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大聖亦不敵
黃金王金色的瞳孔收縮,盯著蓋九幽,心中多少沒底,覺得眼前這個壽元不多的老人有些看不透了,讓他陣陣驚悚.

"蓋兄一身修為可比肩傳說中的至高存在,佩服,真可謂震古爍今,可惜生錯了年代."渾拓大聖帶著一縷笑意道.

葉凡,奇士府的老府主心中都有些不安,太古是一個繁盛的大時代,萬族共處,而今同出,也許真的有超越大聖的"老前輩"遺存也說不定.

這兩位大聖多半不是無的放矢,這是一種無形的威懾嗎?若是跳出一個大聖口中的老前輩,那可真要變天了!

蓋九幽歎了一口氣,道:"老了,不中用了,只是想見識一下古族的蓋代存在,不知兩位能否引見?"

這樣的話一說,葉凡與奇士府的老聖人心中全都一陣發涼,難道古族還真有這樣的至尊不成,蓋九幽覺察到了什麼.

渾拓大聖未語,黃金王則是神色冷漠,都沒有立時說話,現場安靜了下來,氣氛有些凝重.

"蓋九幽,我承認你很強,不過以你現在的狀態還能持久嗎,我相信我可與你一戰."很長時間後,黃金王說道.

"你們只來了兩具化身嗎?"蓋九幽漫不經心的說道.

後方,藍魔族主心中一震,很明顯兩位古族大聖也無比忌憚,真身未降臨,只是以化身來此試探.

葉凡睜開天目,早先竟未能看出有任何區別,因為這兩具化身也很強大,並不比真身弱很多.

藍魔淵下的古城恢宏雄偉,中心處紮根有一株通天古木,閃爍藍晶光澤,繚繞帶狀霧靄,向四外擴撒.

渾拓大聖與黃金王立身在城門上,擋住了蓋九幽,雙方對峙,此時黃金王話語一出氣氛無比緊張.

"是嗎,不妨切磋下."蓋九幽說道.

古族很多人都認為蓋九幽血脈枯竭了,有時欺壓人族未嘗不是進行一種試探,而今蓋九幽出手,一下子顛覆了很多人的認知.

黃金王拿捏不准,他的金色瞳孔中射出兩道爍爍神輝,想要洞穿這個病老人體內的一切.

"殺了四大王族的古聖,蓋兄你是否該收手了呢,若是再進行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仇怨應當化解,不而是越結越深."渾拓大聖道.

"這麼多年來,一切事情我都看在眼里,古族一而再,再而三,越來越過分,變本加厲,你能化解嗎?"蓋九幽淡淡的說道.

"我想今後這種事很難發生了,成仙路將要開啟,古聖都要准備了,相信會得到一個安甯期."渾拓說道.

"成仙路一旦開啟天下必將大亂,戰火連天,而今古族都不能收斂與平靜,到了那一日會發生什麼,可想而知."蓋九幽搖頭.

"蓋兄,難道真的要在今日大開殺戒,滅掉十族古聖嗎?"渾拓大聖沉聲問道.

"不錯,一個都不能少.這十族太過分了,這已經不是太古,依然想食人族血肉,呼喝怒罵,當為奴仆,他們所行之事就是滅族族都夠了."蓋九幽道.

"蓋兄,我承認你法力蓋世,但是切莫認為真的沒有人可以制衡你,即便你恢複到巔峰!"渾拓大聖說道.

蓋九幽笑了,這一次什麼都沒有說.

黃金王冷漠的說道:"蓋九幽你過分了,古皇的手段豈是你所能了解的,你一日沒有證道,就永遠無法比擬.這麼漫長的歲月過去,你已錯過了證道的年歲,老邁不堪,想靠一己之力鎮龘壓萬族太不切實際了!"

"說這些沒有意義,你們兩人想阻我嗎?"蓋九幽說道.

渾拓大聖道:"蓋兄,我鄭重提醒你一句,在這樣一個大世,真出現一兩個蓋世無敵的老前輩也不算奇跡."

"若是出現一位准皇,嘿,蓋九幽你就算是恢複到巔峰狀態也多半應付不來!"黃金王冷聲說道.

蓋九幽不再說話,一步向前邁去,一股滔天的氣勢沖起,城中的藍魔族主大叫了一聲,口中狂噴鮮血,充滿了惶恐.

他只差一步就可成為大聖,可是而今卻弱如螻蟻,在這種氣機下隨時會崩碎,形神成灰.要知道,對方可沒有真正動手呢,只是一股霸絕天地的氣勢沖過來了而已!

"蓋九幽你過分了,真想當著我們的面屠掉藍魔一族的古聖嗎?"黃金王喝道,神色鐵青,化出一道道黃金光,化解那鋪天蓋地的氣勢.

"蓋兄,請手下留情!"渾拓大聖也說道,向前邁步.

"不能留情,十族古聖都要滅,一個都不能少."蓋九幽堅定的說道,他繼續向前邁步,要自兩位大聖間穿過.

神威浩蕩,整座巨大的古城都搖動了起來,遠處那株藍色的古樹枝葉搖動,嘩嘩作響,藍光沖天.

