方共尊.

這位大聖曾去過域外,不知是哪里得來的這樣一株古木,堅不可摧,天生堅韌,用以當做兵器,無往不利,射出的藍光能斬人元神.

它相當于天地生養出的的大聖級的靈木!

有人說,藍魔族那位大聖曾誤入過一片混沌地,自其中挖出了一株藍se幼苗,經過漫長歲月培養,成長為後來的邪兵.

"轟隆!"

蓋九幽出手,一只布滿歲月痕跡的粗糙大手抓住樹干,將這株古木直接連根拔起,發出天道和鳴的聲響.

此際,藍光飛舞,像是一顆顆藍se的星辰從天外墜落,肆虐大地,簡直要讓大地崩潰.

這麼恐怖的能量若是全面爆發,足以讓北域大地沉陷小半,因為這相當于一件大聖兵器在攻伐.

不過,蓋九幽出手自然不會容這等事情發生,掌心閃爍,將所有藍光都積聚了過去,化狂暴于風平浪靜.

"這是一株異種天木,紮根于混沌中,可以說是一種難得的神材,被人尋了出來煉成了邪樹,專吞人元神."

蓋九幽確認,這的確是一種罕見的稀珍寶樹,比不上悟道古茶樹等,但卻也足以能鑄大聖兵器,若是悉心培養起來,甚至能煉化成准帝神器,價值連城!

刷!

他用手一抹,這株古木頓時發出成千上萬的淒厲嘶吼音,在其葉片間出現一張又一張臉孔,大多都是人族,也有其他妖異的族類,都是為藍光所化,猙獰咆哮.

他用力一震,所有面孔消失,整株古木暗淡了不少,所有面孔都消失了,那是無盡歲月來它所吞噬過的修士元神印記.

蓋九幽張口一聲清嘯,吐出一道匹練般的神光將此通天古樹,洗刷了千百遍,化盡了雜質,讓其通體藍的透亮,沒有瑕疵.

他抹去了邪樹內的所有烙印,使之回歸了本源,藍光沒有那麼熾盛了,但卻清亮純淨了起來.

"這是生于混沌中的一種天木,用元神培養就顯其邪,若用源精,神力等其他培養又會是另一個樣子,關鍵是要看怎樣用."蓋九幽說道.

他等他若從新煉化了這株古木,最後一張口,正株藍晶般的巨樹縮小,沒入其口中,而後他通體綻放神輝,以天目能夠看清,在其肉身內,一株晶瑩的妙樹紮根生長,枝條等延展到了他的每一片血肉中.

"前輩這是……"葉凡驚訝.

"我血氣不盛了,與它相互依存,藉此勾動天地精氣,讓這具肉身充滿生機."蓋九幽道.

"恭喜前輩,得了一株妙樹!"奇士府的老府主說道.

對于目前的蓋九幽來說,這的確是一株寶樹,為緩解其血氣干涸的問題,能再多支撐上一段歲月,畢竟這是一種曾紮根于混沌中的異種.

三人離去,藍魔族大旗都不敢出,即便是該族第一聖物藍魔古樹被奪走,都沒有一人敢言一聲.

"我想接下來,將會有人拿古皇兵等我們蓋九幽說道.

此時,北域的宛若經曆了一場狂風暴雨,各地都難以平靜,修士的世界內電閃雷鳴,人心動dang.

蓋九幽強力出手,接連鎮殺太古王族,沒有一個古聖都能逃出來,全都覆滅了,怎一個震撼了得!

全天下的人目光都聚焦北域,甚至來海外最強大的一些散修都渡海而來,想要了解細情,這是捅破天的大事記.

葉凡他們出來後,沒有立刻去第六處萬族棲居地,因為有消息稱,這些族的古聖都跑了,嚇的hun不附體,有些人甚至逃到了天外.

這一日,平地起bō瀾,北域引發一場海嘯,讓天下震驚,足以載入修煉史中!

很快,藍魔淵的內的消息也傳了出來.

"藍魔天王都被滅了,只差一步就成為了大聖啊,就這麼死了,連一朵浪花都沒有濺起,讓人難以置信!"

"接連斃古聖,人族至尊太強了,舉世無敵啊!"