氣氛緊張到了極點,蓋九幽可能要與大聖動手,藍魔族諸強快要停止了呼吸,因為這決定了他們的命運.

"我在這里,不容你殺這一族的古聖,尤其是他!"黃金王說道,指向藍魔族主.

藍魔族主有望成為大聖,是一個了不得的存在,這麼多年來每次拜訪他都是施弟嶄匕.

"是嗎,那你攔阻試試看,今日我還就要第一個殺他."蓋九幽神色平淡的說道.

他繼續向前邁步,黃金王神色冷冽,向前阻擋,但是蓋九幽似是仙人移步,從容就過去了,讓他的無上黃金大道痕無效,擋不住!

"哧!"

蓋九幽很平淡的出手,一指點出,光華飛起,向前射去

"啊……"

藍魔族主大叫,強大如他可摘下星辰來,但此時卻一動不能動,躲不過那燦爛的指芒,瞬間被洞穿額骨,淒厲怒吼.

"噗.

鮮血四濺,化成了一片血雨,大半都是藍色的,堂堂一代絕世奇才就此死于非命.

這一切看起來無比簡單,蓋九幽像是沒有廢什麼力氣,就將藍魔族主滅掉了.

"蓋九幽!"黃金王大吼,金色瞳孔射出絢爛的芒.

"別沖動,你不是他的對手."渾拓大聖蹙眉道.

黃金王道:"無妨,一具化身而已,舍棄又如何,我來試試他的實際斤兩,看他是否在虛張聲勢."

蓋九幽入城,徑直向藍魔古樹飛去,要登臨該族第一重地,斬殺閉關的古聖.

"壞了,兩位大聖也擋不住他,這可如何是好,早知如此我們該逃命!"

古樹上有兩位祖王,法力非凡,然而此時卻臉色雪白,面對蓋九幽生不出一絲反抗之力.

"蓋九幽,你強勢過頭了,若是對這兩人出手,你莫要後悔!"黃金王大吼.

"你在威脅我嗎?"蓋九幽回頭,眸光冷淡,而後大手覆蓋了古樹,向前抓去.

"無上的大聖請救命!"藍魔族兩位古聖大叫,躲避不開,此地被禁錮了.而其他族人則是顫抖,全都忍不住軟倒了在地上,眼中充滿了驚恐.

遙想那太古年間,他們以人族為血肉為食,百般奴役,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一族能出現至尊級人物,而今殺他們的祖王如屠狗.

毫無懸念,藍魔樹上的兩位古聖成為了血霧,神魂寸寸斷開,從世上除名.

"蓋九幽!"

黃金王大怒,展開了驚天動地的手段,向前殺來,古皇蓋世神術黃金神藏開啟,金色的大鍾,古樸的神塔,鋒銳的黃金神劍,還有大鼎等金芒萬丈,從一個屬于兵器的金色國度內沖出,飛向蓋九幽.

大聖出手,足以將這地下世界抹平!

然而,面對這麼狂霸的攻擊,蓋九幽並未多做什麼,只是一閃身就避過了成千上萬黃金兵器的攻擊,到了黃金王的近前.

"什麼?"連渾拓大聖都吃了一驚,太快了,就在剛才他又感覺到了一縷縷斗戰聖皇當年帶給他的無上氣息.

"轟"

蓋九幽向前翻掌,黃金神藏世界崩潰,化成了一股能量風暴,足以擊毀小半個北域,可是病老人的手掌一劃,卻將所有光華都聚到了掌心,將這能打碎古星的大聖力化掉了,湮滅在其掌指間.

接著他右臂一震,從上而下,削向黃金王,頓時讓其大叫,渾身的黃金光瞬息暗淡.

"蓋兄手下留情!"渾拓大聖叫道.

蓋九幽不予理會,手掌壓落又是一震,黃金王渾身的光澤徹底失去了,痛苦的長嘯,金色發絲飛舞,對抗不了那只粗糙的手.

"砰"

蓋九幽神色冷淡,向前邁了一步,粗糙的手毫不留情的削了下來,擊毀黃金大道痕跡的聲音震耳.

"噗"

黃金大聖慘叫,渾身是血,而後身體崩開了,四分五裂,被屠于此.

蓋九幽並未怎麼消耗法力,看似很平淡,三震過後,黃金大聖碎成數十上百塊,化作光雨消失在天地中.

"蓋九幽,我與你沒完!"

北域一片淨土,黃金光璀璨,一聲怒吼響徹了山川大地,這是名震古今的太古皇族重地黃金窟.

黃金大聖的真身在古洞中睜開了眼睛,金色瞳孔熊熊燃燒出兩道火炬般的光華,他霍的站起,取出該族至寶,極道古皇兵黃金锏.

下一刻他自黃金窟沖霄而上,撕裂虛空而去,大吼道:"我不信你能逆天,看你如何對抗古皇兵!"

聲波如雷,震的山川大野全都轟鳴,許多山脈都崩塌了,北域諸雄駭然,黃金大聖這是發狂了!