"強大如聖人都嚇到膽寒,逃向了宇宙中,不敢回來,蓋至尊可真是神威蓋世!"

黃金王都敗了,且是大敗,一道化身被殺成了血雨尸塊看,傳出來後全天下高手都失音了片刻.

而後,古族顫栗,人族振奮,天下大亂,各族喧沸.

"還剩下五大王族的古聖未斃,想來我們去任何一地都不會有收獲,相反還會遇到最可怕的大敵!"奇士府的老聖人說道.

"那就隨便去一處好了."蓋九幽說道,神se平靜,並不擔憂.

赤霞原,是北域一處難得一見的充滿生機的大平原,這里生滿了赤霞樹,每一株樹都若晚霞,紅似天火,無論是樹干還是葉片赤霞蒸騰.

遠遠望去,宛若晚霞凝聚,墜落在此,永不消失.

這是白銀一族的祖地,與黃金一脈曆來交好,是名震太古的一大王族,除卻皇族外,在其他王族中地位尊崇.

而今,蓋九幽,葉凡,老府主三人來到了這片大平原,赤霞生輝,一望無垠,火紅一片.

當來到白銀族的祖地前時,該族頓時一片大亂,所有人都惶恐了,這一日間蓋九幽連滅五族古聖了,全天下都在關注,自然傳到了這里,他們一直心驚膽顫,不曾想真的被尋上門來了.

"到了,人族的至尊殺上門來了."

"這可怎麼辦,族主都去域外避難了,他不會為難我們吧,據說連黃金王都敗了,根本不敵."

"轟"

突然,天穹上一片金光照亮了十方,蒼宇被撕開,極道古皇威洶湧,遮天蓋地而下.

黃金大聖來了,出現在赤霞原上,挾該族黃金櫚而至,神威懾八荒!

"蓋九幽你納命來!"天上一道聲音大喝,這是大聖的一聲吼,震動了半個北域,四方皆可聞.

不久前,他在藍魔淵大敗,第一時間傳了出來,各族都在議論,讓他威嚴大降.

因為,他先敗給了斗戰勝佛,需要以神髓贖命,而今更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幾下就被人族至尊削掉化身,讓人不免非議.

"黃金王且慢."蒼宇上,有人攔住了他,讓他不要輕易落下黃金锏,似是對下方的人非常忌憚.

"渾拓你不要攔我?"黃金王道.

同一時間,虛空一閃,另一片虛空粉碎,紫光沖霄,鈴聲大作,一串紫金鈴化成一條真龍,昂首長鳴.

萬龍巢的乾侖大聖到了,亦帶來了極道古皇兵,氣勢更加緊張了,因為他也對准了蓋九幽,隨時會出手.

"你來此也是想取老朽的命?"蓋九幽神se平淡,面對手持萬龍鈴的乾侖大聖.

"沒錯,乾侖大聖是我約來的,就是要取你的老命!"黃金王說道,他心中雖然充滿了怒,但是對蓋九幽卻是忌憚了極點,持黃金锏怕還不夠,又讓另一位大聖持萬龍鈴這件古皇兵助陣.

遠空,影影綽綽,來了許多古族,全都是強者,今日四方云動,關鍵xing的一戰要展開了,人們不得不驚,許多膽大的人在觀望.

"前輩!"葉凡開口,心中擔憂,蓋九幽即便天縱無敵,有證道之姿,可是徒手對抗兩件古皇兵那也太不現實了,他想將綠銅鼎借給病老人.

"無妨!"蓋九幽笑了笑,似是知道他要說什麼.

"蓋兄,就此止戈如何?"渾拓大聖說道.

黃金王大聲和道:"不行,今日要有個結果,來個了斷,我不相信這個老匹夫具有當年之勇,他的血氣早已干枯了,接不住極道古皇兵!"

在這一刻,他舉起了黃金锏,頓時射出億萬縷仙輝,對准了蓋九幽.

同一時間,萬龍鈴響動,神音震耳,震驚天下的絕世大戰將要開啟.

"當!"

突然,黃金王驚叫,萬龍巢的大聖也發毛,覺得手中的兵器亂顫,竟要攻向彼此,這一切太過突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